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13章 背鬼

第13章 背鬼

  我对秀儿说:“要是没家属的话,拉回去就是死路一条,没人管他。”

  秀儿说就算是有家属也是死路一条,花再多的钱顶多就是留住躯体,灵魂被抽离了。也就是一植物人。我说万一好了呢?随后喊了句:“我,我是他朋友。”

  “我们要家属。”

  “没有家属,他只有朋友。”我对医生说:“你先走,我们开车跟着你。”

  到了医院后交了一万块钱的押金,我也没对医生说尽最大努力啥的,反正就是该做的做了也就行了。很快,医生告诉我,说老人去世了。我心说去世就去世吧,联系火葬场烧了就行了。也不用那么麻烦买什么寿衣之类的。

  “我要寿衣!”老头开口说话了。

  我回头一看差点吓死我,这老家伙湿淋淋地就站在我身后。医生在我前面说:“好吧,我这就帮您联系火葬场的人。”

  “我要寿衣,还要真丝的。”

  我日他的,我说:“那得多少钱啊!?”

  “我的银行卡密码是141414,里面有钱。”

  我心说这密码,活该你死啊!我问那医生说:“我大爷说他有个钱包。”

  这时候医生哦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钱包说:“老人身上就这么个钱包,你拿去吧。”

  我接了过来,叹了口气,打开看看。身后老头说:“少了2300元现金。”

  我说:“我大爷说了,还有2300块钱的现金。”

  医生都懵了,他看看周围,从里面口袋掏出现金塞给我,转身就跑了。真蛋疼,医生还兼职小偷,你们医生他妈的那么黑,缺这死人的二千块钱吗?

  我数了数,还他妈的多了二百。心说就当利息了。我回头看看这老鬼,他朝我笑笑,挥挥手走了出去。我看到,门口有人在等他,是两个男的,之后架着他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我出去给这老头买了寿衣,安排好了后事后天都快黑了。衣服穿好了,也打扮了,就等着明早火葬场的车一来,把他从太平间弄出来塞进火葬场的火炉,之后骨灰找个地方埋上就行了。我看看表,心说这时候去公司还来得及么!?

  我给梅芳打电话,梅芳说你来吧,我在公司等你。

  到了公司地下停车场,我让秀儿在这里等我,毕竟这是公司,不是随随便便带人进去的地方。

  见到梅芳的时候,她翘着腿靠在椅子后面,她笑着问我:“为什么辞职!”

  我能说我见鬼了吗?我能说我开始修道了吗?我只能说:“私人问题,梅总,真的不好意思啊!”

  “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我修道了,”我郑重其事的说,“和你说了你也不能信。”

  “修什么道?哪里的工程?你会修道嘛你!”她咯咯笑了起来。

  “反正我真的必须辞职了,我有自己的事业。”我说。

  “随便你,年终奖我都省了。”她说,“你辞职了,怎么也要一起吃顿饭吧,好歹当初你是我招进来的,很看好你这个小伙子的,你也是不负所望,到了我们公司就给我立下了汗马功劳,把库存整理的井井有条,从库存两千万降到了1200万,直接为我节省了800万的现金。并且是丝毫不影响销售,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这才明白了,她这是要骗我的技术啊!物流计划这件事可不简单,我上学的时候这是选修的,特别有意思。这是需要平衡的艺术,进货多了,费钱费地方,进货少了,不够卖。进货频率太高,增加物流成本,进货频率不足,会增加资金流的负担。这是一项特别复杂的计算,还要结合实际情况。

  我敢说,一般人做不到,能做到1700万的库存就了不起了,我能做到1200万也不能算是极致,还有压缩的空间。但是我能告诉她吗?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

  我说:“还不是计算,不然你觉得我每天在办公室算来算去是算什么呢呀!”

  “天也不早了,我请你吃顿饭吧!”她说着就站了起来,这一起来不要紧,吓了我一跳,我一眼就看到她后背上趴着一个小孩子,是个小男孩儿,静静地趴在她的后背上,一双手扳着她的肩头。这小男孩是个锅盖头,眼睛很大,脸色苍白,嘴唇猩红。它呼吸的时候,梅芳的头发还会微微飘动。

  梅芳看着我笑着说:“走啊!”

  我浑身刷刷地发麻,不敢看这个孩子了。这个孩子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突然就听到他的话在我耳朵里响了:“别多管闲事,也不要接近我妈妈。”

  我日,这死逼孩子,还妈妈。没听说梅芳结婚啊!她不是一直单身的吗?我用手搓搓脸,心说老李,你他妈的给我开了天眼,我他妈的算是倒了霉了。看到这些不该看的,真的很烦人啊!

