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14章 水鬼

第14章 水鬼

  李秀儿让我不要臭贫了,我嘿嘿笑着看着她。接着,我俩低头吃饭,不再说什么了。一直到吃饱以后,我才接到了梅总发来的微信,我打开手机,听到了她说:“杨落,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

  她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了,但是我是知道的。我说没关系。她问我们还是朋友吗,我说是朋友啊!李秀儿在一旁不屑地说:“虽说刚才事出有因,但是也是真情流露。杨落,没想到你还是很有女人缘的嘛!”

  我笑着说是啊,在单位的时候,李红袖对我也不错。李秀儿问我李红袖是谁,我说是我们公司最妩媚妖娆的女人,特别漂亮。但就是不结婚,喜欢和男人处朋友,处个几个月就黄了的那种。这女的可潇洒了,也想得开。她可能什么样的男人都见过了。

  李秀儿哼了一声说:“不要脸,女人要从一而终。她这样的女人我看不起。”

  听秀儿的意思,似乎男人可以不从一而终,所以我问了句:“秀儿,你说男人为嘛非要娶几个老婆才觉得满足呢?”

  秀儿瞪圆了眼睛说:“这很正常啊,男人要传宗接代的嘛!一个女人才能生几个孩子啊?几个女人一起生就简单多了。”

  卧槽!原来秀儿是这样的行为逻辑啊!我越来越喜欢秀儿了。原来在她看来,男人是可以娶几个老婆的。要是这样的话,似乎我可以娶了秀儿啊,即便是不做啥事儿,但是就算是在家里摆着看,也是赏心悦目的。

  天已经黑透了,外面的雨也停了。我们吃完了饭后出去上车往回赶,走到锣锅巷的时候,前面年轻女子倒在了地上,秀儿停车要去扶,我拉住她说:“小心被讹上啊!”

  秀儿没说话,接着,很多人在一旁看热闹,谁也不敢扶。还有人打了120,就是没有人扶她一把。这个女人头扎在地上,身体窝着,很容易就会窒息。她的一只手不停地抽搐,看样子似乎是有急病。

  秀儿还是走过去把那女的扶起来了,放平后帮她解开了衬衣的纽扣,让大家散开点。我一看这情况,就帮她维持秩序。并开始从这女的包里找手机,手机找出来后,拨了最近的一个电话,是她老公接的,接的时候一个劲问我是谁,把我问烦了,我说我是你大爷,你在听我说话吗?

  “你到底是谁?”

  “你老婆在路边晕倒了,锣锅巷和解放路的交叉口这里,我问你,你在听我说话吗?”

  “你他妈的到底谁呀?”

  “孙子,我草你妈!”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心说妈逼的,你不关心你老婆怎么样了,老问我是谁干嘛呀?我说我是杨落,你知道谁是杨落咋的?我怎么和医院这么有缘啊!多亏现在咱不差钱,不然就得亏死。再一次跟着医生到了医院。经过了一个小时的抢救后,这女的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其实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低血糖,进食量不足引起的。醒了后她对我说:“我减肥呢。”

  李秀儿看着她说:“你阳气不足了,以后要多吃点东西了,再这样下去,很危险的,很容易撞邪的。”

  这女的笑了,说:“妹妹,你别吓唬我了,我再不减肥,估计我老公就要和我离婚了。”

  我说话难听,说,你赶紧的离婚吧,你那个老公,不管你死活的。

  她一听就问我,什么意思呀你!?你怎么这么说话呀你?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你心理太阴暗了吧!她开始翻找皮包,给她老公打了个电话。

  这男的来了后,也没说谢谢,问我多少钱,我说交了五千,他给了我六千,拿着发票看看就塞进了皮包里。我数出一千块钱给他,说:“你雇不起我。”

  郁闷啊!出来的时候把我郁闷坏了。我说:“秀儿,还不如不帮这女的了,你胆子也大,怎么就敢去扶?人家要是讹上你,多憋气啊!”

