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三十二章 鬼摸脚

第三十二章 鬼摸脚

  开门进了宅子,这家装修得比较现代,东西看起来都是有棱有角的,虽然很美观,可是实用性却降低了不少。家具看起来都很新,可见这家人平时生活挺注重家里的整洁。我跟秦一恒转了一下,三室一厅的房子,朝向、户型都很不错。秦一恒一边转一边情不自禁地挠头,说屋里看起来很干净,不像是有污秽作祟。我叫他好好再看一下,就拉了男主人在客厅里抽烟,又闲谈了一阵。过了一会儿,秦一恒回来,用手势召唤我进了卧室。

  这间卧室就是那个女孩死的那间,房间布置得有些随意,不过看着倒挺舒服。屋里是一个不高的双人床,不过有一段时间没住人,到处都是灰。秦一恒瞄了一眼,见男主人还在外面抽烟,就压低了嗓子告诉我,这个宅子现在看是毫无问题,不过你也知道的,有些东西必须得晚上看了才准。

  秦一恒话没说完我就懂了,意思是晚上我们两个再来看一下,我当即同意,出了门我就跟男主人简单沟通了一下,说我这个朋友懂一点风水,不过,有些东西得晚上看才准,希望能让我们晚上在这里住一宿。男主人也没反对,毕竟这家的电器都已经搬空了,剩下的家具他也没打算要,所以并不怕偷。于是,我们下楼去小饭店简单吃了一顿饭,然后找了个咖啡馆等天黑。在咖啡馆也是百无聊赖,秦一恒似乎又没什么聊天的欲望,我就只能一个人翻翻杂志打发时间。等到我喝第三杯咖啡时,天终于黑了下来,秦一恒忽然交代我,以后千万不要跟袁阵单独相处,现在虽然看不出袁阵究竟有什么目的,但这个人终究还是不对劲。

  他这话说得有些没头没脑,我心说,你不是嘱咐过我袁阵身上有东西了吗?怎么一件事说个没完没了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可是看他的表情这么严肃,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秦一恒见我点头,就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继续闷声喝咖啡,我也只能继续翻杂志。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两个就直奔宅子。

  也许是心理作用,这个宅子,晚上进来的确有些阴阴的。秦一恒照旧在屋里巡视了一圈,依旧是满脸不解,说屋里还是没发现什么,难不成是脏东西躲起来了或是被人藏起来了,我们找不到?

  我见依旧没有什么发现,虽说心里还是没底,但也不那么害怕了,就点着了烟问他,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秦一恒琢磨了半天,最后扭过头告诉我,说要不这样,你去睡一下那个女孩睡过的床,我在旁边看着,看是不是那张床有什么古怪,要有人躺在上面才能发现问题。

  这个要求实在有些无理,可我也不好说不去,毕竟最后赚到的钱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我总要在旁边打打下手。我犹豫再三,心说,有秦一恒在旁边罩着,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就壮着胆子躺到了床上。刚上床,秦一恒就把灯全部关了。黑暗中,我只能看见他抽烟亮着一个小点。本来躺在死过人的床上心里就有些发虚,这下关了灯,我的心跳瞬间就加快了,觉得浑身上下发冷。我想找个被子盖,无奈床上并没有,只好蜷缩着身子。虽说是躺着,可是我感觉比站着累多了,也不敢伸展四肢,不一会儿身体就有些发麻。

  秦一恒抽完了烟,告诉我可能他在这个屋里待着会影响屋内的阴阳之气,他得在客厅里,叫我有什么事情立刻喊他,说完还没等我反驳,就转身出去了。

  我勉强动了一下脖子,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是晚上11点了。秦一恒出去后房间像是又冷了一点,我知道这是被吓的,可是心里无论怎么安慰自己,还是止不住地发冷。差不多又过了三十分钟,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我躺的位置虽然看不见秦一恒,但客厅里偶尔一些细微的响动还是能感觉到他的存在的,慢慢地我心里也放松了一些,没那么紧张了。可是我刚放松没一会儿,就感觉脚脖子上被什么东西摸了一下,这种抚摸很轻,因为事先知道没准会有小鬼来摸我的脚,我很多注意力都放在了下肢上,所以我立刻就感觉到了。可是仅仅只有这么一下,我心说,难道是心理作用?这种很轻的抚摸,有时候一些细微的空气流动也能让人产生相似的感觉。这么一想我就集中了精神,可是依旧没有再被抚摸的感觉,我就有些奇怪,真的是我感觉错了?但又想了一下我就发现一个问题,会不会是因为我还穿着鞋子,那个东西摸我的鞋子我并没有感觉到?这倒是有可能的,因为毕竟隔着鞋,触感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

  我脑子里琢磨着,就不免有些分神。等我再次把注意力集中的时候,心里忽然打了一个寒战。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手轻轻攥住了我的脚踝。那只手很凉,我感觉我的头皮都发麻了,可是又不敢妄动,想叫秦一恒,却又吓得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竟然僵住了。这种恐怖太让人心悸了,我咬着牙,努力了半天,终于大喊了出来,秦一恒!他妈的快救我!

