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二十章 差错

第二十章 差错

  听完这句话的瞬间,我的脊背就凉了一下,又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刚刚明明觉得她看起来很正常,这回一看,就觉得她浑身上下说不出哪里让人感觉不舒服。我赶紧随便找了个借口,把秦一恒拉到一边,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秦一恒撇着嘴说,他现在也不清楚,所有的步骤进行时都是他在旁边监督完成的,并没有出现什么纰漏,他也是刚刚感觉到这个姑娘不对劲的。

  现在,我们有点骑虎难下了,因为没法跟这对夫妇解释。

  我也心知如果现在讲出真相,对他们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心情的落差我怕他们一时平复不了,何况我们现在一时也没有解决的办法。要是他们翻脸兴师问罪起来,我们真没办法应付。我连忙低声问秦一恒怎么办,生怕被那对夫妇听到。

  秦一恒简单想了一下,说这个事情现在是真的不好处理了。首先那个被招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们并不清楚,有多大的危害和什么目的,对于我们而言也都是未知数;其次,即便只是过路小鬼因为机缘巧合进了她的身也是很难办的,因为那些枉死之人对生命都是极其留恋的,好不容易逮着一次机会重回人间,是不可能轻易放手的,而且最主要的是,我们还不能使用太极端的手段,一是怕伤到小姑娘的肉身;二是万一对方玉石俱焚跳楼自杀什么的,那就真的完蛋了。

  秦一恒分析得倒是头头是道,可目前我们还真就是进退两难了,总不能把人放这儿就走吧,可留下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对策。最后,秦一恒悄悄跟我建议说,还是先离开,然后回去合计合计,看看有没有什么能用的手段。

  我见事已至此,也没别的办法了。临走前,我们编了个理由,告诉那对夫妇今晚必须把小姑娘关在卧室里。他们见我们真的把小姑娘治好了,当然也是言听计从。出门时,我心里还是一阵阵发慌,心说,秦一恒之前告诉我现在运势低,果真不是糊弄我的。

  回到宾馆,秦一恒又回忆了一遍招魂的过程,觉得还是没有什么纰漏,想必问题并不出在这里。一时间,我们俩都有点心焦。过了半天,秦一恒突然恍然大悟地告诉我,有可能是小姑娘的生辰八字或是名字写错了!

  本来我见找到原因了还挺兴奋,可是细琢磨一下,又觉得这站不住脚。生辰八字对于这个招魂的仪式相当重要,所以他们在写的时候肯定也确认了好几次,而且在这么关键的事情上,大家都会集中注意力,写错的概率应该是微乎其微的。名字就更不用说了,简单的两个字,怎么可能会轻易写错?然而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秦一恒也只能想出这么一种原因。

  我就说,会不会这个小姑娘根本就不是她父母亲生的,所以他们并不知道确切的生辰八字?

  秦一恒摇摇头,说他在整个仪式启动之前,其实就有过担心,因为这个喊魂的人必须是至亲才行,他也把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说得很明白,那对夫妇不可能还会贸然犯险。

  听完秦一恒的话我的心彻底凉了,我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那对夫妇,可是我们又不能逃之夭夭。看秦一恒的表情也是有点失落,我们俩躺在床上谁也没说话,最后干脆把头往被里一缩,各自睡去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秦一恒就把我拽了起来,跟我说,他可能想到了一个办法,先不说能不能找回那个姑娘的真正魂魄,但起码能把姑娘现在的魂魄弄出去。

  我看他满眼的红血丝,看情形是琢磨了一宿,急忙穿好衣服跟他去了附近的寿衣店。秦一恒抱了整整一怀的白蜡,也叫我帮着提了一袋,二人直奔那对夫妇家去。

  对于我们俩又突然造访,那对夫妇起先还很吃惊,而后估计以为我们是变卦了想买下这个宅子,居然还很好心地又要主动起草合同。这下我更不好意思了,随口跟他们编了一个理由,说小姑娘的魂魄还未稳,我们得用方术做个简单的仪式帮她稳一稳魂。

  这对夫妇本来就把我们俩当救世主,自然是言听计从。秦一恒就交代了一句说,我们在房间的时候他们不可以进来,就带我直接走进了小姑娘的卧室。小姑娘此时八成也能感觉出秦一恒懂行,见我们进来,虽然没有表现出恐慌,倒也能看出她还是有些惧怕。秦一恒没有走近她,而是默不作声地开始往外掏白蜡。我见状赶紧也跟着往外掏,很快,白蜡就摆了一地。

  我俯下身子,视线刚好被秦一恒的身体挡住,可我又忍不住想看一下那个姑娘现在的表情。我想侧头,秦一恒就提醒我说,千万不要跟她说话,看也尽量少看,她现在属于身魂不一的状态,一会儿你听我的口令,我点着了蜡烛之后,你就帮我把她摁在地板上,记得要快,别让她跑了。

  我也不知道秦一恒究竟想干什么,但听他的总是没错,就点点头表示我听到了。只是我很奇怪那个小姑娘明明知道我们想对付她,却没有作出任何应对反应,就这么一直坐在床边看我们。我一直在克制着不要抬头,可还能感觉到小姑娘的目光一直盯着我们,这种感觉让人浑身发毛,我赶紧把注意力移到了手里的活上来。

  蜡烛虽然多,但往外掏还是很容易的。秦一恒从成堆的蜡烛里数着选了几根出来,又把剩下的蜡烛用红线打成捆,放在一边。我心里特别紧张,生怕秦一恒忽然叫我摁住那个姑娘的时候我来不及反应,而且我也有点犯怵,一是真的有点害怕,因为虽然她现在是肉身,但毕竟不知道她身体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二来我也担心我失手把她的肉身弄伤了,回头魂魄倒是找回来了,肉身出事了,这也是个大麻烦。

  就这么琢磨的工夫,秦一恒那边差不多已经完事了,我还想提醒他一会儿喊我的时候小点声,别吓着姑娘的父母,秦一恒忽然就大喊了一声,上!