  这死孩子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我在梅芳后面。她就背着这个鬼孩子走在我的前面,进了电梯后,她笑着说:“你想吃什么?”

  “我女朋友也来了,我就不去吃了。”我说。

  梅芳一听脸色就不对了,随后微笑着说:“没关系的,我们一起吧。”

  我们到了地下一层,她上了自己的一辆大黄蜂,率先开了出去。我们开着车出去,到了一家餐馆。坐下后,她说:“你介绍下你女朋友吧?”

  秀儿说:“我不是她女朋友。我是他的妹妹。”

  梅芳听完后突然就笑了,脸也红了下。

  “可是,我不会同意我哥哥娶你的,因为你不干净,你生过孩子了,你的身体已经有味道了。”

  梅芳听了后脸色直接就黑了,我再看她后背上的那死孩子,眼睛瞪的溜圆,张开嘴,呲着牙,满嘴的尖牙。吓得我浑身发麻,这是要咬人的节奏啊!秀儿站起来,一把抓住这个死孩子的头发就走了。梅芳的身体突然就抖了一下,随后摸摸自己说:“我怎么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轻松了呢?身体也突然觉得暖融融的。”

  接着,我听到了外面一声凄惨的喊声。这是发自那个死孩子的喊声。我说去下洗手间。到了洗手间的时候,正看到秀儿正在摔那个死孩子,就像是摔枕头一样在地上摔的啪啪的,“我让你威胁我,你活腻歪了是吧!”最后她抱着那死孩子的脑袋一拧,这死孩子顿时就是一声惨叫,接着,身体开始干瘪,最后噗地一下化作了一团蓝色火苗,仅仅是一瞬间,就消失了。秀儿说:“这死孩子,吸食他妈的阳气,都快成精了。竟然敢威胁我,不想活了。”

  “你说的他妈的,说骂人还是真的他妈的?”

  “当然是真的他妈的,我可不是个讲粗话的女孩子。”

  你是不讲粗话,但是你摔孩子啊!我在心里感叹道。

  我和她出去坐回了位置,梅芳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她突然笑了,看着我笑了下说:“小杨,杨落,我二十八岁了,在我刚来成都的时候是二十二岁,那时候我和一个小伙子谈恋爱了,这个小伙子当时二十五岁。之后我怀孕了,他说要和我结婚,把孩子生下来,但那时我刚刚找到一份银行职员的工作。结婚,生孩子,我的前途就毁了,所以,在他强烈反对的情况下,我把孩子打掉了。他提出和我分手。”

  我哦了一声,心说和我说这些个干毛啊,我又不在乎这个。你当说这个我就帮你免费带徒弟了吗?她这时候摇摇头说:“我太孤独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想过再次交往个男朋友,但是总是绝对别扭,不舒服,每次有进展的时候,总是有个声音告诉我,这男人不行,不要和他在一起。我觉得我有心理疾病了。”

  哪里是什么心理疾病啊,你背着个鬼呢啊美女!你那死孩子每天在你后背上,你交往什么男朋友啊还!我说:“以后应该不会了吧!”

  “就是刚才,我突然就觉得,我们其实挺合适的。”她说,“你看,我有事业,你有才华。我年轻貌美,你英俊潇洒。我们不是挺般配的吗?”

  我一下就蒙圈了,这是什么节奏啊!我看着我们老板梅芳芳女士,彻底石化了。

  她说:“我就是比你大了几岁而已。你看人家文章和马伊琍,不是很幸福的吗?我比你才大了四岁的吧!”

  我点点头说:“梅总,你整的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俩不太合适啊!”

  “杨落,自打你进了我们公司,我就挺欣赏你的。”她突然打了个冷战,随后说了句:“我刚才说什么了?”

  我看看秀儿,她在我耳边小声说:“刚才还不适应呢,现在好了。这女的压抑太久了。”

  梅芳自己也愣住了,大脸一下就红透了。她慌乱地站了起来,拎着包鞠躬说:“对不起,我,我,我丢死人了。我去结账,你们慢慢吃吧!”

  秀儿捂着嘴嘻嘻笑了起来,之后趴在我的肩头说:“一下子不背鬼了,阳气上来了,压抑的情欲瞬间释放,变成了花痴。”

  我哦了一声说:“太可怕了。我差点报警说有人性骚扰我。你说要是晚一会儿,她会不会当场把我拿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