  喊完这句话我就开始不管不顾地用脚乱蹬,整个人想从床上坐起来。谁知道那只手却也同时发了力,攥住了我的脚踝,将我整个人向下拽去。我没想到对方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一时间没作好准备,整个人竟然被拖了下去。我本能地想抓住手边的东西,可是除了床单我什么都抓不住。

  秦一恒估计也听到了我的喊声,从客厅奔了过来,还没等上前,他也是吃了一惊,连忙冲我喊,这不是小鬼!你千万别被它拖下去,要不他妈的谁都救不了你了!

  本来我还在顽强抵抗,听他这么一喊,我的手瞬间就软了一下,连抓床单都费劲。这下倒好,我的小腿都已经被拽出床外了。好在秦一恒也只是愣了一下,很快就上来帮忙。我见他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块小石头,赶紧塞到我手里,然后又脱了上衣,像个口袋一样罩在了地板上。说来也怪,从我攥住石头开始,那股力量就瞬间减弱了。待到他把衣服盖在地板上,我脚踝上的那只手就彻底消失了。简单的几个动作,秦一恒却出了满头大汗,也不敢多耽搁,叫我立刻站起来,把我拽到客厅,才停下来擦额头上的汗。

  我心有余悸,连忙问他那个是什么。秦一恒先是提醒我手里的坠魂石别掉了,然后告诉我,这个东西很诡异,居然是个半截身,它双手所能触及的范围很小,仅仅能够到床尾,只要我们离开它能摸到的范围,就没什么危险。现在虽然闹不明白这个东西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但起码能推断之前的那个女孩究竟是怎么死的了。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女孩一定是某一天晚上被这个东西拽得灵魂出了窍,想必这个东西不能移动也十分痛苦,一早就想去找个替身来还阳。可是女孩灵魂出窍之后,它可能是因为距离不够还是未能上女孩的身。

  说完,秦一恒又啧了一下,似乎还是有些不解,继续道,只是还有一点让人捉摸不透。按照常理来说,灵体脱离身体后,多半都应该是完整的,虽然不排除在脱离的过程中魂魄散掉一些,但起码散掉之后只是灵体变弱了而已,不代表会残缺,倒是很多死前譬如被分尸的冤魂才会保持死前不完整的样子,但起码它还是可以移动的,而卧室里的这个显然是被什么东西束缚在了地板上。

  我虽然惊魂未定,但听说只要离开它能触及的范围就安全,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跟着我也纳闷起来,按照秦一恒的意思,这个东西是长在宅子里的?我倒是听说,譬如很多新建的宅子施工的时候,会有工人把杀害的人用水泥灌注在墙里,那种冤魂是不是就不能任意移动了?难道说这个东西就是在建宅的时候被浇筑在地板下面的?

  我把猜测告诉了秦一恒,他却回答说,这倒是有可能,不过灵体不能移动的原因却不能简单用一个条件来定义,这要根据当时的时间、地点、阴阳调和的程度,乃至死者和凶手的生辰八字、穿着等,都会有关系。现在看来,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这个宅子的外面某栋楼是按照风水布置的,恰好把煞气压到了这间屋子里来,压得这个东西无法脱身。说完,秦一恒回忆了一下,似乎周边的建筑并没有看起来煞气外冲的样子。

  听他的意思是这个宅子的确很棘手,还真不能轻举妄动。既然这样,我们也只能先回宾馆再说了。这时我才反应过来,秦一恒的衣服还在地板上呢,就问他那件衣服有何玄机。秦一恒微微一笑,说那件衣服其实并无玄机,玄机都在胸前的七颗扣子上,这种扣子样式看似跟我们平常衣服上的那些塑料或金属扣子无异,但制造的材料却大有来头,这些扣子都是用狼牙所制,而且取材也是精挑细选,要用雄狼的上犬牙才可以。传说中,狼牙不仅能辟邪,而且杀气很重,能够吓退野兽。自古草原上的牧民就有佩戴狼牙辟邪的习俗,一是因为草原一望无际,容易撞见脏东西;二来也常有野兽出没,即便不能吓退野兽,起码心里也会有一个安慰。秦一恒说着也表示有些后怕,当时并没有太顺手的物件在手上,幸好穿了这件衣服,否则今晚我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衣服今晚是带不走了,幸好当地的气温并不低,打着赤膊回去不至于会冻坏身子。我们出了楼门,秦一恒就一直四处张望,看了半天还是表示附近并没有能把煞气压过来的建筑,即便附近的高楼大厦有煞气,基本上也被街道和人流冲散了,并不会殃及这里。听完他的话,我也像模像样地四处看了一下,无奈除了感觉楼一个比一个高,什么也发现不了。

  倒是秦一恒忽然像是看出了什么,情不自禁地“哎”了一声,拍拍我,告诉我他可能想到事情的原因了,那个半身的东西一直爬不出来,既然不是上面的原因,那想必问题就出在下面了。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难道说那个东西是从这个宅子的楼下上来的?然后因为某些原因被困在了两层楼的中央,上也不行,下也不得?

  秦一恒点点头,说我们明天争取去楼下那家看看,八成会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