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三十七章 世界上最大的棺材?

第三十七章 世界上最大的棺材?

  秦一恒关上门,叫我把羊粪球吐了,说刚才进门前要我含住,是怕我引了东西跟进来,说完在门边撒了很多五谷,告诉我留神别踩着。这下正合我意,本来我还担心这么恶心的东西一直含着,万一撞见个什么东西吓我一跳我再不小心咽下去……我把羊粪球吐了,漱了好几口水才算淡了一点嘴里的怪味。我走到磨盘边打量了一下,心说,这个地方怎么有这么个东西?这种磨盘的重量想必不用多说,如果是特意运到此处的话,要耗费很大的工夫。可是它现在就在这里,所以,即便秦一恒不给我解释是为什么,我也能猜到这个东西对这个宅子来说至关重要。

  想到这儿,我就问秦一恒,这个磨盘是怎么回事?

  秦一恒说,先别管这个,还有更让你吃惊的东西,说着他就一把揭开了那一片防雨布,我果然吃了一惊,原来被遮住的是好几个之前在宅子里见过的大衣柜,每个衣柜都被刷上了红漆,都用宽胶带缠得严丝合缝的。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心说,上次那个衣柜差点把秦一恒撂在那个宅子里,这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

  我见秦一恒在衣柜前来回踱了几步,并没有要解答的意思,就问他,这衣柜里是不是也关着东西?

  他摇摇头,我有些急了,说,你摇头是不知道的意思还是没有的意思?我在这儿心惊胆战的,你给句痛快话。

  他这才开口说,我不知道,但这些衣柜我们得想办法运走。

  这下我更疑惑了,运走?先不说这些衣柜究竟有多大价值,我瞧着并不像古董,可是即便是古董,这穷乡僻壤的,也没有一个好的交通工具,就凭我们俩,玩死了命抬都不见得能搬出一个。我大概数了一下,应该是有六个衣柜。

  我问秦一恒,这些衣柜究竟是做什么用的?运回去做什么?

  他听后就走到一个衣柜边上,用手轻轻地敲了一下,告诉我,这些衣柜具体做什么用的他也不知道,但是,他猜测这里的每个衣柜里面都写了东西,而且多半是一些宅子的地址。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过来了,合着他怀疑这些衣柜是“址簿”啊,这不是开玩笑嘛!之前他讲过,址簿因为要便于携带,都是越轻巧越简单越好,现在他忽然告诉我那个万锦荣就喜欢特立独行,弄几个这种庞然大物当址簿?他是巴不得别人找着还是怎么的?而且话说回来,如果这些是址簿,那之前的那个是被谁拿出去的?然后又是怎么跑到别人家里去的?我搞不明白的事情越来越多了,感觉有根线在我脑袋里不停地打结。我不解地看向秦一恒,问他是怎么知道这是址簿的。

  他又摇了摇头,说他只是猜测这些是址簿,但也只能等把每个衣柜打开后才能知道究竟是不是。

  我见秦一恒这意思是想打开,立马感觉腿有点发软。我肯定是不赞成的,可要说带回去打开的话,也是实现不了的。我就劝他,这个是不是有必要打开呢?毕竟你也只是猜测,万一猜错了呢?而且我们也不知道里面关着什么东西。

  秦一恒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可是他又告诉我,即便他猜错了,这些东西如果带不回去,也还是得打开。说完,他就看向我,用手指了指衣柜,说他之前在那个宅子里见的那个,因为当时并没有太在意,所以他刚才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下,他发现这些衣柜都是用棺材的旧料改造的,而且,现在来看,这恐怕是用一批棺材改的,甚至,很有可能是一副棺材改的。

  我听后就更纳闷了,用棺材改的?这的确让人意外,合着做这些衣柜的人是没地方找木料了,还是就看上那些棺材的木料了?我眼见着这衣柜的木料就是寻常的木头,虽说我也没办法辨认具体是什么树种的木料,但起码也能看出来并不是值钱的木头做的。

  我赶紧点了一根烟,用力吸了一口,又看了看那些柜子。每个柜子都跟之前在宅子里见到的一样大,样式也相同,可是从体积上来说,如果用棺材的木料来改的话,肯定是不够用的。

  首先这个衣柜和棺材的形状就有很大区别,我走上前壮着胆子大概比了一下,衣柜的每一面都是用一块整木做的,这就更加让我确认,一副棺材是不可能改成这么大一个衣柜的,因为一副棺材上根本抠不下这么大面积的木板。

