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9章口诀

第9章口诀

  “你傻啊,他邀请你去参加什么九城大会,你不去,他就杀了你?你觉得可能吗?不管是天上,人间,地界,做事是要讲道理的好不好!”老李说,“但是你答应了他,你要是到时候不去,完了,道理不在你这里了,正所谓言必行,行必果,懂么?”

  我此时吓坏了,瞪圆了眼睛说:“懂,是懂了。可是,七月十五鬼门开的日子,我真的要去鬼门关闯一遭了吗?”

  “不然还有什么办法?”

  这时候我就听李秀儿在一旁的一块屏风后说了句:“我也要去。”

  话说完了,她从后面走出来了,挨着我坐下了,她拉着我的胳膊说:“杨落,你带我去吧,我也要去。”

  “你去帮夜孤零,你也要够资格啊!没办法了,你还是先从魂师修炼吧!”

  他说:“魂师分九品,每一品……”

  我打断说,大哥,时间紧迫,咱就别扯这些没用的了吧。从今天开始,我就辞职和您混了,您帮我渡过难关,我将来一定给您买一块超级大的墓地,让您死后能有个好归宿。

  老李简单说:“等级是这样的,魂师,大魂师,道人,仙人,真人,神。没有捷径,必须稳扎稳打,我先教你一些入门的法则,你看看能不能领悟。”

  他掏出来一本书,说:“这是我师父教我时候用的,标准的教程,我没当过师父,也没怎么看过。”

  我直接拿过来了,对老李说::“我自学,成吗?我可是学士学位,好歹也是一本的高材生,又是攻读哲学的,对你们这装神弄鬼的也懂一些。”

  我看了下,晦涩难懂的。记得以前电视上演的是,领悟不了就背下来,死记硬背,然后慢慢领悟,我就开始背这些玩意。

  一、神不离气,气不离神。呼吸相含,中和在抱。不搬运,不可执著。委志清虚,寂而常照。神守坤宫,真炁自动。

  二、火入水中,水自化炁。热力蒸腾,恍恍惚惚,似有形状。此是药物初生,不可遽采。倘或丝毫念起,真炁遂丧。

  三、神守坤宫,真炁自聚。始则凝神于坤炉,煅炼阴精,化为阳炁上升。次则凝神于乾鼎,阳炁渐积渐厚,晶莹晃耀,上下通明。此时内真外应,先天一炁从虚无中自然而来。非关存想,不赖作为。当先天炁来之候,泥丸生风,丹田火炽。周身关窍齐开,骨节松散,酥软如绵,浑融如醉。

  四、一神权分二用,上守玄关,下投牡府。杳杳冥冥之中,红光闪烁,由脑部降落下丹田。自己身内真炁,立刻起而翕引。波翻潮涌,霞蔚云蒸,甘露琼浆,滴滴入腹。即此便是金液还丹。须要身如磐石,心若冰壶,方免走失。

  五、神守黄庭,仙胎自结。朝朝暮暮,行住坐卧,不离这个。十月胎圆,玄珠成象。三年火足,阴魄全销。身外有身,显则神彰于气。形中无质,隐则气敛于神。九载功完,形神俱妙。百千万劫,道体长存。

  ……

  这些谁能看懂?我这么大学问也只是看个稀里糊涂。背下来?简直就是扯淡,我直接把书塞进了怀里,说有时间再看吧。你先教我点有用的吧。

  老李说你内在修为不够,我怎么教你法术啊?那不是害了你么?不过看你上次控符的天赋不错,随便一扔那符就活了。他给了我一把符说:“很多都是护身的啥的。”

  我拿起来看看,一般的上面都是画的士兵,猛兽之类的,唯一有一个上面画了个美女。我俩手指一捏,心里想着符咒,往外一扔,这符咒在空中翻了下,落地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只穿着内衣的美少女,她抱着腿蹲在地上,然后慢慢抬起头来,开始跳起了优美又奔放的拉丁舞来。她去围着老李跳舞,老李的脸红得就像是猪血。他推开这美女说:“滚开滚开,这符哪里来的啊?污秽之物,污秽之物。”

  我和秀儿对看了一眼,呵呵笑了起来。我在感叹,一张符就能有这样的幻象,简直可以以假乱真,那么我要是学会了这个技术,是不是可以画一些大红票子出来呢?那样我可就真的发财了啊!

