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十八章 九子镇真龙

第十八章 九子镇真龙

  这句话让我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先别说那么硕大的一个宅子摆在那儿你拆不拆得动的问题,这要是我们在六指没允诺的情况下擅自动工,万一吃了官司,我们就赔大发了。我连忙穿好衣服追了出去,幸好秦一恒走得并不是很快,我连跑带颠地终于在路边截住了他。我本来是想劝他冷静些,无奈说什么都不管用,最后我也只好跟他上了出租车。我们先在装修市场边上雇了七八个工人,又雇了一辆面包车,两辆车风驰电掣地就驶回了那个宅子。

  时隔一晚,再次站在这个院子前,即便阳光再强烈,我的心情也是压抑的。秦一恒指挥着工人在院子里面敲敲打打,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我走到宅子一边,用手试着敲了敲墙。这宅子在建设的时候肯定是下了血本的,完全不可能存在豆腐渣工程的问题,所以他们几个人即便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了,我估计也砸不开一面墙,更何况要把整个宅子掘地三尺。这样一想我反而放心了,就找了个阳光晒得很舒服的地方抽烟。

  烟抽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忽然听见里面的一个工人喊道,老板,挖到了。我顿时起了好奇心,难道说秦一恒千方百计要回来,是昨天算出了这个宅子底下埋了什么宝贝?

  我凑过去一瞧,才发现挖出来的像是一尊石像,不过这尊石像一多半还在土里,也看不出究竟雕的是什么。秦一恒指挥几个工人合力把石像挖了出来,摆在院子里。

  我这才走近去看,这尊石像并不是很大,也就半米左右,石头的成色还不错,凭感觉应该不是很老,只是雕的是什么东西,我还分辨不了。

  单看头的话,倒是和龙有几分相似,可是身子却佝偻着活像一只哈巴狗,这种形态倒有点可笑,毫无艺术美感。不过,没有美感不代表不值钱,我心说,如果这是个古董,这样保存完好又奇形怪状的东西,放到拍卖市场上,肯定能拍出大价钱。

  正当我想着的工夫,几个工人又合力抬过来了一座雕像。这座雕像沾了不少泥土,灰不溜秋的。我脱下外套把雕像上的泥土掸了掸,这才看清它的全貌。

  这个雕像与第一个挖出来的相比,在造型上的失败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只竟然离谱地把龙的身子换成了一只尾巴上翘的大鱼。这让我联想到新加坡一个著名的狮身鱼尾像,总之,看起来有说不出的怪异。

  一连看了两座雕像,我心中的疑惑更大了。我转过头去看秦一恒,他还在指挥着工人继续在院子里挖着什么,整个院子已经被他们几个人搞得面目全非。

  我问秦一恒,这两个东西是什么。他没回答,只是跟我说,等全都挖出来我就知道了。

  听他的语气,好像还不止一两个,我的好奇心被彻底地勾起来了。反正也不需要动手帮忙,我倒也落得清闲自在,就干脆在旁边监工。

  自从前两座雕像被挖出来之后,后面的挖掘似乎顺利了许多。我注视着一座又一座被挖出来的雕像,院子里的地已经被开垦得可以直接种庄稼了。起初,我还饶有兴致地去仔细查看那些雕像,可是看了几座后,就越发提不起兴趣了,干脆直接回到车里闭目养神。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等我再回到院子里时,雕像已经被挖掘得差不多了,几个工人正在合力往外搬最后一座。

  等到最后一座雕像被立起来之后,秦一恒站在摆成一排的雕像前,半天不作声。我站在旁边看了半天,还以为他是在酝酿什么情绪准备给我讲解一下这些雕像的来历,谁知道过了很久也不见他回头。我过去拍了他一下,他才缓缓地侧过头来看我,表情已经严肃到跟雕像差不多了。

  我从来没想到他的脸还能僵硬到这种地步,本来自己晒足了阳光,心态已经调整得挺悠闲了,这下可好,瞬间心跳就开始加速,明明在大太阳地儿里,浑身还是一阵一阵地发冷。

  接着秦一恒对我讲述的事情所给我带来的震撼,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我一直以为,我跟他做这行这么久,对方术之类的东西已经有所了解了,但实际上我太坐井观天了,我从没想过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办法,来帮助人类达到如此居心叵测的目的。

  秦一恒站在阳光底下,首先挨个用手拂过了九座雕像,接着他停在最后一座被挖出来的雕像前问我,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

  一旁的工人倒是对这些雕像没什么兴趣,无奈我们还没结给他们工钱,只好也站在一旁,见我摇头,都跟着摇头。

  这是貔貅,秦一恒看向我说。

  貔貅乃生财辟邪之物,通常会放在案头,很多文人也会选择用来当镇纸。如果单独的一座摆在这里,想必是有镇宅和纳财的作用,可是这里是九个……

  秦一恒用手指依次指过其他的八个,说,这分别是赑屃(bìxì)、螭吻、狴犴(bì’àn)、蒲牢、饕餮、睚眦、狻猊(suānní)、椒图。

  俗话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九个便是所谓的九子,通常它们是不会聚在一起的。在建筑或生活中,会分散开来,被分别放在不同的地方和位置。然而,这个建筑底下竟然会埋着九子,并且围拢在一起,相隔的距离也是等长,这绝非偶然,而是被人刻意这么埋在这里的。我大胆假设一下,把这些东西埋在院子里的人,就是杀了之前这个宅子里那个年轻人的人,他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秦一恒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说出来。

