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三十一章 装死

第三十一章 装死

  我被他吓了一跳,本能地就差点儿叫出来,可是见到他的手势,又用力勉强将声音卡在了嗓子眼里,这下把我难受得够呛,可是见秦一恒的意思是不希望让袁阵听到动静,所以也没敢贸然开口问话,而是用眼神询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秦一恒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然后小心翼翼地打了一行字给我看:这个屋里有东西。

  他所指的东西是什么想必也不用猜了,幸好这个屋灯光明亮,秦一恒又就在跟前,我倒也没多害怕,而是用手机打了一行字回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秦一恒看了手机摇了摇头,又递给我:支开袁阵。

  我点点头,他见我听明白了,就又闭起了眼睛。

  支开袁阵谈何容易,这个时间,人家都上床睡觉了。我琢磨了半天也没编出个像样的理由,差不多过了足有十五分钟,我想得头都有些大了,没想到袁阵却换好了衣服从里面出来了,跟我说他也是愁得发闷,想去酒吧转一圈,问我去不去。我正发愁怎么把他支出去,他倒主动出了门,我连忙说不用,叫他玩好注意安全,就把他送出了门。

  等到关好了房门,我上去就给了秦一恒一拳,这他妈的也太能唬人了,装死装得这么像,去竞选金马影帝算了。

  秦一恒却说,他一开始是真晕了,在那个宅子里面冲了阴气,被遮了眼,出来的时候跑得太急,一头撞到了墙上。

  我就很奇怪,问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被冲了阴气。

  秦一恒撇撇嘴告诉我,他把自己关到了那个衣柜里,因为他在门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的语气还很神秘,我连忙问他是怎么个奇怪法,秦一恒却不肯回答,而是告诉我,那个说起来并不太好形容,简而言之,是一个地址。我听得有些晕头转向,想了一下,还是没太明白,只好接着问,那个地址是什么地方?

  秦一恒摇了摇头,看样子还是不肯说,只是指了指门,说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袁阵已经在去那个衣柜宅子的路上了。

  听他说起袁阵,我才猛地想起,刚才他说这个屋里有东西,连忙问他是什么。

  秦一恒管我要了根烟,点着了告诉我,那个东西就在袁阵身上,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干净东西。说完,他问我,怎么把袁阵找来了?

  他这么一问我立刻就急了,明明是他用手指了手机提醒我的啊。

  谁知秦一恒听了依旧摇头,说他是想提醒我,但却不是袁阵,而是那条彩信上面的炉子!

  炉子?我回忆了一下,之前彩信上倒是真的有很大一部分是被一个黑漆漆的东西挡住了镜头,难道就是那个炉子?如果这个炉子是个重要的东西,想必那个人肯定不会一直随手拿着,而照片里炉子却恰好出现了,那这样看来,是那个人有意告诉我们那个炉子在他手上?

  秦一恒点点头,说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来现在这个宅子的原因。之前在村长家拿的那个物件他一直以为是千金鼎,可是等到回过头仔细看,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一个风水物件,而是祭拜时用来上香的香炉。这么大的香炉想必一定不是摆在家里的,但从形态上又显然和寺庙道观里面的有区别,最后,他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个炉子很可能出自某个大家族的宗祠,只是他找不到具体出自哪个地方。而这个炉子本来他是藏好的,没想到居然被人找了出来。

  秦一恒说了一通,显然有些累,喝了几口水,又问我,袁阵是从哪里过来的?我把袁阵给我讲的话简单复述了一遍。他听了就有些皱眉,告诉我,明天等袁阵回来,仔细地问一下那是个什么宅子,如果他不是瞎掰的,那我们就过去看看。

  并没有等到天亮,大概三四点钟的时候袁阵就回来了。我跟秦一恒也没睡,起初还能聊上几句,后来干脆两人都默不作声地看电视。袁阵见到秦一恒已经醒了,表情还很激动。我特意观察了一下他的脸,倒也看不出是在装模作样。

  秦一恒简单地给袁阵讲了一下他为什么会昏倒,不过却省略了很多细节,尤其是他把自己关在衣柜里的这件事刻意避开了,只是说一不小心被冲了阴气,撞昏了自己。袁阵倒是没发现破绽,不过表情似乎也有那么点不对劲的地方,可我又说不出来,干脆直接把话题岔到了袁阵说的他最近打探到的宅子上面。