  我在这边YY呢,大概十多分钟后,那跳舞的女的噗地一下化作了一团灰烬没了。老李这才松了口气,说:“哪里来的破玩意啊,打扫下,我去看电视了,这符怎么这么烦人呢你说?”

  我看到,老李的裤子里支出了一根东西,把裤子都挑了起来。我和秀儿互相看看,随后都低着头偷笑起来。

  我凑过去,让老李教我画符,老李说不行,你最起码先成为魂师才行。我说怎么才能成为魂师?他说成为魂师很简单,能招魂了就是魂师了,掌握控制游魂野鬼的能力,能和他们进行正常交流。这就是魂师。这需要感悟。

  我说那我回去感悟着。老天爷,我感悟个毛线啊我,拿着那本教程反复看,还不是看不懂,即便是看懂了字面意思,也是云里雾里的,感悟什么啊我?

  我心烦意乱了起来,往后一倒觉得无比的烦躁,脑袋里那些字符搅得我想骂人。就是这时候,我发现这些在我脑袋里的字符突然形象了起来,并且一个个的就像是活了一样开始发光,像是听到了什么召唤一样,然后开始对我说着一些语言一般。

  虽然我不是太明白它说的什么,但是觉得似乎我的身体比我的灵魂要聪明很多,这些在我体内的字体开始融入了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开始燥热起来,接着就是冰凉彻骨,这一冷一热的感觉令我浑身发抖,我这时候意识还是清醒的,心说你麻痹,这是要洗精伐髓的节奏啊!

  很快,疼痛感越来越强烈,有两股气流在我身体里乱窜,不是洗精伐髓啊,这是要打通任督二脉咋的?我算是服了,忍着疼痛,接受着这一次次的淬炼。

  隐隐约约中,我已经能感觉到丹田内的格局了。有两个光团一样的东西在丹田内悬浮着。此时我觉得自己的丹田空间就像拳头般大小,而丹田内的能量顺着如同头发丝一般粗细的经脉运行,脆弱无比。

  我好奇地将包裹在灵气团里的内气引了出来,这才明显看到了内气是个什么东西。如同气体和液体之间的一种东西从两团灵气团中缓缓散发而出,然后朝着经脉入口而去,在入口处汇聚挤入经脉。但这两团内气随即便如同麻花一样扭在了一起,噼里啪啦发出了微型的炒豆子一样的爆炸声。

  接着就是一阵疼痛,我开始试着将两股真气融合,很明显,这两股东西一冷一热,很难相处,很快开始在经脉里发出了一次次小型的爆炸。我的经脉一下被拓宽了不少。这种感觉是无比奇妙的。接着,丹田内的真气蜂拥而至,填埋了刚刚被拓宽的经脉,随后又是一次次爆炸声。

  我心说完蛋了,如此下去,还不爆体而亡啊我!经脉再一次被扩大了,在感觉里足足有筷子粗细了。现在很明显,丹田内的那些真气不够用了,开始断断续续,就是这个时机,我胸口猛地有一股能量涌出,蜂拥地挤进了空虚的经脉,将两股能量包裹起来,然后就像是麻花一样将他们扭在了一起。这下,这一冷一热两股能量,竟然就这样顺从了。

  身体顿时就觉得无比的舒服,我呼出一口气,美美地睡着了。

  这次体会可以说是我对自己认识的一个拐点,如果没有这个拐点,我根本无法接受接下来所见到的经历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