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18章 亲完就跑

第18章 亲完就跑

  “嗯,他们天生就缺少战斗基因,虽然会一些法术,但是很难和人类抗衡,只能是偏居一隅,靠着进献美女维持和平。就算是这样,他们的领地也时常被人类入侵,已经后退了八百里进入了深山。”

  李秀儿哼了一声说:“人类就是欺软怕硬,有本事去挤压妖魔的地盘啊!精灵一族就这么好欺负吗?”

  “人类之所以经常入侵精灵,还因为精灵族有一项特殊的本事,那就是打造兵器,给兵器附魔。比如我这把灵蛇剑,就是红菱的父亲为我附魔的,红菱的父亲是最受尊敬的附魔师。”他说,“很多城都会抓了精灵做努力。”

  这里虽然没有电,没有精妙的机械,没有热兵器,但是我还真的挺喜欢这个世界的。我频频点头,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些基本的认识。知道在这地界里,不仅是有鬼,还有妖魔异族,还有精灵族。这和我们阳间差不多,有人类,山林里有野兽,海里还有各种海兽。不过我最吃惊的是,李红袖竟然是个精灵。

  坐在马车里赶路,时常的撩开帘子看看窗外的风景,还是别有一番情调的。这坐马车虽然颠簸,但是我还真的喜欢这种悠哉悠哉的速度。我睡了一觉,马车停下后,我也随着醒了。

  我问到了哪里了,夜孤零说到了音羽城了。音羽城有双绝,酱牛肉和老干酒。这鬼城的食物我是领教了,奇寒无比。我吃了几口后倒是还能适应,但是李秀儿可就不行了,吃了口牛肉,顿时脸色煞白,浑身发抖。我拉住她的手,一股热量顺着手臂传了过去,她这才好多了。李秀儿随即说了句:“好冷!”

  此时,外面进来一拨人,都是一些老头子。进来后就哈哈大笑,很张扬的样子。就听其中一个老头说:“南宫傲,你还记得第一次你来音羽城和我交手打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时候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了,十八年过去了。我的燕子已经都十八岁了,这怎么会忘记呢?”

  “爷爷,你提我干嘛!”

  我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南宫燕,这个丫头难道也是阴阳体吗?我看了一眼夜孤零,他却转过头说:“别看他们。”

  但是晚了,那个说话的老家伙此时一眼就扫了过来,当他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一步步走了过来,拱手说:“上面的这位小兄弟,好才俊,可否借一步同老夫同饮,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夜孤零这时候抬起头说:“花城主,这位是在下的朋友。”

  这老家伙这才看到夜孤零,哈哈笑着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夜城主。夜城主,恕我无礼,竟然没有看到您。对了,自打令尊修成正果后这两百年里,夜城主又夺了多少土,占了多少地?为九幽城立下了什么汗马功劳呢?”

  周围的人都开始起哄了。有人喊了句:“城主大人,我可是听说夜城主是个靠着卖地为生的败家子啊!是个靠着女人赚钱的小白脸啊哈哈……”

  夜孤零的脸一下就白了,我以为他要发火,没想到他站了起来,说:“我们走,吃饭都不让人好好吃顿饭。”

  “什么叫靠着女人挣钱?”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接着,我看到红菱款步走了进来,她孤傲地看着周围说:“大言不惭,我家夫君英俊潇洒,待人以诚,换来的竟然是你们的嘲笑。我是能赚钱,但我都是夫君的,是夫君教导有方,你们只不过是羡慕嫉妒恨罢了。夫君,大伯,秀儿,我们走,不和这帮俗人一般见识。”

  “你怎么来了?”夜孤零此时的脸红了。

  “我不放心,你一个大男人心粗,照顾不好秀儿怎么办?你看你,带着秀儿吃这种食物,秀儿和大伯是阳体,你要带去上面的人开的馆子吃才行的。”

  夜孤零一拍脑门说:“看看,还是你心细。”

  花城主这时候拱手说:“夫人慢走。”

