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十九章 丢了魂

第十九章 丢了魂

  又过了一月有余,我每天按照秦一恒的叮嘱去晒太阳,最后黑了不少。这段时间其实袁阵是联系过我的,我虽然都很有兴趣,却也不敢贸然动身。因为秦一恒告诉我亲眼见到那些东西,是应该静目几日的。所谓的静目,就是指在一段时间里尽量不要去看红色的东西,因为红色有辟邪的能力,眼看了之后反而会因为正气把自己的运气冲抵,这有点被冻伤之后反而不能用火烤的意思。不过,这跟秦一恒说过的很多道理一样,我并不知道真假,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地这么坚持了下来。不过,因为静目,我却养成了戴墨镜的习惯。后来跟秦一恒出去,乍一看,我反而更有些高深莫测的味道。

  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固然美好,但是生活的停滞也会让人越来越无聊。恰好,这个当口袁阵又联系到我,说是有一家人的房子要出手。不过,听他的形容,这个宅子似乎并不是凶宅,因为住在里面的人都还活着。

  我听了他的叙述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想去看一下,因为袁阵报给我们的价格算下来利润也是颇高的,而且,我想,说不定他们家碰见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用不着方术的那一套办法,这样说不定我就捡了一个大便宜。我跟秦一恒通了一下气,他起初并不同意,说我们现在的运势很低,做生意恐怕会赔钱,还是少安毋躁,留神别再染上什么血光之灾。可是架不住我软磨硬泡,最终他还是决定先去看看。

  这个宅子距离我们所在的城市并不远,走高速的话,只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况且我自认为我开车还是挺快的,自驾去的话又省了很多打车、步行的时间,所以我们干脆直接开车上了路。袁阵碰巧就在这座城市,到达当地的时候正好是午饭的时间,我们就请袁阵吃了一顿饭,席间,他大概讲了一下这个宅子的事情。

  袁阵说,这户人家住这里已经有几年了,男主人是一个中学老师,女主人在自家小区开了个小超市,两个人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儿,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还是挺美满的。

  因为男主人是教师,所以每年有寒暑假期,加上他本人喜好旅游,所以每年的假期基本上都会自助游,或是一家三口报旅行社去一些国内的旅游景点。怪事就发生在他们一家三口的一次暑假旅游之后。当时他们去了东北林场一座尚未开发的山,虽然尚未开发,但也因为没有多少人工雕琢和污染,景色十分宜人,一家人玩得十分开心。临上山的时候,男主人特地从当地买了一个大西瓜带上山,放在了河里,想等西瓜凉透了再吃。可是等到他们玩过一圈回来,却发现河里的西瓜不见了。因为当时并不能确定山上是否还有当地人或是其他游客,所以一家人虽然扫兴,但也没有办法,只能暗自咒骂了几句偷西瓜的人,最后悻悻地下了山。之后在结束旅游回去的路上,他们的女儿就嚷嚷很困,说要睡一会儿,反正路途遥远,两个大人也干脆睡了一觉。没想到等回到家后,他们的女儿还是很嗜睡,依旧嚷嚷很困,这对夫妇还以为是车马劳顿,加上游玩耗费了不少体力,并没有当回事。

  可是之后女儿就很难再醒过来,一连几天基本都是在睡觉。两个大人这才开始害怕,连忙送去医院,然而各项检查完全正常,最后他们没辙,就找了个当地懂行的人来看。懂行的人说,他们一定是在山上惹了什么东西,现在闺女被上了身,必须要重回当时玩的地方去祭拜一下。这对夫妇照做了,又买了很多贡品瓜果回到了那座山上,跪地磕头求饶了半天,却没什么效果,无奈又返了回来。通过关系找了很多人来看,结果都说是因为对山上的东西不敬所致,却也都拿不出可行的办法。后来,两夫妇无意中通过袁阵听说了我们两个一直在买凶宅的消息,以为我们也是有些道行的,就希望我们过来看看,又知道我们是炒房的投资者,肯定不会白来,一咬牙,就给了一个比市价低很多的价格,只要我们把他们的闺女治好,就把宅子卖给我们。

  听完袁阵讲的宅子的事情,我心里面还有一点犹豫,这样乘人之危的事情,虽然之前我也做过,不过,如此明目张胆还真是头一回。

  但人已经到这儿了,姑且还是去看看,要是实在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大不了象征性地收点费用回去算了。吃过饭,我们就直奔那对夫妇家。

