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十六章 试验

第十六章 试验

  琢磨的工夫,秦一恒那边已经算是收工了。他冲我使了个眼色,轻轻地摇了摇大拇指。

  他弄得我很无奈啊,竟然还使上暗号了,之前我们也没沟通过,我怎么知道他摇大拇指是说宅子没事,还是说宅子没戏啊。

  我只好找了个借口把他拉到宅子里面,低声问他:“现在什么个情况?”

  秦一恒说:“这男的一问三不知,还不如许传祥讲得明白呢,风险有点儿大,我们还得从长计议。”

  既然他这么说,我也只能跟产权人说我们回去再商量一下,尽快给他答复,然后我们就下了楼。

  许传祥一直在楼下的车里等着,见我们下来还挺高兴,八成以为他的提成要到手了。结果听说我们还得回去考虑,他还有点着急,怕我们不买了,一路上连怂恿带蛊惑地说了半天。

  我没工夫搭理他,心里记挂着对宅子的疑虑,想问秦一恒,却又觉得有许传祥在场不太合适,就忍住没说。直到回了房间我才开口,问他,那鞋是不是有什么说头,跟鞋头冲外冲里有关系吗?还是说玄机都在鞋垫里?

  秦一恒想了一下,告诉我,这鞋我们谁也没见到是什么样的,现在凭空分析还是比较难的。倒是很多地方有习俗,会把家里小孩生下来穿过的第一双鞋高挂在宅子外面的房檐底下,取得也是“壁鞋”二字的音。不过,在玄学中并没有这么一说,仅仅是用谐音图个心理安慰而已,跟现在很多汽车后面会贴一个壁虎的车贴,取“避祸”的含义一样。

  至于鞋头方向,其实也并没有方术上的依据,而是他本能的一个猜测——假如鞋头冲的是门,那证明穿鞋的这人或者东西,是往屋里边走的,反之则相反。

  倒是鞋垫这一点,他之前给忽略了。方术中的确有不少跟鞋垫有关的,比如我们平日里常说的踩小人,其实就是源于方术中的一种,不过,实施起来并不是简单地在袜子底或是鞋垫上压上一个小人就可以的,这要结合那个人的生辰八字,乃至穿鞋的时间,走什么路,走多远,这都有严格规定,操作起来极其复杂。

  我听秦一恒的语气,这所宅子还是毫无头绪啊。

  说实话,这宅子我是真喜欢,况且价格的优势在那儿摆着呢,不拿下实在可惜。

  我就问他:“那现在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试一试?”

  秦一恒琢磨了一下,说:“要是真的想收了这所宅子,我们可以拿一双鞋,摆在那所宅子门前试一下,第二天看看鞋有什么变化。”之前我们也只是听许传祥一家之言,兴许他有什么遗漏或是有他根本不知道的情形。

  秦一恒这个提议还真不错,我当即就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也没耽搁,先去了一趟商场,从打折区随便拎了一双运动鞋,又给宅子的产权人打了个电话,直接把身份挑明了,告诉他,我们其实就是专门做这种生意的,所以宅子里的东西不搞清楚,我们没法接手,需要他暂时把钥匙借给我们。

  产权人语气还有点犹豫,说,许传祥之前已经把我们的身份告诉他了,钥匙倒是可以给我们,只是希望我们留一点押金,干我们这一行的,保不齐就在宅子里点符杀鸡什么的,回头失火闹灾,他起码有个保障。

  他这要求倒并不过分,但秦一恒一直是剑走偏锋,用的都是看起来邪门歪道的法子。不过,我也懒得跟他解释,寻思了一下,就去ATM机里取了一万块钱现金,包好了直接去找产权人拿钥匙。

  拿完了钥匙,我们直奔那宅子。

  秦一恒把鞋恭恭敬敬地摆在了门边上,又不甘心地开了门进去转了一圈,出来后依旧皱着眉头,说:“这所宅子的确看不出什么,只能第二天过来再看了。”我们就又回了宾馆。

  一夜无话。这一宿我睡得还真有点纠结,生怕鞋没有任何异状,又怕鞋有异状。早上很早我就自然醒了,秦一恒倒是睡得很安然。

  我好不容易逮着一次叫他起床的机会,自然狠狠地打击报复一番。

  我把他踹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两人在街边随便买了点早点,之后就去了宅子。

  路上我十分忐忑,可是到了宅子门前,我却很失望。

  因为鞋还稳稳地摆在昨天秦一恒放的位置,丝毫未动。

  秦一恒看了,也“啧”了一声,蹲下仔细地看了一眼,就冲我撇撇嘴。

  我心说,这是怎么回事?是碰巧了这一天不会丢鞋,还是这家久未住人,偷鞋的东西已经走了?再或者,嫌这鞋便宜,不喜欢?