  他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用九子镇住真龙。之前死在这个宅子里的年轻人,一定就是所谓的真龙转世,是注定要当皇帝的。而在这个宅院里把他杀死、分尸,让其魂魄尽散,而且又用如此恶毒的手段镇住其魂魄,不让其转世投胎,目的和手法实在让人不寒而栗,最重要的是……秦一恒的语调忽然沉了下来。

  我们这次是中计了,这个阵是有人设计好让我们来破的,如今,我也不知道阵破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想必从一开始那个六指联系我们,我们就已经被装进圈套之中了。

  秦一恒说完,下意识地想从兜里掏烟,我见状连忙把自己的烟丢给了他。他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我也想掏出一根烟抽,却发现手情不自禁地在颤抖。我努力地深呼吸,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放松下来。我看向秦一恒,他似乎也在努力稳定着情绪。整个场面像极了美国电影中决战前等待冲锋的时刻。

  我见旁边的几个工人也是目瞪口呆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听懂了秦一恒讲的内容,还是完全被我们俩的反常气势镇住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脸,也许是事情被我们想复杂了,也许这个阵被破了之后只是那个真龙能转世投胎而已,跟我们俩并没有多大关系。可是细想一下又觉得不对,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六指为什么会引我们来破这个阵?是他自己破不了吗?我环视了一下院子,工人在挖雕像的时候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所以这个阵也并不需要特别的方术手段来破解,只需要找几个年轻力壮的工人扛着铁锹,怎么着也能搞定了。

  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想好好分析一下事情的脉络。首先,我必须要弄明白一个问题,我的生辰八字是被什么人放到钟馗像下的,他又是怎么得到的。

  回想当晚的细节,这应该完全就是一计声东击西,为了把我和秦一恒引开,然后在混乱之中把钟馗像推倒,从而让我们发现被压在下面的棺材板,那么,想必对方一定对我们极其了解,因为他们敢断定秦一恒一定会因为那块棺材板而把整个院子翻个遍,这样就破了院子里的九子镇真龙阵法。可是,之后我们会面临什么遭遇,我却完全不清楚。只是,我越想越能肯定一点,那个六指跟当晚的那个人是一伙的,甚至他也是参与实施者之一。

  我把我的分析跟秦一恒说了,他也表示同意。只是现在一切都还不清晰,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秦一恒把工人打发掉,又在院子里踱了几步,似乎还是没有头绪,我们两个人只好先返回宾馆。

  回到宾馆,我和秦一恒轮流给六指打了无数个电话,依旧是提示关机,我们甚至还把电话打给了袁阵,无奈袁阵那边也是只有六指这个打不通的电话号码。

  我心里一直很忐忑,然而,奇怪的是,从当晚开始,直到我们决定离开,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我想,这点连秦一恒都始料未及,前几日,他的表情还很阴沉,过了几天,他见并没有任何异象,又用水碗的方式测了我们身边并没有邪物,也放下心来。

  虽然那些疑问并没有得到解答,可是日子还是要照常过的。我心里偶尔还是会涌起一丝不安,总觉得我们已经走上了一条被人设计好的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总之,回去后我虽然没有生病,可是身子却虚了很多。我把电话关了,彻底安稳地在家休息了数日。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事情,说真的,我认真考虑了很久,这一行到底还能不能做下去?一方面我觉得现在的收入和小生意已经步入正轨,我并不缺钱花;可是,另一方面又觉得之前的日子并没有那么恐怖,似乎这些钱在事后看来挣得都是十分容易的。

  回头想想那个宅子,说实话,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想占便宜才会落入圈套,看来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经历了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后,我竟然还惋惜这个宅子没有拿下来。后来,我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晚看见的那个黑影,记忆里的比当时看见的更模糊。我想,可能是因为那晚去过庙里的原因,阴气太重了,所以看见的只是一个孤魂野鬼也说不定。

  秦一恒在我休养的这段时间又专门找过我几次,聊的基本都是他对那件事的一些新想法,总结起来,连我都认为没几个靠谱的,所以这里也无须赘述了。但他讲的有一点我倒是印象深刻,不过也并不能求证真伪。他告诉我,人的魂魄也是可以被斩断的,这也就是那个年轻人会被碎尸的原因,这在科学界也是有据可查的,然而现今的科学却拿不出合理的解释。我在电视里看过一些相关的报道,很多截肢的人会在某一段时间忽然感到已经被截掉的肢体有很强烈的痛感,这种痛感有的是持续性的,有的是间歇性的,然而,他们所感到痛苦的那条腿或者手却早已经不在了。用现今的医疗手段并不能缓解疼痛,无奈只能用打止痛针的方式来进行缓解。

  而且最离谱的是,很多患者不仅会有痛感,也会有其他的感觉(例如感到冷、热、痒等),最让人称奇的是,还有一些非常奇特的例子出现。

  多半被截掉的肢体是应该被焚化的,然而也会有一些医院图省钱,将肢体随意当作医学垃圾丢弃。曾经有一个患者在做了截肢手术之后时常会感觉到那条明明被截掉的腿被冻得难以忍受,而后在他多次强烈要求下,竟然真的在垃圾桶里找到了他的断肢,已经被冻得僵硬了。秦一恒讲,这在玄学上是说得通的。我们在很多影视剧或是听过的传闻中都不难发现,很多活着时是残疾的人,或者死的时候被弄残的人,其魂魄为什么在死后还保持着残疾的状态,这是因为相应一部分身体的魂魄已经跟本体分开了。这样讲似乎有些烦琐,用个简单点的比喻,这就像是一个水泡被分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