  敲开宅子的门,看样子这对夫妇已经等候多时了,很热情,上茶、递烟、削水果,我没接,先跟着秦一恒去了卧室看看他们的女儿。

  小女孩这时还醒着,见到有人进来,也只是勉强地动了一下眼珠子。秦一恒走上前,简单地看了一下,回过头叫我去他们家厨房拿把菜刀和案板过来。他从包里掏出几节枯树枝一样的东西,用刀剁碎了,用个红纸包好摁在了女孩的天灵盖上,然后叫我们从里屋出来,在客厅里商量对策。

  秦一恒说现在的情况很不妙,不过也的确是跟之前那些人看过的一样,女孩的魂莫名其妙地丢了不少。

  我听了还很迷糊,也弄不明白他所谓的丢了不少是个什么概念。

  秦一恒就解释了一下,也算是给这对夫妇分析一下小女孩现在的状况。所谓的三魂七魄,想必很多人都经常会听到,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三魂七魄究竟是什么。道教上说,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在这其中,魂,简单点来讲,就类似于一个生命的大脑,而魄则可以比喻成我们的神经系统,这两个东西共同支配着我们的身体,相互配合。在这个理论中,三魂中只有命魂会在人身上常留。直白点来说,如果天魂和地魂也都能归于人体的话,那就是所谓的得道成仙了。神话传说中那些修炼千年却并未得道的妖怪,基本上仅仅是开了地魂而已。

  正是基于这个理念,在民间,很多地方的小孩会有在脖子上挂小锁头的习俗,其实也就是为了锁住魂魄不让其溜走。因为在幼儿时期,人体的魂魄并不稳固,很容易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脱离身体。这其实也很容易解决,如果情况并不严重,找一个至亲的人呼唤几声,自然轻松寻回体内。用通俗一点的话讲,就是这时候的魂魄很容易拆卸,所以安装起来也比较轻松。而在人成年或是长大之后,魂魄趋于稳固,但也并不是不能被撼动的,先不说被勾魂一类的事情发生,单纯在我们的俗语中就能窥其一二,譬如,我被吓丢了魂等。

  秦一恒讲到这里,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脑瓜顶,示意道,我们刚才进去的时候,我为了防止小姑娘的身体被东西乘虚而入,特意用雷击枣木剁碎了用红纸包上,封住小女孩的灵门。这被闪电击中过的枣木不仅具有辟邪、树正气的功效,而且碾碎之后与露珠调和长涂于左手,还能有求子的作用。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魂魄进出人体的通道,就是天灵盖。那些运用邪术取人魂魄作为己用的人也都是在受害者的天灵盖上下功夫。这个理论几千年来一直伴随着我们的文化在发展,即便在神话小说《西游记》中,我们也能看到。金箍是锁在孙悟空额头上的,这其实也就是锁住了孙悟空的魂魄,让其无法遁逃,所以,即便孙悟空在灵魂出窍的时候,他的头顶依旧会带着金箍,说白了,无论他跑多远,狗链一直拴在脖子上,无非只是线放长了而已。

  秦一恒讲的这一大串玄学知识听起来倒并不晦涩难懂,那对夫妇显然也听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眼睛都红了,一直求我们救救他们闺女。

  秦一恒说,这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实施的时候会比较烦琐,但只要有耐心,相信他们的闺女就能恢复。

  这对夫妇听秦一恒说有救,连忙千恩万谢,就差下跪了。我看着也觉得很心酸,就问秦一恒,现在那个小女孩是什么状况。

  秦一恒说,现在看起来,仅仅是三魂七魄丢了不少,不过也看不出究竟是被什么东西勾走了,还是因为什么原因自己跑掉的。按照之前他们在山上的经历,他个人更倾向于她的魂魄被什么东西勾走了,只是这样一来就真的很棘手了,因为,首先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其次,他们也很虔诚地去祭拜过了,并没有效果,可见那个东西心胸并不宽广,肯定也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话还没说完,女孩的母亲就吓得开始呜呜直哭。秦一恒见状也有些无奈,就又安慰道,这种情况在以前城市化进程并没有这么迅速的时候,其实是时有发生的,甚至现在的一些偏远地区,也常常会出现一些动物上了人身的事情,所以现在也不要太悲观,解决问题才是关键。

