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十三章 大户人家

第十三章 大户人家

  这房子我没赚钱,只是相当于蹭了几顿饭。虽然能一时果腹,但致富之路还是要靠自己的双手,不对,是秦一恒的双手实打实地干出来的。不过也是巧了,估计是我财运回转了,一个星期还没过呢,袁阵就联系我们,说有一户人家要卖个老宅子,据说一家好几代人都住在这个宅子里一起生活,遗憾的就是地段并不好,比较偏,相当于现在城乡结合的地方。我心想这要是在皇城根底下,把这个宅子拿下来就发了,但有总比没有强,我怎么着也得去看看。

  这次路途是真的遥远了,那个地方不通航,只能坐火车,然后各种大巴小巴转来转去才到。到了地方我就有些后悔了,没想到会这么偏僻,我之前从电子地图上查看这个宅子的位置就在城市边上。下了车没走多远就看见了这个宅子,的确古色古香,看着还挺气派,应该有一定的年头了。我一边算着这个宅子大概得多少钱,一边问秦一恒,这个宅子是不是太老了?

  秦一恒倒没答话,歪着头看了两眼,说他们家这房子的布局肯定人丁兴旺,即便不大富大贵,起码也是平安幸福,好端端的卖它干什么。

  进了院门,我才发现秦一恒真的是说对了,一大家子人真是一派祥和欢乐,我看了都很羡慕。接待我们的自我介绍说是这个家的长子,我看他这岁数估计也得六十了。老头精神不错,带我们绕着宅子走了半天。我琢磨着要是让秦一恒看一遍,可得有点时间,我得先用个什么办法把老头拖住了。可是又一想,那边还一大家子人呢,怎么着都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于是我就小声问秦一恒,怎么办?

  秦一恒说,这还看什么啊,这么一大家子,过得这么喜庆,你觉着这里能有啥?说有神仙护着他信,说有鬼怪?那就真是滑稽了。

  他这么说,我倒是挺赞同的。可是袁阵明明告诉我他们这里是闹鬼的,怎么到了地方反倒变成福地了?

  我就问了老头一句,你们家是不是有什么在闹?

  谁知道老头居然笑呵呵地说,的确有,说完就指着一间偏房说,就是那个房间闹鬼,而且从他记事起就开始闹了,直到现在还在闹。

  我顺着老头指的方向看去,倒是真的有一间门窗紧闭的偏房,不过粗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要不是老头指给我们看,就是完全会被忽略的一间偏房。秦一恒看见这间房子也挺诧异,看他的表情像是没看出来什么。

  于是我就问老头,这个宅子闹鬼怎么个闹法?

  老头嘿嘿一笑,说带我们去瞅瞅。推开那间房的门,阳光照进来,能看见满屋的灰扬起了不少。这间偏房很小,进门靠左手边是一张木床,右边则堆了不少东西,估计这间房很早以前就被他们家改成库房用了。老头带我们走进去,指着那张木床说,这张床是他们上好几辈的祖宗留下来的。当时那个祖先在朝廷里面做官,告老还乡的时候皇上批了这一块儿地给他们家,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半个县的土地基本都是他们家的。后来土改,加上斗地主,家道就败落了。幸好家里出了一个做生意比较成功的族人,又把这片老宅给买了回来,就这样,他们这一大家子又住了回来。

  这个老头说,他刚记事的时候就总听家里人说那间偏房里面住着一个老祖宗。他当时还以为老祖宗就是比爷爷辈分还大的人,他就很好奇,想见一见这位从来不露面的长辈。

  可是家人却将那间房子上了锁,他只好去窗子那儿踮起脚往里面瞅。无奈年岁太小,身高不足,只能搬个板凳悄悄往里面看,结果看见一个身着清服的人正在案头上练字,回过头看见他正在窗外偷看,就冲他微微一笑。

  此后老头常常会去偷看,多数时候都会看见那个人在练字,但有的时候那个人却不在屋里。后来老头跟父母讲起此事,父母都很吃惊,但欲言又止或者闭口不谈,只是对他严加管束,再也不让他靠近那间偏房了。等到老头长大一点,有机会去那间偏房偷看的时候,却再也没见过那个人。后来土改之后,这一个大宅子基本都分给了当地的穷人。最早住在这间偏房里的是一家三口。男人天天下地干活,留一个女人在家里带孩子。然而住进去没几天,孩子就出现了一点问题,平白无故地就会讲一些古文诗句。家人很害怕,就找了当地的神汉来看。神汉看了,说孩子是被上了身了,用了很多办法,就是没效果,后来也只能建议这一家人搬出去。然而,这一家人搬走之后,孩子虽然恢复了正常,但是上学之后却变得异常愚钝,所幸那个年代读书并不很重要,这家人也没有再碰见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这里闹鬼的传闻就传开了,也就没有人再敢来住了。

