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7章 自闭的女孩儿

第7章 自闭的女孩儿

  门突然开了,明月走了进来,我呆呆地看着他,她笑着进了卧室,到了床边后问我:“你睡得怎么样?”

  我手里可是捏着符咒呢啊!她笑着凑过来,看着我说:“你怎么了嘛!”

  我一抬手就把符咒贴她脑门上了,然后呆愣愣地看着她。她一动不动,似乎呼吸都停止了。我往后缩,当我要喊叫出来的时候,她用嘴吹了下那符咒,一伸手就摘下来了。她看着我说:“杨落,你什么意思啊?”

  我没说话,拽着被子裹着自己。她把符咒往床上一扔,随后喊了句:“你混蛋,从今往后我们一刀两断!”

  她跑出去了,我看着床上的符咒发呆了很久,一直到了中午,我才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哭了,眼泪噼里啪啦掉落在床上,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是这么的爱这个女孩子。

  我下了床,心说不管她是人是鬼,我都不会在乎了。穿上衣服和鞋子就朝着停车场跑去,下去的时候一辆丰田霸道迎面驶来,它速度挺快的,我奔跑的速度也不慢,直接撞我胸口了,乓地一声我被撞飞出去。

  我倒地后抬起头看看,摸摸自己的胸口。司机是个女的,下来的时候腿都软了,直接跪在了地上喊了句:“救命啊,快来人啊!”

  我一听就跳起来了,跑过去扶起她来,问:“你没事吧?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

  她眼珠子瞪圆了看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我把她抱起来放进了车里,这大姐四十来岁,还是挺好看的,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大姐,你没事我可走了,我还有事呢。”

  这时候我很兴奋,因为我下定决心可以去找明月了。我跑进了地下停车场,按照记忆寻找那个地下二层的入口,可是当我跑遍了停车场也没能找到。有保安在一旁坐着,我过去问:“地下二层的入口呢?”

  保安看着我笑了:“哪里有地下二层?你糊涂了吧你!”

  我失魂落魄地从地下停车场出来,一步步就像个丧尸一样前行,最后我坐到了老李修理自行车的摊位钱。老李说:“没去上班吗?”

  我说:“今天周末休息。”

  “看你气色不错,应该是没事了。”老李正在补车胎呢,让我给车胎打气,他也好试水。

  我机械性地给车胎打气,根本听不到老李在说什么。老李在喊,好了,好了,好了,好了,尼玛再打就炸了!

  砰地一声,真的就炸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随着老李喊我的节奏在不停地打气,他喊好了,我就打一下,就这样一下下打,直到炸了。

  老李说:“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了?”

  “明月走了,我亲爱的明月离开我了。”

  老李没说话,低着头去箱子里拿了一条新内胎给人电动车换上了。他越是不说话,我越生气,我抓出那个符咒说:“给你,都是你给的这破玩意,我贴明月脑门上了,结果没反应,你这东西不是假的吧!”

  “废话,怎么可能是假的?”老李拿过去看看,塞进了怀里。

  “不是假的,明月怎么没事,她根本就是干净的,纯洁无暇呀我去你妈的老李,你把我害惨了。”

  老李白了我一眼说:“我又没见过,你也要学会审时度势,随机应变啊!你没把握就往人家脑门上贴,人家女孩子肯定不乐意,谁愿意被怀疑是鬼啊你说呢?”

  “老李我干你娘。”我说。

  老李也许觉得挺残酷的,低着头不说话,老脸直接黑了。过了很久才说:“我觉得不对劲啊,你脑袋上的伤怎么解释?”

  “磕的。”我说。

  “不是,是咬的,不可能那么凑巧磕人家牙齿上的,还是特别锋利的牙齿,但是看口型又是人的口型。”老李说,“就是那九尾狐咬的你啊!”

  “你这符咒难道对狐狸精无效吗?”我皱着眉头问他。

  “有效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还是的啊,明月根本就是个人,你冤枉她了,我也不该不信任她,现在她走了,我找不到她了,怎么办?”

  老李还是不说话,低着头装车胎。我知道这老小子是把我给坑了,我开始像个孩子一样缠着他要女朋友,我知道这老家伙有点本事。他最后说:“好啦,你和我说说,我去把她给你找回来,即便她不是狐狸精,也不是普通人。”

  我和他说,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也不过就这几天,说完后,他车胎也装好了,我说你倒是说句话啊?他说:“你说啥来着?”

  我了个去,我骂了句:“老李,要是杀人不犯法,我现在就掐死你了你信么?”

  老李开始收摊,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家说。我说回家说就回家说,他收拾完了后,骑着三轮车,说驮着我。我说你那么大岁数了,要你带我,别人会咋笑话我啊?你这不是坑我吗?

  我把他拉下来,我骑着三轮车,驮着他前行。我们一直骑着车子沿着解放路朝着盐市口方向走,我说老李,你跑这么远补车胎,图啥啊?你在盐市口就没办法补车胎么?老李说你知道个屁!老子就愿意在梁家巷补车胎,你管的着吗?

  到了盐市口,老李让我骑着三轮车进了停车场,车停好后,我说:“老李,你住哪里?”

  本以为老李住地下呢,没想到老李直接进了电梯,按了26楼。到了顶层后,他从脏兮兮的口袋里拿出钥匙来,打开门,一拉门说:“进去吧,这就是我家!”

  他大爷的,我进去才知道,这房子是三套打通了的,足足有三百多平米,装修的那叫一个奢华,地上左一块又一块都是地毯,估计每平米都要七八千块的吧,墙上是壁毯,各种灯。反正是一看就知道这是土豪之家!

  最给力的是,还有跃层,我小跑着上去,进了阁楼像是个健身房,推开房门外面是个小花园。在小花园里,有个女的在地上练瑜伽呢。我就听她喊了句:“老李,你回来了啊!怎么样?那个小伙子怎么样了?”

  我轻声说:“对不起,我就是那小伙子。”

  这姑娘顿时就一转头,但是手还搬着自己的脚尖,身体扭曲的令人害怕。她长发,头发都束在脑后,身体向后弯曲,几乎就是个O了。于是,身体上很多骨头都出来了,包括胸骨和小腹下面那块大骨头。看得我差点就喷血。

  老李这时候跑上来了,喊了句:“小兔崽子,你乱跑什么呀你!下去下去。”

  我被老李拽下来了,我一边下楼梯一边说:“老李,这姑娘谁呀?你行啊老李,金屋藏娇!”

  “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抽你,这是我女儿,只不过有点自闭,不愿意出门。就喜欢自己在家呆着。”老李说完给了我一个脑瓜子。“你小子,别打我女儿的主意。”

  我说:“你女儿,有意思,那么你女儿的妈呢?”

  “和你有关系么?我问你,和你有一毛钱关系吗?”

  我嘿嘿笑着说:“万一你老婆成了我丈母娘呢?你说呢?”

  “去你的,死小子。”他坐在了沙发里,此时换上了一身讲究的家居服,黑色的,丝绸的,上下两件。手里拿起个大雪茄说:“好了说说吧!”

  当我说到九幽城的时候,老李突然一愣:“你去了九幽城?那么你见到夜孤零了没有?”

  不用说,这老家伙也去过啊!看来我不是做梦啊,我是真真实实去了鬼城走了一遭。我问:“真有九幽城呀!你能告诉我,那是个什么地方吗?”

  “鬼城,我当年也是无意间闯进去的,之后就……”他叹了口气,不由自主地看看阁楼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