  这么想着,我就把疑惑跟秦一恒说了。他也点头称是,说,所以他才猜测,很可能是所有的衣柜都是一副棺材做的。虽然这种猜测更加离谱,可是理论上也说得通。

  说完,他把烟头扔了,随手又点了一根,仍是满脸的疑惑。我深吸了一口气,在脑子里想了一下,觉得他的猜测还是站不住脚,这么大的衣柜,都是一副棺材的木头做的?那这副棺材得有多大啊,别说装人了,住人都没问题了吧,什么人能用上这样的棺材?况且,即便这些都成立,那这副棺材是哪儿来的?难不成是谁一时心血来潮,想做一副世界上最大的棺材,然后后悔了又觉得木料可惜,就改成衣柜了?话还没出口,我又反应过来一件事情,他怎么就断定这些衣柜是棺材做的?按说,单从衣柜上分辨,是没办法发现的,除非是有一个参照物,譬如说,他见过那副棺材!

  这么一想,把我也吓了一大跳,我看向秦一恒,他的眼神似乎挺坚定,我就问他,你是不是看过那副棺材?

  他听后愣了一下,先是摇摇头,而后又点点头,说,他并没看过那副棺材,但是看过那副棺材的一部分。

  说完,他提醒我,九子镇真龙那个宅子里,他拾到了一块儿写有我名字和生辰八字的棺材板。

  没等他说完,我就回忆起来了,因为那晚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那个六指就是用这块板子引我们俩破了九子镇真龙的局。虽然当时很怕,但也没有太大的事情发生,所以我就没太过于在意。现在经秦一恒这么一说,我感觉手脚都开始发凉,因为他的意思显而易见,那块板的木头,恐怕和衣柜是一模一样的。

  这下,我没了话,两个人都在沉思,可是我的脑袋里却没有任何思路,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平静一下。就这么过了小十分钟,秦一恒才像是如梦初醒道,刚才光顾着说衣柜,这个东西来头也不小。说着,他指了指那个石磨盘,然后走到磨盘边上,告诉我,他刚才大致看了一下,这些引水的竹管是能把水引出去的,具体引到哪里,现在也看不出来,但从磨盘上分析,恐怕也能断定了。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了一下,这才注意到磨盘上还被刻了东西,竟然是些飞禽走兽之类的图案。图案非常抽象,看起来有点像儿童的简笔画。我简单地分辨了一下,具体也看不出都是些什么动物。不过,这些图案却雕得密密麻麻,几乎把磨盘的表面都雕满了。

  秦一恒在我看图案的时候,已经半蹲了下来,指着磨盘下层乌黑的部位继续说,这个磨盘在方术上有一个专属的名字,叫“碾狱”,传说中是地狱里酷刑的一种。不过,地狱里的究竟是什么样,谁也没见过,现实中仿造的倒有一些,但都比这个个头小很多,作用也是用来驱鬼的,可以碾碎恶鬼,打得它永世不得超生,而且据说高人甚至能用这个东西改运。这里这个却完全不是用来驱鬼的,这个磨是用来碾人的骨肉的,碾碎后会在磨上浇上死水,也就是那些没有活水源只能靠下雨来积蓄水的小潭或是小湖里打来的水,想必这个潭或者湖多半也是在一个阴气很重的位置,最后这些混着人骨血的死水会从这个导管里流出去,最终会环绕整个宗祠。

  说到这儿,秦一恒顿了一下,想了几秒,继续道,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用这些怨气加上阴气,困住宗祠里所有灵位上的魂魄,不让其转世投胎!

  他的话对我来说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难道说这个宗祠建造的目的并不是祭拜先人,而是羁押先人的?我想到那一片密密麻麻的灵位,少说也有几百人,这也太让人毛骨悚然了,难不成这并不是万家后人建的?可如果不是这家后人,那他又是怎么知道这家人的底细的?那些灵位上的先人最早的恐怕要追溯到好几个朝代之前了,而万家族人又都是在时年的同一天去世的,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联系?这个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看向秦一恒,然而,他也是抿着嘴唇,看样子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