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10章严正交涉

第10章严正交涉

  早上睡醒第一件事就是看自己身体是不是包裹着一层厚厚的黑乎乎的很臭的壳子,根本就没有,我多少还是有点小失望的,不是说洗精伐髓都是会那样的吗?看来我还是没有洗精伐髓啊!这让我想起了玄幻小说来了。哎叹一口气说:“看来现实和玄幻差距还真的是蛮大的啊!”

  当我出去的时候,老李正在阁楼上的健身房锻炼身体呢,我说老李,你不去摆摊了吗?老李说今天周日,休息。我上去,看到李秀儿在小花园练瑜伽呢,身体就像是面条一样柔软。

  老李突然揉揉自己的眼睛,看着我说:“杨落,你,怎么可能?你怎么一夜之间成了九品魂师了?”

  我说:“啥?我咋不知道呢?”

  他再次揉自己的眼睛,随后说:“不会错的啊,你就是九品魂师啊!你身上散发的淡淡的白光就说明一切了啊!”

  我看看自己说:“有吗?还别说是有。”

  老李说着摸我的手腕,一摸不要紧,妈呀一声:“老天,你竟然是阴阳体,你体内竟然有这么重的阴气,在阳间,你这叫九阴绝脉懂么?一般人是活不过十岁的啊!你是怎么合二为一的呢?简直是令我匪夷所思啊!”

  我心说不清楚啊,小时候也没听说过自己是什么九阴绝脉啊!不就是一直身体虚,需要吃一些蜈蚣啊,蝎子啊之类的中药嘛!我是七天一副药,一直到了十八岁才停药的,家里我爷爷说过,十八岁了阳气旺,一直到三十岁不用服药,过了三十还要服药,这十二年是我的黄金年龄。

  我一直也没在意,这时候一下想起来了,我说:“我一直吃药,打我记事开始就吃中药,一直吃到了十八岁才停药的。”

  老李还在挠头:“不应该啊,好奇怪哦。”

  他这个榆木脑袋,开始去自己的书房翻书去了。而我则靠在门框上,看着我的小师妹练瑜伽。她冲我甜甜一笑说:“杨落,你看什么呢呀!”

  我说看你骨骼清奇,将来必定会福泽无边啊!

  李秀儿抿嘴一笑,小脸微红,小声对我说:“杨落,你喜欢我吗?”

  我回头看看老李在干嘛呢,他钻进书房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左右看看,小声说:“秀儿,你是我师妹,我当然喜欢你了。”

  “你讨厌,我不搭理你了,你欺负人家。”说完,她又开始像摆弄变形金刚一样摆弄自己的身体去了。

  我心说这小丫头挺有意思的,问我喜欢她不。有用吗?老李说了,你是只许看不许碰的主儿,喜欢你有毛线用啊!我多多少少感觉到了我这师妹的不同,似乎不是老李不愿意她和男人那个,而是她根本就不能和男人那个,到底是为什么,我也想不明白。试问,有哪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找到心爱的男人去过日子啊!

  这一天老李都没出来,我偷看了两次,一直在翻书。就连吃饭都没顾得上。我和秀儿来了个大扫除后,天也就黑了。秀儿拉着我到了小花园里,她指着远处说:“快看,那边有男人在楼顶求婚呢。好浪漫啊!”

  我顺着她手看过去,可不是咋的!我很吃惊,我的眼睛就像是能变焦一样,开始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两个火柴盒大小的人,我心里想着接着这画面就开始拉近了很多,我这才明白老李说的那符咒价值连城还真的不是忽悠我的。但是我心里也暗暗吃惊,这秀儿又是怎么看的那么清楚的呢?

  我看秀儿,她竟然掉眼泪了。指着说:“那女的答应了,好感动啊!他们终于成了一对儿了,这两个人在这个楼顶谈恋爱都谈了五年了,总算是到了一起了。”

  她一边哭,还发出了笑声。我把目光收了回来,不好意思再看了,人家俩人开始接吻脱裤子了,我发现秀儿却不哭了,瞪圆了眼睛看着。她红着脸说:“这俩家伙,几乎每天都要来这里。然后就这样,多难堪啊你说?”