  秦一恒的话虽然有安慰的成分在,不过也的确在理。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听奶奶讲过一件他们村子里发生的真事。当地的一个妇女有次进山,因为内急,就在一棵树下方便,这其实是很忌讳的一件事,因为说不定你就把排泄物喷在了一个你看不见的东西头上。这个妇女就因此着了道,回家后人性全无,见谁咬谁。家人见实在没辙,就用绳子把她绑了起来,放到床上,而后就找了一个十里八乡还算懂行的人来看。那个人见状,就断言是被仙魅上了身,却也没有太直接的办法,只能用辟邪之物驱赶,但并没奏效。后来,反而是一个附近的屠夫,见状大喝一声,问那个妇女何方神圣,没想到那个仙魅真的被屠夫身上的戾气所震慑,乖乖报了一个叫作梧桐山靴子洞的地址。懂行的人见状,立刻带了全村人去寻找,终于在山里的一颗大梧桐树洞里找到了一对黄鼠狼。最让人称奇的是,黄鼠狼可能也是贪图舒适,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叼来了一只牛皮靴当床睡。众人急忙把黄鼠狼杀死,回去一看,那个妇女果然恢复了正常。这虽然只是口口相传的一个故事,我也并不清楚真假,但如果按照秦一恒所言,想必也是有一些真实性的。

  现在事情大体已经理出脉络了,就看后面秦一恒如何操作了。我用眼神询问了他一下,他见状就凑到我耳边告诉我,如果真是这样的仙魅上身,倒也并不难办,现在最让人头疼的是,那个东西居然强大到直接把魂引走,这麻烦就大了。就好比你的电脑中毒了,只要用好一点的杀毒软件清除也就解决了,可是倘若你的电脑平白无故丢了硬件,那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听他这么一分析,我的心情就有点沉重了,合着刚才他的话还是朝着乐观方向估计的。但现在我是真心想帮助这两口子,我也是独生子,所以更能理解独生子女对于父母的重要性。看这对夫妇是真可怜,秦一恒也像动了恻隐之心,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先按照平常的办法试一下,就是民间所称的“叫魂”。

  这个叫魂的方式很烦琐,实施起来也非常耗费精力。首先要在几个固定的时间段里,子时、丑时、寅时、卯时,把家里的灯全部关上,只点燃一盏油灯给魂魄指路;然后,打开窗,站在窗前,分别面向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四个方向不停地唤小姑娘的名字;最后,再点燃一张写有小姑娘生辰八字的黄纸,喂小姑娘喝下。

  另外,还要在白天的辰时、巳时、午时、未时四个时间段里,面对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四个方向叩拜上供,这是恳请各路神仙鬼怪网开一面,给小姑娘的魂魄让路。直至喂完小姑娘喝下写有生辰八字的黄纸灰之后,七天内不能在晚上叫小姑娘的名字,因为小姑娘的魂魄尚且未稳,这时如果被过路的小鬼听到,便能用同样的办法,再次把小姑娘的魂魄勾出来。

  我们也是按照这个步骤一步一步地实施的,虽然我作为一个外人并不需要参与,但是即便如此,我光看着他们做这些事就觉得很累,而且最变态的是,整个步骤第一次做完后,并没有见效。秦一恒说可能是魂魄丢得太远的缘故,就又重复了一遍。这次果然有了很明显的效果,小姑娘在晚上喝完写有生辰八字的黄纸灰之后,竟然自己坐了起来。起初似乎是因为久未活动,肢体行动还不太受控制,而后经过短暂的适应,居然能下地走动了。

  这对夫妇很感动,对我们两个不停道谢,估计把他们俩这辈子知道的好话都说尽了。男主人当时就想要起草合同,按照当初的承诺把房子卖给我。坦白讲,我也很开心,心里寻思着就当是做了一件善事,钱什么的也就算了。我表明了态度,说我并不想赚这个钱。男主人却很坚定,而我也是铁了心地拒绝,几个人居然因为这个客气了半天。

  然而,正当所有人都以为皆大欢喜,这么你来我往客套的时候,秦一恒却在旁边轻轻拉了一下我的衣角。我以为他临时变卦了,想把这个房子收下来,就想转过头劝他。谁知道看向他时,他却不停地对我使眼色。我顺着他的眼色看去,发现他指的是那个小姑娘。小姑娘这时候坐在床边上,挺安静的,倒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常。我就歪过头用眼神询问秦一恒是什么意思。他把我拉到身边,耳语告诉我说,咱们得小心点,召回来的好像不是小姑娘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