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二十一章 无能为力

第二十一章 无能为力

  等秦一恒给我讲完,我才反应过来,一会儿出去跟那对夫妇是完全没办法交差的。我们明明说是来给小姑娘固魂的,结果折腾完又恢复原状了,加上那对夫妇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前因后果,恐怕杀了我们的心都有。可这事也实在是瞒不住,我跟秦一恒简单商量了一下,没办法,还是开门出去把事情说清楚。

  那对夫妇起初并不相信,秦一恒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加上这对夫妇估计也发现了小姑娘虽然不再贪睡却还是很反常,最后也只能相信了。

  于是,我们几个人就重新坐下商量对策。秦一恒又仔仔细细地把姑娘出事那天的情况问了一遍,听了还是直皱眉头,事情陷入了僵局。我在旁边干看着却帮不上什么忙,心里也感觉堵得慌。

  秦一恒思考了半天,突然问那对夫妇他们去旅游的那天是不是阴历的初三、十三或者是廿三?那对夫妇回忆了半天,表示好像还真是廿三。

  秦一恒听见他们给予的肯定答复,眼睛立马放光了,说他估计找到事情的原因了。他说,首先,初三、十三、廿三这三天,据说是地府的阎罗王出行的日子。传说中,阎罗王会在这三天亲自去为冤魂申冤昭雪,大鬼小鬼必然避让。倘若在这天与其相遇,如有不敬或作奸犯科,恐怕就会受到牵连。他想,如果这是真的,恐怕他们那天还真就是碰上了,估计正好赶上西瓜丢失,这个小姑娘说不定在心里面说了什么大不敬的话,魂魄才会被小鬼勾走的,以示惩罚。倘若真是如此,如果按日去城隍庙虔心祭拜,也许小姑娘就会慢慢恢复了。

  这次秦一恒的推论就更离谱了,连阎罗王都扯上了,但之前那个国企食堂发生的事情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恐怕真的有一些我们并不能亲眼看见的制度和统治者。

  这对夫妇见事情还是有救,自然是感激涕零。既然已经找到了事情的起因,我们就跟这对夫妇告辞,准备返程。

  出了门,我就感觉秦一恒有些不对劲,脸色始终不太好。我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这才开口告诉我,其实,他刚刚讲的那些是骗那对夫妇的。虽说阎王出行的传说并不假,但并没有日期或是时间上的限制。譬如在一个人多的场所,大家都聊得热火朝天时,会突然莫名其妙地全部静下来,这个在西方的传说中是恰好有魔鬼经过。而在我们中国人的传说中,多半认为是阎王爷出巡恰好经过。作为一个统治者,必然会有小鬼在前打着肃静的牌子,所以我们的忽然安静可能就是出于一种玄妙的身体反应,这种反应类似于对灵体感知。而他说的那几个日期,仅仅只是每月里阴气较重的日子。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那对夫妇相信他所言非虚,去虔诚地祭拜,但究竟有没有效果,他就不知道了。

  听完秦一恒的话,我只剩下唏嘘,这种感觉让人很难受,想要帮助他们却无能为力。秦一恒再神也仅仅是个凡人,他也不是全知全能的。现在事情做到这样,我们已经算是尽了最大努力了。

  这次的这个宅子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感觉心情压抑,看秦一恒的样子也是不开心。我们两个一路上都很少说话,就这么默不作声地开回了家。

  这一次的经历让我身心疲惫,回去很多天心情都比较低落。索性关了手机在家闷头玩了几天游戏,其间秦一恒倒是没来看过我,不过我们也偶尔会在网上说两句。

  秦一恒在网上说其实他跟我的心情一样,不过,事已至此,也实在没有办法。我直接告诉他,我可能不想再做这一行了,虽然利润相当可观,可是最近接手的这两个宅子,让我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了。

  秦一恒倒是没有反对,不过他也告诉我,其实很多事情还真就是命中注定的,从一开始的一个细微的决定,很可能就逼迫着我们要走下去。我没听懂他说的话,但是我也懒得揣测了。又玩了几天游戏,终于感觉身体实在是闷得发慌了。

  打开手机,就看见头天晚上袁阵给我发的信息,内容是有笔大生意千万要让我过目一下。其实我真不想再买这些神神叨叨的宅子了,可是又实在忍不住好奇心,磨蹭了半天,还是把电话给他回了过去。

  袁阵就把这个宅子的情况大体给我讲了一下。

  这次说是一个宅子可能不太贴切,具体说来应该算是好几个宅子。几套房子都在一个单元里面,全是一个村长家的。这个村子其实也就是城市周边的那种城中村,因为开发商开发楼盘时占了他们村很多地,这个村的村民就一下子全成了暴发户,不仅分得了一大笔现金,还都得了好几套房产。村长得到的好处当然更多,六加一的楼,他一个人直接离谱地分了半个单元。这本来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吧,可是这个村长住进去之后,家里人就一个挨一个地出事。首先是他的一个女婿出了车祸,差点成了瘫痪,人还在医院的时候,他的另一个女婿做生意被人骗走了很多钱。不仅如此,两个女儿也开始状况不好,一个莫名其妙地得了癌症,另一个身体倒是没什么事,就是无论做什么买卖都赔钱。

  起先村长也没多想,可是事赶事加起来,他就不得不开始寻思是不是宅子的风水出了什么问题,就找了人来看,都说宅子朝向、布局什么的都还可以,即便有一些风水上的小纰漏,也不至于把家里人害成这样。而且,本来他的这个房子就建在原来他们村的地界上,也并不存在不小心建在了墓地上的可能,所以,这个村长一时间也没啥办法,只能到处托人,看看能不能帮着改善一下。

  我听完袁阵说的概况,说实话我还真没什么兴趣,抛开我真心不打算再干不说,就是这宅子,我也是吃不下的。因为像这种房子,按照政策五年内是拿不下房本的,所以,即便我想买,这个村长也卖不了。而且看现在的这个架势,这个村长也没打算卖。即便我和秦一恒过去把事情圆了,也没什么太实际的利益。

  我把我的想法跟袁阵说了,他还是不依不饶地求我去看看。估计那个村长允诺给他不少的好处费。袁阵说那个村长不在乎钱,只要把这个事情解决了,直接现金就可以给我一百万元。

  我听完之后,心跳就控制不住地加速,这他妈的也太大手笔了。我还真动心了!我在心里面劝自己,这么多钱,肯定不是那么好赚的。结果我还是没抵挡住贪欲,我跟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了,这笔钱到手,我就彻底离这种投机倒把的事情远点,专心做我的小生意去。

  于是,我给秦一恒打了一个电话,想转述一下这个宅子的事情,谁知道袁阵已经先给他打过了,他也是在等我,看我什么意思,我见既然这样,就跟秦一恒合计了一下,决定第二天就动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