  我完全是依靠条件反射猛地站起身的,由于太突然了,脚底下也没留神,居然一脚踩到一根白蜡上,就这么一滑,直接摔在了地上。

  小姑娘似乎也没想到我们能突然来这么一声,也是吓了一跳,我听她“啊”了一声,直接就从床上一步跃到了窗户边,随手就把窗户打开了。

  我一看,心说,这回彻底完了,这她要是跳下去,我赔个倾家荡产不说,没准还得蹲监狱。当时也是脑袋发蒙,居然跟着喊了一声,你冷静点。

  我的声音还没落下去呢,秦一恒就一步从我身上跨过去,伸手就想去抓小姑娘的胳膊。小姑娘见状,居然义无反顾地就想往窗外跳。幸好还是秦一恒的动作快一些,提前拽住了她。我赶忙爬起来,想去帮忙把她摁住,可意想不到的是,小姑娘居然一点也不反抗,任由秦一恒直接把她摁倒在了地板上。

  秦一恒掰开小姑娘的手,连忙叫我把白蜡点着了,用火隔一拳的距离烤她的掌心。虽然我心里非常不忍,可是这种情况下也由不得我怜悯了。我把火焰放在小姑娘的手掌底下,刚放了没两秒钟,蜡烛就灭了。

  秦一恒叫我把这根灭了的蜡烛丢掉,换一根新的点上,继续烤,但这根蜡烛也是照旧没过多久就灭了。过了半晌,灭掉的蜡烛堆了一堆,每一根都会莫名其妙地熄灭。不过,每一根蜡烛燃烧的时间倒是要比前一根蜡烛长那么一点点。

  小姑娘始终也不叫痛,甚至连声音都不出。又这么持续了半天,我才听见她闷闷地哼了一声,直接瘫倒在了秦一恒的怀里。这回蜡烛没有灭。秦一恒把小姑娘放下,赶紧过来捧着蜡烛,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见火苗并没有异样,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我看他的表情,好像已经没那么紧张了,就问他是不是没事了。他点点头告诉我,现在基本上是没事了,只是又回到了我们最初的起点上。这次上姑娘身的幸好并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看这反应多半是个还没长大的小鬼,这种鬼死后虽然也很不甘心,却也闹不出多大的动静。传说八岁以下死亡的儿童是不能顺利投胎的,女生因为阴气较重,与男生有时间上的差别,即便她们进了地府,也只能在奈河岸边徘徊,这就是为什么在古代对于儿童的束发年纪是有一个硬性限制的(基本都是八岁起)。这其实也就是标志着这个孩子的灵身已经基本合一,死后也是能顺利进入轮回之路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虽然常常会听到厉鬼作祟的传言,却鲜有听说化作厉鬼的儿童到处害人,因为它们只是抱着对生命的一种留恋和不舍存在于阳间,并不会背负多大的怨气。即便会亲身经历,也仅仅是被捉弄,随后而来的小病小灾并不是它刻意强加于你的,只是但凡有过相关的接触,被冲了运势,自然就会走背字。

  听秦一恒说只是个不会害人的小鬼,我自然也是暗自庆幸。他所说的我听着还挺新鲜,就又让他多讲一些。

  秦一恒见小姑娘现在已无大碍,也就放心继续讲道,这小鬼不仅包含了未至束发年纪的小孩,未出生的婴儿也算。很多方术书籍里面记载,堕胎是会因为扼杀了孩子的生命而遭到孩子怨恨的。但这也并不是必然的,因为所堕之胎,分为两种,一种是阳寿未享,便被扼杀,这一种的确是会有怨气存在,通常会影响其父母的运势或是身体,不过也并不是很快或是一定就会应验,因为这还要结合具体情况而定。譬如父母的阳气够盛,或是命理八字至阳等,都会有一定的缓解作用。而另一种其实就是命该如此,这一种的胎儿因为注定没有阳寿,所以即便不甘心,也并不能给父母带来多大影响。既然说到婴儿,自然就会讲到出生八字的问题,这生辰八字作为命理学的核心,可以推算出各种信息。如若有高人推算,虽不能说得事无巨细,但起码也会大体一致,这些在现今社会基本已经成为共识了。然而玄学中还有另一个说法,叫作阴八字。我们所谓的生辰八字即是我们出生的年月日时,这是按照出生的那一刻来推算的;而阴八字则是根据所谓鬼魅转世投胎的那一刻的年月日时来计算的,是用来推算前世的,也就是投胎转世之前的事情。

  秦一恒又讲了一套,也算是给我作了一番玄学知识普及。我心说,要是天天这么跟他耳濡目染下去,有朝一日说不定我也能混个大师什么的,最起码招摇撞骗是够了。可转念又一想,还学什么啊,折腾了一地白蜡,只算勉强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小姑娘的魂魄究竟去了哪儿我们还不清楚呢。

  看见白蜡,我才想起问秦一恒,刚才用白蜡烤的方式究竟算是怎么一回事。秦一恒解释说,白蜡抛开物理属性不说,从玄学上看,其实是比较能感受阴气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丧事上都选择使用白蜡,例如影视剧想表现阴气逼来的时候,总会给白蜡一个特写镜头,然后看其熄灭,这其实都是有一定根据的。

  用白蜡的火去烤小姑娘的掌心,也就是用蜡烛的火去烧小姑娘身上的阴气。而每当阴气把蜡烛的火侵灭的时候,就要换一根新蜡,是因为那根蜡烛已经被阴气侵过,再点,效果则大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