  “她自己倒了的,我们有行车记录仪,拍摄的清清楚楚的,我们的车没碰上她。”

  我叹息了一声:“好人难做,你要是做了好事,别人先觉得你有啥目的,那男的也是,啥好老婆啊!别处都挺胖的,就是没有胸,我瞎了眼也看不上这样的啊!”

  秀儿低头看看自己,然后羞答答地问我:“杨落,你是不是喜欢我这样的啊?”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嘴里就有哈喇子了。然后也羞答答地嗯了一声。秀儿红着脸说:“你是坏人。”

  ……

  离着七月十五的日子越来越近,这些天我每天晚上都坐着修炼。我的修炼很简单,也不需要什么口诀,就是让所谓的真气在体内循环往复,没有什么窍门儿,熟能生巧。经过了几天的鼓捣后,也算是能做到收放自如了。

  这几天饭量出奇的大,肚子撑得溜圆。身材开始走形了。李秀儿经常拍着我的肚子问我几个月了,我说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食量太大了,我也该控制一下了。李秀儿说你是该减肥了,再长就太难看了。

  老李这下有事情干了,经常抱着我的肚子研究,看完了后就回书房去翻找典籍。但是根本找不到原因。他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于是打算自己出本书,专门记录我的情况,给后代留下宝贵的资料。

  我心说,不就是个饭桶吗?有什么好记录的啊!身上的肥肉越来越多,在半个月里,我足足长了五六十斤,结果,老李的衣服我都没办法穿了。就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这叫一个丑啊!

  李秀儿每次看到我都问我是谁,当然这是开玩笑。当我自报家门说:“是我啊师妹!”

  她会说,原来是你啊师兄,求求你,千万别说认识我!

  这天晚上,老李给我炖了五花肉,北方的吃法,很久没吃过了。是用五花肉,土豆和豆角一起炖,吃起来很香,老李炖了三斤肉,连土豆和豆角加起来就是一锅。我俩就着二锅头,愣是把这一锅菜给吃没了。吃得李秀儿直傻眼。就算是这样,我吃完了还是觉得饿。

  现在我也没啥可穿的了,整天穿着个大裤衩子在屋子里来回滚。这一百八九的体重,每天都让我苦不堪言,总是很热,出汗,喘气。

  喝得迷迷糊糊的,我就回房了。心烦意乱的睡不着,我打算吃去走走,现在,我已经跑不动步了。没有衬衣穿,就穿了个已经洗大了的大背心,就算是洗大了的还是紧紧裹着我的身体。

  走着走着就到了北大街那里的桥上,1路公交车站都是人,大家都在挤着上车,我看看自己,心说妈逼,说白了是一个人,也花两块钱坐车,但是能占俩人的地方。我要点脸吧,不要和人家挤公交了,走回去得了。刚要转身,就看到河边的竹林下坐着个女的,这不是我和秀儿救过的那个吗?她在那里哭呢。

  我心说这女的这么晚不回家,在竹林里呆着,不会是想跳河吧。我喘着气下去,刚要过去劝几句,猛地看到河水翻腾了起来,接着,从水里冒出一个死人头来。这是个水鬼吗?

  这是个女人的头,头发很长,湿漉漉的贴在脸上,接着慢慢接近河岸,她是用两只手在地上爬行的。上岸后我才发现,她是没有腿的。身上没有衣服,肤色铁青,胸脯上满是青色的血管,就像是蚯蚓一样蠕动,看着真的很恶心。我就蹲在一旁观察,看她到底要干啥。

  这女鬼爬上岸后,静悄悄地朝着这女的身后爬去,这女的还不知道的。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擦自己的眼泪。哭得挺投入的。这姐们儿,脸色很难看,用时髦的话说,就是印堂发暗。身体也很消瘦,估计是很久没睡好觉吃好饭了。不见鬼也奇怪了。

  在我看来,这女的和鬼也没有多少区别,阳气也快耗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