  我这才吃惊地说:“貌似这就不是谈恋爱了,倒像是在搞破鞋啊!”

  我看向了楼下,就发现在楼下的广场上站着一个白衣姑娘,亭亭玉立的。周围的人来回走动,就她静如处子,一动不动。我仔细看了过去,一下就认出了她。她似乎也看到了我,伸出一根手指对我勾了勾。

  “秀儿,我出去一下。”

  “你干嘛去?那女的是谁呀?”李秀儿喊了句。

  “我等下就回来。”

  我进了电梯,下到了一楼,出去直奔广场跑去,过去的时候,那女的不在原地了,我左右看看,她到了一旁的亭子里。我跑上了木板桥,到了亭子里后,她说:“杨落,你把明月的心伤透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

  她没有再说下去。我说:“她在哪里了?”

  “和你还有关系吗?我告诉你,她就要嫁人了,以前她一直没答应,现在突然就答应了。不过人家有身份,有地位,比你强一百倍。”

  我瞪圆了眼睛说:“什么呀就比我强一百倍,我不同意,我强烈抗议,我要和明月严正交涉。”

  “有用吗?人家现在听你的话吗?早知道一口咬死你算了。”她哼了一声说:“我来也就是和你说一声,事已至此,谁都无能为力了。恐怕悔婚都不行了啊!”她说着叹了口气说:“其实我知道,明月心里是忘不了你的,答应那个胖子之前是暴躁,答应之后是烦躁。现在恐怕只剩下后悔了吧!”

  我一听她说咬死我的话,心里就是一惊。心说,老李看来不是瞎说,我这脑袋还真的不是磕到了谁的牙上。

  “你告诉她,我不同意。”我说。

  “别你你你的,我有名字,我叫小九。”她瞪了我一眼说:“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告诉明月的。”

  她看着我猛地一瞪眼睛,身上那层蓝色的光芒顿时冒了出来,随后又消散了,她叹了口气说:“就算你是个小魂师,又能有什么用呢?看来注定是个悲剧了啊!”

  小九撇撇嘴,转身走了。她穿了一件米色的裤子,白色的衬衣,乌黑的头发披散着。走了几步回头看着我一笑说:“你傻啊,看什么呢?放心吧,我会对她说你的意思的。”

  我转身要回去的时候其实就想明白了,这个小九一定是明月派来和我讲和的,这样不就更有面子了么?哈哈,明月,我他妈的太爱你了。这时候我就觉得,明月一定是想我了,估计很快就会来找我了吧!

  回去的时候我是哼着小曲的,是我们的神曲《南泥湾》。彭丽媛唱过的歌曲都是神曲,我最喜欢她的歌了: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啊,唱呀一唱……

  我回到屋子的时候发现秀儿还在外面的小花园呢,她聚精会神地看着对面的男女做那些爱做的事情。并且一只手死死抓着自己的裤子拧。当我去看的时候,对面的人也忙完了。秀儿咬着嘴唇,红着脸看着我说:“他们真烦人,气死我了。挺感动的一件事,弄得这么不堪入目”

  之后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屋子,下楼进了自己的房间。我看看对面,那男的正提裤子呢,挡着女的,看不到女的在干啥。我笑笑回到了屋子,心说我这秀儿师妹估计也是被老李开天眼了吧。这每天关在家里估计寂寞的够戗,每天就指望在楼顶的小花园看看这个那个的真人节目了吧!还不堪入目,你一眼也没少看,看了个全程的。

  我在楼顶掏出香烟抽了起来,心说这要是我凭本事赚来的这么大一屋子该多好啊,我可以把我爸我妈我爷都接来住几天。现在我寄人篱下的,总觉得不舒服。抽完烟后回到了屋子里,看到秀儿在弄果汁呢,果汁里有冰块,她一口气就灌进去了半杯,这发烫的脸才好一些了。她呼着气,用手扇呼着脸说:“杨落,你也喝一杯吧。”

  我过去,靠在大大的操作台上说:“秀儿,老李为啥不让你和男人接触呢?”

  秀儿撇撇嘴说:“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上学的时候有过一个男孩子追求我的,我俩去开房,结果第二天早上他死了,被什么东西咬断了脖子。我都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