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二十六章 棋局

第二十六章 棋局

  刘瘸子的提议倒真值得一试,不过,我心里还是很没底,这万一出点状况,我们俩的小命就悬了。我想,反正到时候也是他来执行,就让他试一试。我这么想其实也是有私心的,万一他成了,这个宅子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万一他不成,惹祸上身的也不是我,所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我们俩把想法跟老太太一说,她还挺支持,我和刘瘸子就跟她约好晚上再过来,然后就起身告辞。

  回到宾馆无非就是耗时间,并没有什么可准备的。我们随便对付了点吃的,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返了回来。刘瘸子事前嘱咐了一下老太太,说,到时候无论屋里发生什么动静,她都别进来,怕到时候真的是老头的魂魄现了身,她误打误撞地冲进来,会乱了老头的神,容易出乱子。

  又等了些时辰,把老太太安顿好,我跟刘瘸子就关上卧室的门,把那副象棋摆了出来。说实话,本来我是不想来蹚这趟浑水的,虽说刘瘸子是想满足他自己的好奇心,但毕竟也是为我办事,于情于理怎么着我也得陪着。

  入夜后,时间过得挺快,可是我们干瞪眼等了半天,屋里什么动静都没有。起初,我还是有些害怕,这么耗了一阵子,却也安生了。刘瘸子见这么空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就问我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辟邪的东西,冲了这屋里的阴气,让那个老头没办法现形。

  我前后翻了一下,也没发现什么。刘瘸子就觉得很奇怪,问我,是不是咱们两个人阳气太盛了?要不,你先出去躲一下?

  我巴不得他有这个提议呢,正好可以离这个是非之地远一点。刚想动身,刘瘸子又说,算了,万一出点什么状况,连个搭把手帮忙的人都没有。我们考虑再三,刘瘸子居然给我提议,让我躲到床底下。

  卧室的床是一张高脚床,床下的空间很大,躲个人的话,翻身什么的都没问题,只是有很多灰尘。我蹲下看了一眼,觉得他这个提议一点都不靠谱,可是我要说不进去,两个人总不能一直这么等下去吧。我寻思着我就钻进去做做样子,这样最后劝说他放弃也有底气。

  于是,我从屋里拾掇了几张报纸,简单铺了一下,就钻了进去。一趴下,视线就因为床铺的原因立刻变得狭小了,我只能看见刘瘸子的两条小腿在屋里走来走去,不知道在踅摸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屋里似乎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动静,我仔细分辨了一下,也听不出是什么发出的,只看见刘瘸子依然在屋里走来走去。

  紧接着,我莫名地开始紧张起来,又看了一会儿,我忽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只好聚精会神地看着刘瘸子的腿在房间里越走越快。突然,我发现一个问题——刘瘸子的脚好像一点儿也不瘸!

  这下,我头皮瞬间就有点发麻,可是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绷紧了身体,努力放平呼吸。之前跟刘瘸子一路过来,我即便没有刻意注意,但也是眼见着他走路一瘸一拐的啊,怎么这个时候他的脚忽然就好了?难道他之前一直是装的?可如果是装的,我明明还在这个屋里,他为什么不继续演下去呢?

  我尽力平静了一下,忽然又冒出个想法,吓了我一跳。之前老太太提过,她家老头会半夜在卧室里来回踱步,难道是刘瘸子刚刚一个不注意被上了身?

  这下我就更不知所措了,想出去救他,自己又没本事,恐怕会白白送死,可是不出去吧,他完蛋了不说,难道我要这么在床底下跟这个邪物待一宿?

  正当我犹豫的工夫,刘瘸子忽然停下了。不过,说停下也只是能确定他的脚步停下了而已,手上在忙活什么,我并不清楚。刘瘸子站定在床前面,也像是在琢磨什么,而后,我眼见着他的身体慢慢地蹲了下来。

  我紧张得快要窒息了,这要是看见一张不是他的脸,真能把我吓死。所幸他只是猫下腰,像是从地板上拾起了一个什么东西。东西很小,我也看不清楚。而后,刘瘸子就走到了象棋边上,因为屋子里极其安静,我能听见他把棋子缓缓放下的声音,他在下棋?我为了看清他那边的状况,就把身子侧了过来,可视线还是极其有限。

  刘瘸子的棋倒像是下得很悠闲,不过,我还是不停地冒冷汗,头枕着胳膊,感觉心已经跳到了耳朵上。我立刻换了一个姿势,因为之前秦一恒讲过,如果你听见心跳声出现在身体其他地方,如手指、耳朵、胳膊等部位时,就是你魂魄最不稳定的时候,很容易被勾了魂。

  就这么过了足有十分钟,刘瘸子起身,把灯打开了,就叫我出来。他的声音并无异样,可刚才我在床下看得可是真真切切的,他的脚一点问题也没有,我还是得提防。可转念一想,即便我不出去,他要害我的话,我基本也是没跑了,还不如先出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爬了出去,见屋里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棋盘上的棋子的确被人动过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刘瘸子跟那个老头下了棋,看他的表情倒不像是酝酿着什么阴谋,我就试着问他现在情况如何。

  刘瘸子把手一摊,说他转了半天,也没见那个老头出来,他觉得如果动了棋子对方就会现身了,结果他一个人把棋都下完了,屋子里还是安然无恙,最后他也只能放弃了。我听完他的话就又去看那副棋,红方的子被吃了个干干净净不说,局势已然成了死棋。我心中不免更加起疑,可是也不敢当即撕破脸,质问刘瘸子,只能寻思着先回去,等见了秦一恒再作打算。

  我提议跟老太太说一声,我们就回宾馆。刘瘸子点点头,说只能这么着了,就先开门出去了。我正要走,忽然听见有个什么东西落在了地板上,低头一看,居然是枚象棋子。很意外,这个时候我竟然没有害怕,而是很好奇地把那枚棋子拾了起来。还没等看个仔细,屋外头忽然嘈杂了起来,老太太的尖叫声那叫一个清脆,我随手把棋子装到兜里,赶紧奔了出去。

  从我出卧室的门到客厅里,只有几步远,可是因为户型的原因,出了卧室的门并不能直接看见客厅里的状况。等到我跑出去,客厅里就只剩下老太太一个人。我急忙问老太太怎么了,估计她也是吓得够呛,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她越这样我就越着急,干脆也不等了,直接先追出去,想必刘瘸子肯定在外面。

  可是,等我追到外面,却不见刘瘸子的踪影,反而看见秦一恒拿着个旗一样的东西背对着我,正猫着腰喘粗气。我过去问他怎么了,他却不答话,而是直奔到老头的卧室里。借着光,我才看出来,他手里拿的居然是一面招魂幡。这种幡通常都是出殡的时候,由长子在前面高举着,一来可以让已故的亲人记住从家到下葬的这条路;二来也是给途经的小鬼一个警示,告诉对方这家亲人已故,不要在路上为难家人。可是,秦一恒如今拿着这个东西,我是死活也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自打我们认识,也从未听他讲过家里人的事情,难道这回他没有按时与我会合,是因为家里出了变故?

  这样一想,我就想上去安慰他两句,可是他没顾上我,只是在屋里转了一圈,忽然回头跟我说,妈的,果然被他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