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十七章 我的生辰八字

第十七章 我的生辰八字

  这是我这辈子头一次看见实体的脏东西,或者说,头一次看见最像是实体的一个脏东西。我眯起眼睛,却只能看见一个站立的轮廓,着装、发饰、是男还是女,我却一样也分辨不出来。此刻,我也能感受到秦一恒的紧张,因为他站在我身边的气场也起了变化。然而,我们就这么站着对峙,谁也没敢动作。时间仿佛凝固了,我努力地想把呼吸调整平稳,无奈却越来越觉得胸闷。

  过了几秒,也许是几分钟,总之,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对时间的概念一定是错乱的,正当我的神经已经绷紧到极限的时候,那个人影突然消失了。我听见秦一恒长出了一口气,而我的冷汗已经满脸都是了。秦一恒很快恢复了冷静,首先去包里找了个手电筒点亮了。做我们这一行的,夜里进宅子,通常是不会用手电筒的,因为手电筒的光线太明显,大晚上的,晃来晃去,反而会模糊其他的感官,何况我们做的本来就是一个阴晦的差事,多数的邪物还是惧光的。这惧光并不是光有驱散它们的功能,而是它们会本能地隐在黑暗里,这有点像人通常喜欢关着灯睡觉一样。

  手电光扫过的宅子地面上,有很多脚印,已经很凌乱了,完全分辨不出究竟是我们两个的,还是其他人的。秦一恒捧着手电,向钟馗像一步一步摸了过去。

  我生怕之前的那些人会在这时突然蹿出来偷袭我们,无奈手边也没有个趁手的东西可以防身,只能从秦一恒的包里掏出一根大香烛,反正黑暗之中这个东西看起来跟棍棒无异,吓不倒对手,起码也能给自己壮壮胆。

  我在后面小心翼翼地跟着,眼见着秦一恒走到钟馗像前,却忽然愣住了。我见他不动了,也本能地停住了脚步,小声问他怎么了。秦一恒没搭话,竟然俯身蹲下去,仿佛在看地上的什么东西。

  我距离他还有几步路,虽然手电的光线十足,但也的确看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又小心叫了一声秦一恒,他的身子轻轻地颤了一下,忽然说了一声,江烁。

  我以为他叫我的名字是让我过去,就一步一步地凑了过去,走近了才看见地上竟然是一个木板样的东西,似乎有一些年头了,抑或是刷了很暗的漆,反正木头的成色很不好,木板上竟然还有几行字。我定睛一看,脑袋忽然就“嗡”的一声,这上面怎么会写着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呢?

  秦一恒显然也被这块板子震惊了,半晌才回过头告诉我,这是一块棺材板,来源肯定不知道了,用棺材板写好了你的名字加上生辰八字,又压在这么邪的地方,具体是什么用途,他也不清楚,不过用脚指头想也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一时半会儿没回过神来,秦一恒讲的,我虽然字字都听得真切,却一句话也没记住。我脑袋里恐怕已经成了提拉米苏,什么也想不清楚,只能点着了根烟狠狠地吸一口,然后靠在墙边缓了一阵子,才觉得头脑稍稍清醒了一些。

  我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一恒看着我,忽然冒出一句,这房子我们必须得买下来,因为这个房子很早以前已经被你买走了。

  秦一恒这句话说得实在太哲学,我窥不出什么道理,不过,看他的表情,我也能猜出一二,恐怕这次的麻烦大了。我叫他解释给我听,他用手电光晃了晃门外,似乎并不放心这里的环境,然后犹豫了一下,把我拉到了院子里,告诉我说,在古代,建宅尤其是大户人家建宅时,无论是风水、巧工,甚至是方术都会考虑其中。在宅基下面通常会埋入宅主的一个随身小物件。如果是官宦家庭,多半会埋入一缕用锦囊装着的主人的头发,并且头发的根数还有相当严格的要求,这缕头发只能是单数的。据说如此做叫作“聚宅”,顾名思义就是将宅子里面的人气聚拢起来,以求不会流散。那时候科技并不发达,劳动力是一个家族兴旺的根本,所以“聚宅”被很多大户人家沿用。而相比官宦家庭,那些土财主家则没那么多说法,他们一般会埋几坛金银草草了事,既有异曲同工的“聚财”之意,也能以备后患。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主持家道的是女人,那么建宅的时候,宅基地下会被埋入里面写有一句话的荷包,只是其中的内容只能她一人知道,外人并不能了解。而通常我们看的古代影视剧中常常会说一句话,那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它找出来,这句话其实就是出自这里,所找的东西也就是“聚宅”。当一个名门望族被满门抄斩或是发生灭门惨案时,施刑者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要把“聚宅”找出来。他们相信,只有找出“聚宅”,这户人家无论是现世漏网的子孙,还是已经化作厉鬼的冤魂,都不能再回到自己的家里,也就无从寻找仇人了。

