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16章 夜孤零到访

第16章 夜孤零到访

  爷儿俩忙坏了,端着水朝着我泼,一盆盆的水泼到了我的身上,丝毫不起作用,直到床被烧出了一个大窟窿,我坐到了地板上,这燃烧的大火还是没有停下。

  秀儿和老李一次次跑进厨房,一次次跑回来朝我泼水,我脑海里有了一种错觉,似乎是参加了傣族的泼水节,有姑娘微笑着对我泼水,那叫一个舒服啊!

  我就这样美滋滋地坐在地上,老李和秀儿往返于厨房和卧室之间,一盆盆的水泼在我的身上,直接化作了蒸汽。老李跑出去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水管子和灭火器,先是用灭火器对着我喷,但是毫无用处,接着就是接上了水管,对着我喷了一夜的水。

  大火总算是灭了,在我的身体周围烧出了一个硬壳子。我觉得浑身都是力量,伸了个大懒腰:“舒服啊!”

  接着,就听咔吧咔吧的声音,我破壳而出,就像个小鸡一样。接着,这壳子掉落在地,留下了白白净净的我。李秀儿看着我,眼看着她的眼睛就蓝了。老李举着水管就对着她像是浇花一样浇了起来。李秀儿这才没有妖变。

  老李把水管递给了李秀儿,然后看着我说:“你搞什么你!你当自己是太阳吗?你还发光发热照耀我们呢是吗?”

  我说:“老李,我这是在燃烧脂肪啊!”

  没错,我减肥,成功了。

  老李过来摸摸我的手腕,然后说:“没有问题的啊,这是什么情况啊?我去看看书。”

  我穿好衣服,和李秀儿一起大扫除,老李又是钻进了书房,开始看书。最后还是没找到这是什么原因,干脆自己就开始写书了。他还洋洋得意地说,今后自己也能流芳百世了。

  我对着镜子问秀儿:“你发现没有,一不小心又长帅了!”

  李秀儿却撅着嘴说:“吓死人家了,还以为你要蜡炬成灰泪始干呢。”

  说实在的,我还真的没觉得那么可怕,我烧起来了是烧起来了,但是还真的没觉得自己很热,甚至觉得很舒服。这身体这时候更是无比的轻盈了,我动动嘴,晃晃头,又抻抻脖子,把我这老腰扭一扭。

  我甚至怀疑,前阵子那么吃,可能就是要积攒能量这么燃烧一把呢。烧完了呢?我就是感觉自己一下精神了很多,神清气爽的,也没觉得有太大的变化。我心说,这都浴火重生了,怎么也不见有什么异能啊!

  我闭上眼内视了一下自己,在丹田内的两个内丹继续旋转,那火丹大了一些,烧的更旺了一些,那冰丹颜色更蓝了,周围的寒气更重了,克制着这火丹,一切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奇怪的。在丹田内,周围的雾气弥漫的更加浓烈了,似乎只是量变,没有什么质变。

  就连我的修为,也还只是九品魂师,小虾米一个。

  没什么变化就没有,日子还要过,我们找来了装修的工人,给家里装修,这些天我净陪着工人聊天了。房子装修完的那天,工人拿着钱高高兴兴刚走,明月上门了。她在楼下站着,也不上来。还是李秀儿发现的,我下去后,她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不上网了?”

  我说:“我都长大了,不爱上那东西了。”

  “你和老李学习修道了?”

  “都是老李逼我的。”

  “他不是个好东西,和他能学什么好?”

  “我说了是老李逼我的。”

  “我给你留言你没看到喽!”

  我嗯了一声说:“明月,小九说你要嫁人了,是真的吗?”

  “是真的,你有意见吗?”

  “说实在的,我没意见。”

  她一听就瞪眼睛了。

  “我祝你幸福!”我说。

  老子有本事了,脾气好像也大了不少。以前的我见到女神那叫一个卑微,现在老子是暴发户,干嘛非要哄着你啊!我说:“既然这是你的决定,我就该尊重,不是吗?”

  她咬着牙说:“好,很好,太好了,真的从来没这么好过。”

  我心说必须好好治治你,不然以后真结婚了,还不欺负死我啊!更别说圆我的三妻四妾皇帝梦了。

  貌似每个男人都有个皇帝梦的吧!大家谁不想自己就是皇帝,想娶谁就娶谁呢?

