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三十三章 楼下

第三十三章 楼下

  第二天很早,我照例被秦一恒拉起了床。我们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就直奔那个宅子。敲门之前我还挺犹豫,因为这种事还是比较难开口的,总不能跟人家说楼上闹鬼,然后有一半的鬼在你们家吧,这家人非被吓死不可。

  简单想了一下,觉得还是用我们本来的身份最好,只要隐去牛鬼蛇神的东西,这家人起码还不至于赶我们出去。敲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挺和蔼的。我们把拜访的原因简单说了一下,说是看上了这栋楼的宅子,无奈房主不在,我们又急着要走,希望能看一户同样户型的房子,这样心里也有个底。我这瞎话编得滴水不漏,中年妇女虽然有些怀疑,不过可能见我们两个也都面善,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门打开了。进了屋,我们俩就假装查看户型,在屋里转,其实主要看的还是跟楼上卧室相接的那间房。

  户型跟楼上的一模一样,所以我们很轻易就能判断出楼上那张床摆放的位置。倒还真让我们发现了奇怪的地方,这家人在这间房墙上较高的位置钉了一块板,上面摆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坛子,木板也是被打穿的,下面坠了一根麻绳,绳的末尾拴了一个小锁头。

  秦一恒轻轻捏了我一下,低声说,问题找到了。我也压着声音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指了指那个坛子,说,这家人真他妈怪,居然把骨灰坛放到家里,而且还摆在这么一个位置。我听了也是一惊,虽然生活中的确有人把骨灰盒摆放在家里,一来时常祭拜;二来也是因为死去的都是至亲,所以家人并不害怕。可是即便如此,骨灰坛或者骨灰盒也应该是摆在神龛灵位上,这户人家这么摆,的确是有些诡异。

  我们俩悄悄合计了一下,觉得想要问出真相,也只能实话实说了。于是,秦一恒就把那个中年妇女叫来,问这个坛子是谁让她摆在这里的。中年妇女起初还有些戒备,看样子并不打算启齿。但秦一恒告诉她,虽然现在他没办法把坛子拿下来看,但他也能猜出来,拴锁的麻绳是缠在坛子上三圈的,而且按照八字来说,死者命里缺金。

  中年妇女听了脸色立刻就变了,显然是大吃一惊,连忙问秦一恒是怎么知道的。

  秦一恒说,这并不难,通常我们所谓的八字五行,算出来的命理属性、所缺、所厚一般都只是用名字来补。虽然这样效果来得比较慢,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才能慢慢中和缺失,但也是最为保险和安全的一种方式。而他们家这种,想必死了的人是主人的直系亲属,如果从楼上的状况来分析,肯定也是个横死的人。而这个锁头,不仅补齐了他五行所缺,也恰好成了一个坠魂之物,让其一直困在这里,不能转世投胎,目的就是为了生财运。

  说完,秦一恒继续询问中年妇女,她家床下是不是还有一个坛子,里面装的是夯实的黏土。中年妇女这下被彻底说懵了,只能连忙点头。

  我在旁边一直仔细听着,但秦一恒说的实在是有些深奥,我听得也是一知半解,不过大概意思是,这家人用这个横死的冤魂给家里调阴阳五行的风水,然后能生财运。

  秦一恒见中年妇女点头,说,这就对了,那坛土就是为了中和这个冤魂带来的怨气,从五行上面尽力把这一切疏导出去。这个局虽然真的有用,短时间内你们家如若做生意必定顺风顺水,可是长此以往,这个冤魂难保不会有朝一日挣脱开来,那时候你们家可就要倒霉了。

  秦一恒说着在屋里环视了一圈,然后告诉那个中年妇女,这招太损了,况且死的人还是自己家人,这样何苦呢?坛子举高,脱离地气,本来你们家就不是一楼,你们这样做,那个冤魂永远也安稳不了。

  那个中年妇女听后连连点头,说死的人是他们家男人的亲哥哥。可是,虽然她相信我们所言非虚,无奈她也做不了主,只能等她男人回来她转达一下,不过,估计她男人也是不肯听的,毕竟生意上的事情,在男人眼里远比这些东西重要。

  秦一恒听后摇摇头,表示只能这样了,就带着我出了门。刚出门我就问他,现在知道情况了,那这个宅子的事情还有没有解?他说有解是有解,不过解决的办法其实跟楼下差不多,无非是用方术把冤魂再压到楼下去,可这个东西本来就很可怜,如果我们这样做,它就会更加痛苦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还有些心软,可是,如果不这么做,即便我们不买这个宅子,那这间宅子不仅不能住人,也没人敢接手。我想继续跟秦一恒讨论一下对策,他却说先不管这些,先把衣服拿回来再说。

  我们并没有直接去楼上,而是先去准备了一些东西。秦一恒买了七只大碗,都是号码巨大、吃炸酱面的那种,然后又专程打车去了周边乡镇的集市上,买了几只小鸡仔回来,随后我们二人折回宅子,用透明胶粘着红线,把七只碗连起来,每只碗下面扣一只活着的小鸡仔,最后把碗都摆好。秦一恒小心翼翼地平移到衣服旁边,然后把衣服拿了起来,告诉我他这么做,是用七只小鸡的阳气连在一起,姑且能顶半个人吧,不过不是长久之计,小鸡死了这个局就解了。

  说完,秦一恒就叹气,说这个事情完全要看楼下配不配合了,不过,目前来看,楼下八成是不管不问的,我们也就没办法买下这个宅子,只能继续观望了,至于还躲在宾馆的这家人,我们也爱莫能助了。

  我虽然有些不甘心,毕竟吃了不小的苦头,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接手的宅子不一定都会成的。于是,我们只好又去跟宅子的主人说了一下,说我们再考虑考虑,还了钥匙,就回了宾馆。

  回到宾馆洗过澡,我才猛然发现,之前被掐过的脚踝上,明显有一个青紫色的掌印,摸起来虽然不痛,但看着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秦一恒也像是累得够呛,我给他丢了一根烟,他抽了半根,忽然问我,袁阵这两天怎么没出现?我这才猛然醒悟,袁阵自从那天跟我们在宅子楼下分手,就再也没见到过他。因为之前秦一恒说他身上有东西,所以这次来宾馆我还特意开了两个房间,让他单独住一间,而这两天一直在忙活这个宅子的事情,竟然把他给忽略了。

  我连忙起身出去,他的房间是我开的,我知道房号。无奈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问前台说并没有退房,我猜想他是不是无聊去酒吧了,结果回去跟秦一恒说袁阵不在房里,他倒抽了一口气,说,这下糟了!他一定是提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