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6章误入九幽城

第6章误入九幽城

  我没说话,心说不就是冰啤酒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拿起来喝了一口,打了个酒嗝,浑身都觉得舒服。很快,我看到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黑衣青年到了我的面前。这小伙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左右,穿了一身黑色的锦袍,腰里一条金色的腰带,长头发,束在脑后成了个高高的马尾辫。

  他看到我后一拱手说:“兄台来自何处?”

  我一看这是不是在拍戏啊?怎么弄得和古代人一样啊?之后就四处观望,没有发现摄影机。但是我还是怀疑是不是有人偷拍,这是在恶搞我吗?

  就算是恶搞,咱也不能掉链子啊,显得很自然地站了起来,一拱手说:“我来自成都梁家巷南玻小区!”

  青年男子一伸手说:“请坐,大哥快坐。”

  我们都坐好后,这男子自报家门道:“小弟姓夜,黑夜的夜,不是树叶的叶。这个姓不多,我要是不解释,你肯定以为我姓树叶的叶了,是吗?我名叫孤零,夜孤零。”

  我一听是啊,这姓是不多,他还是个挺有礼貌有素质的人,我就也拱手说:“小弟姓杨,杨树的杨,叫杨落。你的名字好凄凉,命不好吧?!”

  “大哥好名字,老板,给我来一杯酒。”这姓夜的小伙子呵呵笑了。

  我对老板喊:“再来一盘大腰子。”

  老板先是把酒端来了,大腰子稍等后也端了过来,说二位慢用。我突然有种错觉,这里的人似乎都挺有礼貌的,就像是古代一样。我突然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心说等我有钱了,天天来这里吃大腰子。

  夜孤零端起酒杯,我举着说干了,他说这酒太凉,我们慢慢喝。我喝了一大口,他也喝了一大口。这口酒喝进去后,他身体突然就冒出了强烈的金色光芒,仅仅就是一瞬间,又内敛了回去。他裂开嘴说了句:“这九幽泉水酿酒就是好喝,够劲啊!”

  我嗯了一声说:“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啤酒,是不是产量有限,都内部供应我们这个小镇了?”

  夜孤零呵呵笑着说:“一个是产量有限,另一个是这酒太凉,一般人喝不了。就算是本地人能喝一杯没事的也只是那些身强力壮有点修为底子的人了。不过这酒大有好处,能强身健体,提高抗寒能力。”

  我哦了一声说:“我在成都呆了也有六七年了,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古镇?你看看这环境,真的太优雅了。”

  我开始打量四周,就像是进入了童话世界一般。如果大家都穿上这少年的古装衣服,我还真的会以为自己是穿越了。

  少年夜孤零一笑说:“大哥你就别拿小弟开涮了,你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注意我们这样的小地方呢?我这个九幽城以前虽然也算是国,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周围的土地都被侵吞,只剩下这主城还在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我这主城都要成为别人的附属之城了啊!”

  我笑着说:“你别抬举我了。”我开始看四周,“你们一定是在拍电视。”

  什么九幽城?想蒙我,看我蒙圈的样子是吗?别逗了,我知道你们玩的把戏。我算是什么大人物?难道能喝几杯啤酒就是大人物?

  夜孤零笑着说:“大哥大哥,我们这里不拍电视剧,我们还是愿意聚在一起看戏,另外,我们这里也没有电,您好好看看周围,谁家亮灯了?”

  我看过去,果然没有电灯泡,大家都是点的油灯或者蜡烛,挂的灯笼。再看身边的人,都在远处惊讶地看着我,我甚至听到不远处有几个姑娘聚在一起议论。

  “是上面的人吗?”

  “是啊是啊,你靠近点就能感觉到了,他的身体好香好热啊!”

  “好帅啊,上面的人都是这么帅的吗?”

  “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可是不行,出去就要被阳间的真气侵袭而死,不是所有人都天生有阴阳体的。”

  “明月姐姐说过,阳间的人大多数都是丑陋的,好看的不多。”

  “可是那个九尾狐说过,阳间的男子都很勇猛的,尤其是那个,说是很厉害的,我们这边的男人可没那个本事……”

  ……

  我慢慢站了起来,四下看看,风突然就刮了起来。天也凉了不少,周围的人开始纷纷回家,一些姑娘还执拗地在远处观望着我,她们的头发飘扬起来,特别的怪异。老天,难道这真的不是电视台在恶搞?夜孤零这时候说:“如果大哥不打算此时回去,可以先去寒舍,我们促膝长谈如何?”

  我喃喃说:“起风了,要下雨了,我还要回家收衣服呢。”

  夜孤零一听就站了起来,拱手说:“那么小弟就送大哥出城吧,以后大哥随时可以来我九幽城,我们随时恭候大驾。”之后他突然满含热泪地说:“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大哥,我和你今日相遇也算是有缘,如果大哥不嫌弃,我们结为异性兄弟如何?”

  我心说好啊,起码你不会害我啊!我说:“正合我意啊,老弟。”

  “大哥!”

  接着,他拉着我一个头磕在了地上,紧接着又是一个,再来一个。三个头磕完了后,他说:“大哥,今后我们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

  我说是啊!又说:“老弟啊,我可以回家了吗?”

  “当然可以,不过几天后在地府城有个九城大会,到时候小弟想请大哥一同去参加啊!”

  我说没问题啊!告辞了。

  他说:“那么请允许小弟送大哥出城。”

  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冰凉彻骨啊!我一下就知道自己来的地方是什么地方了,人有这样的吗?冰坨子一样啊,这温度也就十来度。他拉着我走出了集市,沿着一条小路到了河边,袖子一挥,雾气稍微散去一些,露出了一座小木桥,他说:“我就送到这里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大哥可千万别忘了小弟啊,七月十五就是大会召开之日,到时候大哥一定要来为小弟助阵啊,您要是不来,我这九幽城可就要土崩瓦解了啊!”

  我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到的。

  麻辣隔壁的,我来个毛线啊!这无疑就是一座鬼城啊!我过了桥就觉得一下热了起来,肉皮上开始挂水珠,看来这是里面太冷,冷不丁到了热的地方的结果。当我再回头的时候,发现那座小桥没有了,留下的只是一条小河,河水在缓缓流淌,小鱼在河水中徜徉。

  我真的吓傻了,原路返回,连滚带爬总算是到了那个公交站,有两个年轻人在等车,一男一女,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晚上没事还是不要出来,快回家睡觉吧。俩人开始觉得我有神经问题,离我的距离远了些。

  我打了车回了家,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进了卧室躺在床上不停地喘气,我知道,自己真的是见鬼了。我从口袋里翻出老李给我的那个符咒,心里才踏实了一些。我深呼吸还是解除不了这种紧张的情绪。但是这时候,我胸口突然微微震动了起来,接着就像是一只手在轻轻抚摸着我的身体,我很快就轻松了下来。闭上眼,睡了。

  甚至在我醒来的时候,我都怀疑昨晚只是一场梦而已,但是这可能是梦吗?难道事情是这样的么:

  昨晚明月走后,我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之后做了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我去了鬼城,和城主拜了把子,喝了不少啤酒回来了。回来一进门的时候,也就是我惊醒的时候,我从沙发上起来,洗澡,睡觉,到了今天早上。

  如果是这样的,那就太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