  “我这就去嫁人,你别后悔!”她走掉了,一边走一边说:“我看错你了,看错你了!”

  ……

  这天是七月十三了,再过两天就是七月十五。老李这些天净忙着写书,也不教我一些道法,我每次问,他总是说忙着呢,我问急了,他就说道法自然。之后再也不说什么了。什么道法自然?不明觉厉。

  天刚黑,我吃完饭出去在小区里散步,当我到了广场边上的人工河看金鱼的时候,突然就听身后有人说:“杨大哥,近日可好?想煞小弟了!”

  我回过头一眼就看到了夜孤零,穿得和农民工兄弟一样,一条漏洞的牛仔裤,一个黑衬衣,衬衣不好好穿,衣襟系了个扣子,露着肚脐眼儿。头发很脏很乱,脸也是灰突突的。我说:“夜孤零,你他妈的这是逃荒到此?你的九幽城被攻陷了咋的?”

  “我这是乔装打扮出来的,掩人耳目,最近是关键时期,九幽城有大量的探子。”他说:“大哥,你修为又精进了不少啊!”

  我只能傻笑两声,就听这位夜孤零说:“在阳间太消耗阴气了,只能晚上出来活动,白天藏在屋子里不敢出来。如果能有大哥这样的阴阳体该多好啊!”

  我哦了一声,然后看看自己,心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阴阳体。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对了,明月是你们那里的吧,她是什么体质?”

  “明月是阴阳体,阴体为主,阳体是附属性,和大哥刚好相反。”夜孤零笑着说:“大哥认识本城的追魂使者吗?”

  我嗯了一声问:“你干嘛来了?”

  “我是来找大哥叙叙旧,过两天到了七月十五,我俩携手去地府城参加九城大会啊!”

  我知道,这小子怕我不去,找来了。我可能抵赖吗?我抵赖的了吗?笑着说:“即便是你不来,我也要收拾收拾去找你了。”

  “我也是思念大哥,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故而唐突而来,本来想给大哥带些厚礼,那隐形护身蝉翼宝甲我都拿出来了,结果你弟妹说,大哥是大人物,岂会在乎你这些破烂儿,你带去了倒是显得小气了,也就没拿。”

  我心说,你没拿就别放屁啦。但是我嘴上却说:“不需要,我这里什么都有,走吧,随我回家吧,你我兄弟把酒言欢。”

  夜孤零这孙子真的很虚,我感觉得到,但是这孙子武功高强,我怕他弄死我,又不敢得罪他。怎么办啊我?!好烦啊!

  到了家后,李秀儿出来了,我说秀儿,这是我的兄弟夜孤零,以后你叫夜大哥。秀儿点头叫了一声,夜孤零笑着说:“这是嫂夫人吧,我倒是给嫂夫人带来了一件礼物,是一件护身法器。”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袋,从里面掏出一个墨黑色的手镯。他一撒手,这手镯顿时化作了一只飞舞的灭火鸟。李秀儿一伸胳膊,这灭火鸟便落在了她的胳膊上,之后身体一卷,变成了手镯套在了秀儿的胳膊上。这手镯紧紧贴着秀儿的胳膊,更像是一个图腾。秀儿说:“真凉爽!”

  我一听心说这还差不多,应该是个宝贝,这手镯飞来飞去的,让我大开眼界了啊!这要是搁我刚毕业的时候,肯定吓得尿裤子,真的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这时候我听到老李在书房里的笑声了,他哈哈大笑着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城主大人出城了啊!老夫有失远迎,请恕罪啊!”

  老李出来了,背着手,摇头尾巴晃的样子让我有些难以理解。他这是怎么了?

  夜孤零此时也站了起来,指着老李说:“李逍遥,你怎么在这里?”

  老李点头哈腰说:“城主大人,容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杨落,我的徒弟,这位是李秀儿,也就是你口中的大嫂,是我的女儿,是我和您妹妹生的女儿,也就是说,您的大嫂是您的外甥女。”

  夜孤零听完了脸顿时就绿了,可是真的绿了啊!他咬牙切齿,一伸手愣是拽出一把长剑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拽出来的。老李也不在乎,往后一跳说:“夜孤零,你杀了我容易,但是你想过没有,杀了我,你外甥女就没有爹了啊哈哈!”

  李秀儿这时候呆呆地说:“你就是我大舅夜孤零啊!我娘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