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二十九章 袁阵不是人!

第二十九章 袁阵不是人!

  本来都已经到家了,没想到又要立刻出发。我回家简单换了身衣服,也没休息,就赶去机场跟秦一恒会合。

  一路上我们俩都没怎么说话,而且走航空线也并没耗费多少时间,下了飞机,我们先去宾馆开好了房间,见时间还早,秦一恒就催着我草草吃了点东西,趁着天亮我们去了那个宅子。

  这个宅子所在的小区还算高档,对于当地的房价,因为出来得比较仓促,我事先并没有做功课了解,但从周边环境和楼盘外观来看,价格应该不菲。小区的物业也很规范,出入都需要门卡,外来访客需要联系里面的业主给证明才能进去,我跟秦一恒因为这被挡在了门外。

  最后没辙,我给保安塞了两百元钱,又详尽地作了登记,总算让我们进去了。

  按照短信上的地址找到了宅子,是一楼。这种户型的楼房,一层都会有一个很小的露台,可以给业主种种花养养草。因为前后都有很厚实的防盗门和防盗窗,所以露台并没有用很高的墙隔起来,所以,我跟秦一恒翻进去并没有费多大工夫。

  刚翻进去,就见露台上果然摆着一盆已经枯了的发财树,花盆很大,不过可能是最近下过雨,土很松软。我跟秦一恒把花盆的土掏了个空,还真在盆底发现了一把钥匙。秦一恒又带我折回了正门,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秦一恒先进了门,然后才叫我跟进去。整个房间倒真有凶宅的样子,家里已经空无一物,只剩下一些破破烂烂的塑料袋、报纸一类的留在地板上,到处都是灰,看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来过了,站在里面人就会情不自禁地紧张。

  因为这个宅子我们事先没有任何了解,所以总感觉心里毛毛的。秦一恒没有到处转,而是缓慢地一步一步地前进。我在后面跟着,也放轻了脚步。

  按照户型来说,进门的这个地方应该是客厅了。我见四周都有门,不用说,无非就是卧室、厨房一类的,只是每个门都关着。我们两个就挨着门进。第一个打开的,应该是个卧室,房间不大,窗外的阳光也很充足,只是依旧很空。秦一恒皱着眉看了一眼,就带我推开第二个门进去。

  刚进这个房间,秦一恒忽然停住了。我走在他身后,一个没注意差点撞到他。等到我侧过头看见屋里有什么的时候,我也愣了一下。

  这个屋的一角摆着一个大衣柜,衣柜很大,看着就很重,诡异的是,衣柜不知道被谁刷了一遍红漆,看着有些血淋淋的,十分瘆人,而且在红漆外面又缠了一圈又一圈的宽胶带纸,猛一看不像是衣柜,倒像是一口竖起来的棺材。

  秦一恒叫我不要上前,自己走过去贴着衣柜看了一遍,回过头叫我去别的房间看看,别的房间没有东西了,这个应该就是那个人叫我们来的目的。我接了命令就去看了一圈,果然,其他房间都是空的,要说有不空的,无非就是厕所里还留着浴缸和抽水马桶了。等我走回到这个房间的时候,秦一恒已经在一圈一圈地拆着胶带纸了,虽然很费时费力,不过他也没有让我上前帮忙的意思。

  我就在旁边抽着烟等着,等胶带纸差不多拆完了,秦一恒忽然退了回来,告诉我,这个衣柜里面有东西,不过,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因为这个衣柜显然是用来封住那个东西的,那么里面很可能还有辟邪镇宅的物件,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开柜子,只是这样做未免太危险了,所以不能轻易尝试。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今晚我们就留宿在这间卧室里,看看晚上会发生什么事。

  其实,他只是告知我一下而已,具体应该怎么做还是要他来决定。我见这意思是今晚得睡在这儿了,就寻思着得去准备点东西。秦一恒也很赞同,说好了分头行事。他去准备晚上要用的东西,顺便买两个睡袋和一些吃的回来;我就负责在小区里打听一下这个宅子之前的事情。

  我在小区里转悠了一圈,绿化做得还不错,跟逛公园差不多,又耗了些时间,太阳差不多要落山的时候,就开始有一些老头老太太陆续出来玩小区里的那些健身器材,我等的就是这个时机,立刻厚着脸皮跟那些老头老太太搭讪闲聊。人老了嘛,还是喜欢聊聊天什么的,所以,我并没费多少工夫就套出了一些信息,不过听起来却让我浑身一阵发冷。

  据那些知道原委的老人讲,之前住在这个宅子里的是一对夫妇,都很年轻,应该是小两口,男方可能是个富二代,反正就是不见他早出晚归,却也从不缺钱花。本来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很红火,可是自打女主人买了一件很贵的狐狸皮衣回来后,家里就出现了怪事。

  一开始是女主人晚上会莫名其妙地听见一些哭声,她也并没在意,以为只是楼的隔音不太好。可是时间长了,就能听见一些若有若无的说话声,细听起来却也听不清楚究竟是什么,这对夫妇才开始害怕起来,就在房子里找原因,最后一致认定问题出在那件狐狸皮大衣上,问了一些明白人,都说这个狐狸不是圈养的那种,而是野生的,已经有一些修为了,无奈被猎人捕来做了大衣,心中必有不甘。

  夫妇俩一想,干脆破财免灾吧,大衣虽贵,可是在他们眼里也并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两个人就说把狐狸皮大衣送人。

  因为之前这家女主人并不上班,平日在家无聊,经常会出来跟邻居闲聊,所以他们家这件大衣的事情街坊四邻基本都知道。可是女主人正说要把大衣送人后没几天,两口子忽然人间蒸发了。又过了几天,来了个搬家公司,搬空了家里的家具,房子就这么一直空到了现在。

  事情的确很蹊跷,我等秦一恒回来,就把打听到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秦一恒听后,说这要是真的,其实就不难办了,因为所谓狐仙,也就是我们常常尊称的胡三太爷和胡三太奶,只有在有形的时候,也就是活着的时候才对人类有巨大的影响,通常这些有灵性的动物都可以经过修行摄人心魄,像我们总会听说的狐狸、黄鼠狼、蛇、蜘蛛、蜈蚣,甚至连兔子也算上,都可以利用人类作为灵媒,就是俗称的上身,也称癔症。但这种上身在其死后却不常见,这个细究起来用科学的方式来讲,其实就是脑电波能和人类产生一定的联系,而在玄学看来,因为动物的魂魄虽说是和人一道轮回,但所属的阴阳五行都有很大区别,所以,这种区别导致这些死后的灵物掀不起多大的风浪。可那只是在通常意义上,相传,一些修炼到了一定境界的灵物会附着在人的身上,命其治病或是出来算命,以增加自己的修为,而且中间的过程必须要有一个规范的模式,就是一定要开设“堂”,这开设“堂”的过程就叫作“出马”,这些被灵物附着着“出马”的人,其实说白了也是癔症的一种,在“出马”前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正常医疗手段解决不了的病症,而“出马”后却能自然痊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听说那些大仙、神汉之类的人在施术的时候,总会报出不同的家门,就是因为附着在他身上的东西并不是一种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