  袁阵就给我们大致讲了一下,说这个宅子是一个小高层的五楼,建成有几年时间了,不过房子还挺新的,地段也不错,升值空间还是不小的,只是最近莫名其妙地死了一个女孩,女孩并不是这家的人,而是这户人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因为所上的大学就在这座城市,所以时常会过来住。女孩死的当晚,碰巧这家人都去了外地,只有她自己在。等到这家人回来,发现女孩的尸体已经臭了,不知道死了多少天了。这家人本来就有些迷信,有人死在里面,说什么也不敢住了,只好暂时躲在了宾馆里,只想快点把这个房子脱手,然后用卖房的钱添一些再去买一套新的。

  我听袁阵讲得有模有样,并不像是瞎编。秦一恒也冲我微微点头,我就表示希望去那个宅子看一下。袁阵也挺高兴,毕竟,事成之后,他也是能拿到很高提成的,于是我们三个人在约好明天动身后就各自上床补觉了。我因为一夜没睡,也困了,上了床人就开始犯瞌睡。秦一恒倒是很精神,居然下床在屋里转了一圈,最后到我床边给了我一枚铜钱,告诉我这枚铜钱今天晚上不能离开身子,就是塞到内裤里也千万别掉了。他刚才看了一下,袁阵身上果然有东西,而且还很凶!

  本来我已经很困了,听完他的话,瞬间就清醒了,可他反而给完我铜钱就上床睡去了,没一会儿还耀武扬威地打起了呼噜,我也只好躺着,可心里却忐忑得不行。本来袁阵回来的时候天就有些蒙蒙亮了,没过多久,等到天亮开了,我心里才安稳了一些,仗着阳光,才勉强睡下了。

  等到睡醒,看看表已经下午3点钟了,凑合吃了点东西,三个人就直奔那个宅子。一路无话。到了地方,我们并没有直接去看宅子,而是先去了宾馆跟那家人简单沟通了一下,一来是想了解一下这个宅子之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二来我也先打探打探价格,心里好有个准备。

  这家人一看就是着急出手,价格给得不高,却也压住这个价格不肯再降,说是再降就不够买新房的钱。这家的男主人陪我们去看宅子,一路上我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些近况,例如最近那个女孩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家里之前有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等等。

  那个男主人并不善言谈,磨叽了半天才说那个女孩只是偶尔会住过来,至于去过哪里,他也不清楚,但要说奇怪的事情,还真是有,就是那个女孩之前在这里住的时候,经常会半夜惊醒,说是感觉到有人摸她的脚。

  我听到这儿心里就有些打鼓,秦一恒却只是微微一笑。下了车,秦一恒告诉我,所谓摸脚的小鬼,虽说也是脏东西,但并无多大危害。这种鬼传说中是大头绿身,很喜欢搞恶作剧,并且对女人的脚特别感兴趣,用阳间的解释,就是有那么点恋足癖。这个细说起来也是因为人的脚是全身上下阳气最轻的地方,所以即便是命理八字够旺的人,若被上身,脚也是最容易的侵入点,这也就是为什么古时候我们的鞋垫多半都是红色的,这也是想封住灵门,不让鬼上身的一个法子。被这种鬼摸过之后,倒是容易生些小病,但随身佩戴一些辟邪的物件,或是家里摆放一些镇宅的东西,就能遏制住了,要说夺人性命,倒有些牵强。

  秦一恒讲得轻描淡写,我估计这宅子的状况想必还可以,这钱又算是让我白赚了,可是细想一下,又觉得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女孩怎么会平白无故地丧了性命呢?

  问起秦一恒,他也说这就是这件事奇怪的地方,不过,如果这个女孩死的当天阴气很重,倒是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再次被摸的时候起床去看了,而因为阴气重恰好看见了小鬼的样子,受惊过度被吓死了。

  他说完我脑海里就情不自禁地想象了一下,的确还挺吓人的。我们平时睡觉的床沿之下,也就是我们躺在床上目所不及的地方,如果有这么一个东西,想想就让人浑身发冷。说话的工夫,我们就到了宅子的楼下,我简单看了一下楼盘的外观,房子设计得还不错,以谈好的价格买下的话,利润应该不错。我们三个人上了楼,袁阵一向只是在周边调查,不会亲自看宅,所以就先行回了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