  想着我也走到鞋跟前,蹲下来问秦一恒:“这鞋不丢,我们该怎么办?”

  他把鞋拿起来,左右看了一下,说:“兴许是因为屋里没人,因为之前听说的所有传言都是在宅子里住了人的情况下,虽然现在也揣摩不出原因,但起码我们应该试一试。”

  甭说了,他这意思是今晚我们在里面守着呗。我现在对于在宅子里守夜的事,早就习以为常了,“嗯”了一声,就直接跟秦一恒去附近的超市买了晚上要用的必需品。

  买完东西,见时间还早,我们顺便把这个城市的商业中心逛了一下,也算是打发时间。

  等到了天快黑,我们找了家饭馆吃了饭,就回了宅子。

  屋里的家具估计都已经被产权人卖掉了,我们在超市买了两把便携椅,在客厅支好,两人就坐下来耗时间。

  一宿的工夫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但真耗起来还是很难熬的。

  我一直竖着耳朵注意听门外的动静,总觉得要是有东西来拿鞋的话,说不定就会发出点声音。

  无奈等到了后半夜,一直都很平静,平静得我直犯困,早知道这样我就买俩睡袋来了。后来,我实在支撑不住,就撑着脑袋眯了一会儿,等到被秦一恒叫醒,天都已经亮了。

  看样子秦一恒是生熬了一个通宵,显得很憔悴。

  他拍了我两下,说:“鞋依旧没动地方。”

  我听他这么说,也叹了一口气,这宅子难道就拿不下来了?

  我站起身,把门打开看了两眼,果然,鞋还纹丝不动地摆在门边上。

  看来这一通宵是白熬了,我点了根烟精神了一下,就跟秦一恒交换意见,是不是之前许传祥所说根本就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要不我们俩守了一夜,怎么着也能发现些端倪啊。

  秦一恒听了,摇了摇头,伸手管我要了根烟,说:“我刚才分析了一下,觉得许传祥既然想从中获利,肯定不会帮倒忙。仔细想一想,原因可能出在这双鞋上面。我们买的是一双新鞋,即便有人试穿过,也不会有人长久穿着,所以这鞋并没有沾上什么人气。我们得找一双有人穿过的旧鞋来试试。”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冲我挤了挤眼。我一看,心说得了,肯定是要拿我的鞋做试验啊。

  我脚上的这双鞋很贵,要说用来招神引鬼,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可目前也没其他更好的办法,我也只能忍痛割爱,权当投资了。

  秦一恒见我同意,就先带我回宾馆补了半天觉。起床后我们去商场买了一双替代的鞋,把旧鞋装到袋子里,两人吃了晚饭就回了宅子。

  把我的鞋照旧端端正正地在门边摆好,我们就进到屋里,又开始了煎熬的夜晚。

  我的精神一直比较紧张,门外头放的毕竟是我的鞋子,我生怕自己受到什么牵连,一直死盯着门。看秦一恒的表情,好像也是如临大敌。

  这种气氛倒有几分像是我们刚入行时的感觉。

  一宿的时间过得倒是挺快,我们谁也没发现异状,天已经蒙蒙亮了。

  秦一恒看了看表,喊了一声我的名字,告诉我该开门了。

  我点点头,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心说过会儿开门指不定能看见什么呢。

  谁知秦一恒却像是没看见我点头,又叫了一声我的名字,等到我不耐烦地答应了一声,他才“嗯”了一声,直接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他的动作很快,我一时没跟上,赶紧凑到门边上往外看了一眼,然后我就有些蒙。

  鞋果然被动过了!很意外的是,并没有丢失,而是其中一只鞋不知道被谁挪到了另一个位置,放在了楼道接近中央的地方。

  天这时候已经亮了,楼道里也开着灯。

  可我还是感觉身上一阵发冷,看来之前这所宅子的传言都是真的,但是我的鞋为什么没丢呢?

  秦一恒依旧蹲在地上皱着眉,我也蹲下来问他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