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12章见鬼

第12章见鬼

  其实我也知道该去办个离职手续的,但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那个了,我一时还没来得及理会这些世俗的事情。我日,我发现自己突然牛逼了,开始觉得以前的学习和工作都是世俗的事情了,心里得意的笑。

  我和老李说出去一下,老李说去吧。秀儿也要去,老李说去吧,不要离开杨落自己乱跑。秀儿说知道了。我开始怀疑老李没安好心,打算给秀儿找个监护人,是啊,秀儿这样的女孩子确实需要监护人,不然老出去乱咬人可不行,要是被那些修道的人抓到了,估计她会被炼成丹药之类的。

  难道我要守着这个丫头一辈子而不能碰吗?想想都悲哀啊!

  出去大楼我就去打车,心说现在老子虽说是被包养了,但也算是有真本事的人了吧!坐公交已经不是我们非俗人干的事了。秀儿却疑惑地说:“杨落,我们开车不行么?为什么非要打车呢?”

  我傻逼呵呵看着秀儿说:“我们有车吗?”

  秀儿说:“我有一辆卡宴,一辆A3,你能开吗?”

  我眨巴着眼睛说:“貌似能开吧,我没开过,自打驾驶证下来就开过一次夏利,还是我们村二驴子拉狐狸皮的车,可骚了。”

  秀儿拉着我就回去了,下了停车场后,从包里摸出一把钥匙说:“先开A3吧,这车很好开的。”

  我心说自然好开啊,不加油门都憋不灭的豪车。土豪就是土豪,我啥时候能摆脱屌丝心态啊我?简直是悲哀啊!

  天阴的厉害,雨说下就下了。我俩开车出来的时候我就找雨刮器的开关,还没找到,雨刮器自己就开始刮。我吓了一跳,说:“见鬼,自己怎么就启动了?”

  “下雨了啊,下雨了自然就启动了。”李秀儿在一旁偷笑。

  我真的是个傻逼啊!忘记了这是豪车。开车一路走走停停,过一个人行横道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老太太弯着腰在那里颤颤巍巍的。我是文明人,学习交规的时候学过,遇到这情况不能和行人抢道。我停下了,等着她过去后我右转弯。这老太太弯着腰,低着头,还就不走了。

  后面的车使劲按喇叭,还有人伸出头喊:“龟儿子,你走不走嘛!开豪车就可以挡路了嘛?你再不走,老子毛喽!”

  我心说没素质,没看到有老太太啊!

  老太太慢慢转过身对着我抬起头来,看着我呵呵笑。我摆手,示意她不要这么礼貌,快点过去吧。没想到李秀儿放下玻璃伸出头去喊了句:“你滚!”

  这老太太一听立即和兔子一样跑掉了。这腿脚,比刘翔的还要利索。李秀儿脾气不太好,她对我说:“我来开。”

  没带伞,我俩就在车里换位置。她先坐在了我的腿上,然后抬起屁股让我蹭过去。我哪里舍得啊,磨蹭了半天,还是过去了,这肚子里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烧我啊!二弟也是反映很强烈,和明月在一起咋就没这感觉呢?

  我吧嗒嘴,咽唾沫,深呼吸,还是满脑子都是龌龊的事情,就拼命晃了下脑袋,越晃越蒙圈,就觉得心里痒痒的难受,伸手就朝着秀儿的大腿摸去了。还好,体内一股正能量直冲天灵,我的手哆嗦了一下,还是收了回来。

  李秀儿红着脸说:“杨落,你要是喜欢,就把手放我腿上也行的。”

  我一听,眨巴着眼睛,把手轻轻放在了她的腿上。她的脸越来越红,我发现她呼吸沉重了,很快,脸色开始转白,她的眼睛开始发蓝,和我说话的时候,牙齿变得和吸血鬼一样的尖。我心说造孽,赶忙把手缩回来,打开了空调快速降温。她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眼睛恢复正常,牙齿也缩了回去。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妖变。

  那么好一姑娘,怎么一激动就这样啊!