  秦一恒说到这儿,管我要了根烟,我也随手点了一根。听完他的叙述,我越发觉得浑身阴冷起来。

  他继续说道,然而,光有“聚宅”还不够,宅子分阴宅和阳宅两种,这无须多作解释。阳宅即是人居,阴宅则是墓冢,但这也不是必然的,很多没有阴宅居住的孤魂野鬼,无法进入轮回之路,游荡在世间,它们总要有个去处停留,阳宅就是一个很好的落脚点,所以,在中国的文化中,从厅堂的镇宅之物,到门前的镇宅门神和石雕,都是有的。而一个名门望族在埋下“聚宅”之后,就会在门前的两头石狮子下面,左边压下主人的生辰八字和姓氏,右边压下用料明细列表,这个简单解释起来就叫作宣宅有主,这样一来,无论大魔小鬼,皆敬而远之。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并不是所有门前的狮子都会有镇宅的作用,如若摆放不当,反而会破了风水,为主人招来祸患。首先,两只狮子的嘴一个张开一个闭合,代表的是吐纳之意。而银行前面的狮子嘴巴一张一闭,张是招财,闭是守财,为钱财只吃不吐之意。最后,古庙门前的石狮子是左公右母,看口型大概也能有个了解,一个在念“阿”,一个在念“弥”。而这几种,无论任何一种的摆放顺序错乱,都会反其道而受之。

  听秦一恒讲完,我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以他的意思来说,钟馗下面压的是我的生辰八字,那岂不是这个宅子对过路小鬼宣称我就是户主?而且按照这样推算,这个宅子底下会有我的一缕头发?想到这儿,我不免心神不宁,回头看向这个宅子——我敢用我的脑袋保证,我从没有来过,何况还亲自埋下自己的一缕头发。

  我问他怎么看,他的目光忽然黯了下去,说他现在也不能确定,而且把生辰八字压在钟馗底下,他也是头一回见,恐怕会有什么阴招是我们并不清楚的。现在,我们最起码要做的是,无论如何也要确定一下这个宅子下面是否埋了“聚宅”。无论这个“聚宅”是谁的,我们都要挖出来。他担心,如果他现在猜测的是正确的,那么这个宅子现在是用我的阳寿去给住在里面的东西埋单。况且即便他的分析错了,如果手握这样一栋宅子,也是会给自己减运的。

  瞬间,我浑身上下就漫出一股寒意,这个宅子想必真的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不过,这也许只是我们杯弓蛇影,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邪。

  可我见秦一恒的表情一直阴郁不开,心也不免跟着紧绷。把话题聊完,才发现手中的烟没抽几口,已经着到头了。我又点上一根,狠吸了一口,才让自己平静了一些。

  之后,我们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也许是心理作用,当我再走进这个宅子的时候,心里已经不能仅仅用害怕来形容了,细想起来,竟然有一种敬畏。我并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如何而来,但我知道,这个宅子的事情恐怕并没那么好解决。回去的路上倒是很顺利,但我基本都是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走,强打精神半天,无奈腿还是发软。幸好之前我们留了送我们过来的出租车司机的电话,打过电话,等了半个小时,司机过来了,我们就乘上车开始返程。回去的路上我看着窗外,脑子里试图思考一些什么,可里面却一片空白。

  回到住地,秦一恒立刻给六指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他的电话竟然关机了。我起初以为是他已经上床休息,毕竟我们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然而,第二天一早,秦一恒再次拨打六指的电话时,依旧是关机。直到中午,六指的电话都没有接通。

  白天的阳光从宾馆的窗户缝透进来,我把窗帘撩开,躺在床上,倒也忘了昨晚的惊心动魄。可秦一恒却愁眉不展,站在窗边思索半天,突然回过头跟我说,他去找几个建筑工人,买不下来这个宅子,我们也得提前拆拆试试,说完就快步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