  “不送。”红菱转身哼了一声,然后小声嘀咕道:“老癞蛤蟆,多亏我家红袖没有嫁给他,那副嘴脸看着实在是恶心,我倒是能理解红袖为什么出逃了。”

  天就要黑的时候,马车行至了风清城,过了风清城再有半日就是地府城,也是地界的都城了。我说这地界也就这么大啊?夜孤零不屑地笑了,对我说:“那是你的感觉,等你真的不坐马车自己用双腿丈量的时候才会知道地界到底有多大,上面有多大,下面就由多大。”

  红菱介绍说,这风清城最出名的就是服务业,地理位置优越,来往客商官员的聚集地。赌场,酒店,妓院林立,无比繁华。我们怎么说也是一城之主,住的不能太寒酸,我们住风清客栈。

  这哪里是客栈,完全就是五星级大酒店啊!开房的时候,红菱就开了两间房,车夫住在了不远处的一家小酒店了。我也没好说什么,就算是这样,好像还花了不少的金子。妈的,这里原来是真金白银的啊!可不像外面,纸票子,要是有点啥事情发生,瞬间就一文不值了。黄金可不同,这是有实际价值的贵重金属。

  我和秀儿稀里糊涂就被安排在了一个大房子里了,进去后,秀儿问我:“舅妈到底什么意思啊!?怎么可以让我们住在一起呢?”

  我说:“这样能省钱,你没看花了不少金子吗?”

  她哦了一声,然后四处看看说:“就一张床,怎么睡呀?”

  我说要不凑合着挤挤吧。她倒是没反对,说先去洗个澡。她洗完后出来,我也去洗了个澡。出来后整好看到服务员来送餐。这顿饭吃的舒服,越吃越热乎,看来这是阳间的食物,也不知道运到这边来快递费多少钱。

  吃饱了,喝足了,秀儿去刷牙,之后对我说:“杨落,我们睡吧。”

  说完脸一红,跑到了屋子里。我心说这是什么节奏啊,这丫头看来是已经熟透了啊,我跟进去,她靠在床头上说:“上来吧,我们挤挤。”

  我上去了,她慢慢拉住了我的说,接着,她说:“你听,什么在响?”

  侧耳倾听,没听到啥。她说:“是我的心,你听,咕咚咕咚,咕咚。好紧张,好害怕啊!”

  我问:“你怕啥啊?”

  她看着我咬咬嘴唇,然后闭上眼缩了下去。她平躺在床上,被子起伏着。我慢慢凑过去,还没亲上呢,这家伙,眼睛猛地就睁开了,射出了一道蓝光,接着,那嘴也慢慢张开了,露出了吸血鬼一样的两个尖牙,别说,还是蛮性感的。但是这不行啊!多亏我摸索出来了办法,给她输入了一股冰冷的内气,她顿时就冷静了下来,开始恢复。

  最可笑的是,她的那个手镯这时候扑腾一下就飞了出来,化作了一只灭火鸟,在她的面前煽动翅膀,凉风顿时就散开了,吹动了秀儿的长发。那种美,难以形容。

  我猛地就亲了她一口,心说来个突然袭击,亲完就跑。她随即就一巴掌抓我后背上了,疼得我揪心。她的眼睛又蓝了,张嘴就咬我脖子。我去他妈的,这也太危险了吧!我不得不立即用那颗冰冻的内丹化作的真气推进了她的胸膛。她呼出一口寒气,随后慢慢倒在了床上。我去!看来我想在她身上占点便宜,那是万难啊!

  灭火鸟继续煽动翅膀,弄得我都觉得屋子里冷飕飕的,很快,灭火鸟飞回了她的手腕。她随后慢慢苏醒,我坐在一旁的椅子里静静地看着她呢。她摸摸自己的脸,之后摸摸自己的胸,又摸摸自己的腿,最后说:“我刚才一激动就晕过去了,杨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说:“没事啊,你这毛病还真的不好治,看来以后我们只能做兄妹了。”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杨落,你帮帮我吧,我想做你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