  “杨落,回去我告诉老李,说你轻薄与我。”

  我心说你告诉老李,老李也不信,我是多好一孩子啊!我轻薄你,我怎么没死呢?老李才不怕我轻薄你,老李怕的是我不跟着你,别人轻薄你,到时候你一口咬死谁,把警察惊动了就麻烦了。到时候警察举着冲锋枪对你无情扫射,你变成了筛子,老李下半辈子可咋活啊!

  李秀儿撅着小嘴,笑得甜蜜蜜的不再说话。在经过中西顺城街的时候,我看到路旁有人在对着我们挥手,是个十六七的女孩子,背着书包,满脸是水,长得也挺秀气的。她不停地挥手,李秀儿就是熟视无睹的,我说:“你没看到吗?那女孩子可能遇到麻烦了。”

  “你倒是乐于助人,她不是人。”

  我说你别扯淡了,她是个孩子,你快停车,看看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李秀儿挺无奈的样子,把车停在了那女孩子的旁边,我打开窗户喊:“你怎么了?”

  这女孩子根本没搭理我,还像个机器人一样在那里挥舞着胳膊,雨水从她脸上流下来,衣服都湿透了。我又喊:“你家在哪里?”

  她只是看了我一眼,随后又开始挥手。很快,我看到了令我吃惊的一幕,明月和小九开车到了旁边的人行道上。俩人开的是一辆黑色的奥迪Q5,停下后和我隔着那女孩子相望。小九握着方向盘,身体向后靠着。明月伸着头看着我,俩人都不下车。我也不下车,看着她们。

  李秀儿说:“走吧,别耽误人家好事了。”

  我说:“耽误什么好事?”

  “她们是来锁魂的,这姑娘是个鬼魂,傻乎乎的。要不是阴天,早就魂飞魄散了,看来是被撞傻了。”李秀儿说。

  我这时候低头看看,发现我的车旁有着一大滩的血迹,这些血迹随着雨水流淌,缓缓流进了下水道。而眼前的女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晃动着手臂。我揉揉眼睛,不敢相信她就是鬼魂。我下车抓住了她的胳膊,静静地打量着这个孩子,才发现,她的眼睛里毫无神采,是那么的空洞。

  小九这时候下车,过来拉着这姑娘走了,她过去拉开车门,把这姑娘塞进车里。她再次上车后,按了下喇叭,走掉了。

  我问:“秀儿,她们是做什么的?”

  “你听过黑白无常吗?”秀儿问我。

  “这我自然听过。”

  “她们就是那角色,不过,你们描绘的不太对,其实就是追魂者。这是两个追魂女。”

  “秀儿,你懂的真多,以后我就跟你混了。”

  秀儿开车出去,到了我们公司楼下的时候,车刚停下,车窗啪啪啪啪响了起来。把我和秀儿都吓了一跳。我仔细看看,是他妈的算命的那老头。我放下车窗喊了句:“你疯了?”

  “不要进去,他们等着你呢。”这老头说完就转身跑掉了。

  我日他妈的,这没头没脑的什么情况啊!

  我下车追着这老头,喊了句:“你他妈的能不能说清楚点,谁等我呢呀!”

  老头跑了几步后,啪地一下就摔在了地上,趴在地上的时候溅起了大量水花。随后,竟然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了。我心说坏了,这还不被淹死啊?立即过去把他的身体翻了过来,却发现,他在抽搐,和螃蟹一样嘴里吐着泡沫。

  李秀儿跑过来看了下说:“死了,你们叫脑溢血,我们叫血爆,这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说了不该说的话,干了不该干的事情导致的,并且,他血爆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事情。”

  我抱起这老头来,把他塞进了车里,打了120。大概是十几分钟,救护车到了,他们开始急救,秀儿在一旁说:“救不活了。”

  我说:“有一点希望就不能放弃。”

  医生喊着找家属,我心说哪里有家属啊他?就是一算命的江湖骗子,每天在门口见到大姑娘就要拉着人家给算命,遇到实在漂亮的不要钱,算命的时候摸摸手啥的,我记得有一次一个卖菜的大姐还让他给摸骨了。这老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