  后来,镇上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小混混不信邪,反正他也无家可归,就搬了进来。接着怪事就在他身上发生了。他每天醒来,就会发现有人用树杈在地上写的字,具体写的什么内容他也看不懂,不过对人身倒也没什么威胁,他也并不害怕。久而久之,这个小混混竟然无师自通,也可以挥笔泼墨,写上几笔好字,后来竟然成了新中国成立以后挺有名的一个书法家。

  这个老头提起混混的名字,我还真的听说过,名气虽然没到国宝级的地步,但一幅字卖个一两万元还是有的,只是从来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离奇的故事。

  老头接着说,后来,他们把这个宅子买了回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这间偏房里面睡了一晚上,当晚他果然梦见一个身着清服的人对着墙壁哭,而且哭得异常惨烈。老头心想,这必定是有什么原因,第二天就烧了些纸钱车马祭拜。隔日再睡依旧如此。住了几日,老头就开始咳嗽,觉得身体非常不适,就只好搬了出去。

  不过,老头认为,这里面虽然有东西,但对人却是无害的,相反,应该会保佑自己的子嗣,因为家道越来越盛,他就更加信奉是祖先在庇护,所以这间房子仅仅是没有住人而已,平时倒也经常来回地搬进搬出一些东西。

  老头讲了一大通,我也听得津津有味。看向秦一恒,他也是频频点头,也不知道是认可了老头的哪句话。

  我问老头,为什么住得好好的却要把这房子卖了?

  老头依旧挺乐呵,说,其实很简单,族人想举家移民到国外去,这个宅子留着也就没什么用了,况且,移民也需要一大笔钱。

  看老头的样子,倒是挺实在。很少看见房主能这么主动把房子里面闹东西的前因后果讲得这么清楚的。

  现在这个宅子里面还真的是有东西,我得跟秦一恒商量一下,看看好不好解决,而且这么一大片宅院,虽然是在郊区,但恐怕也是价格不菲,我也得计划下看能不能把这个宅子吞下来,所以我跟老头说我要和朋友考虑一下。老头倒是答应得很痛快,而且死活要留我们住下来。我见这个地方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而且我们人生地不熟的,也就顺水推舟地应了下来。

  老头把我们俩安顿好,又准备了一桌子菜请我们吃,弄得我们还很不好意思。

  吃完饭,回到这家人安排的客房里,我就问秦一恒这个宅子怎么样。

  秦一恒说,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从风水布局看,这个宅子也是找了懂行的人选址建造的,只是那个偏房里的东西按照老头所说,也是很有年头了。如果现在还在的话,想必这中间有什么玄机,至少我们得弄明白那个东西是什么样的。

  他把话说到这,我心里基本就明白他要干什么了。不用说,他又想晚上潜过去再看一遍。毕竟白天阳气太盛,很多阴晦的东西并不能看得太真切。我是真的不想去,可是想起老头白天说的话,那个东西应该不会害人,而且还有秦一恒在身边,我去给他打打下手应该没问题的吧。

  于是,我们两个人当即就决定晚上过去看看,我以为秦一恒最起码也会简单准备一下,谁知道他到了时间直接拉着我就奔向偏房。到了地方,他两手蒙住窗户,把头探近了一直看。

  我实在没想到他是这么个看法,反正有他看就够了,我干脆直接立在旁边抽烟。

  秦一恒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过来叫我,说他也没看出什么,不过他觉得这个宅子里面还真的有东西存在,只是看样子不是个邪物。说完他又转身往客房走,我只能在后面跟着,也不知道他有何打算

  进了屋,秦一恒七翻八翻地从包里掏出一包饼干,又从这家厨房借了个盘子,带我折了回去。到了偏房,他径直推开房门,进去毕恭毕敬地把饼干摆在盘子上,又小心翼翼地把盘子放到木床上,然后就带我退了出来。

  出了门,秦一恒告诉我,这个宅子里的东西到底邪不邪,明天早上就能见分晓了。

  这样折腾了半天,合着还得继续等啊!我很无奈,想细问,他就跟我装神秘,告诉我说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秦一恒就把我拉起来,急匆匆地赶往那间偏房。打开门,他环视了一下屋子,就召唤我进去。我也不明就里,只能傻乎乎地跟着。刚站定,秦一恒就顺手一指,叫我把摆在床上的那盘饼干吃掉。

  我听了一愣,这是什么无理要求啊?可是看朋友的眼神也不像是在开玩笑。我寻思必是一会儿有场恶战,要让我先补充一下体力——这个理由虽然牵强,但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没办法,我就一口一口地把那盘饼干吃了。饼干放了一夜,已经有些潮了,原本应该很脆的吃起来却软软的。我一边吃一边寻思,这饼干在这屋子里放了一宿,一晚上指不定有多少老鼠蟑螂光顾呢,不会吃坏肚子吧?果不其然,我吃了饼干没一会儿就感觉肚子疼,疯跑了好几趟厕所才算是消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