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19章 黑衣女子

第19章 黑衣女子

  谁不想啊!这么好看,这么纯洁的妹子,谁不想据为己有就是孙子啊!但我还是说:“秀儿,这就是我俩的命!”

  这句话,虽然短,但是这种精炼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充分的透出了一种发自歇斯底里的悲怆和不甘,还透着一种不满和愤怒。可以说是恰到好处。快看,秀儿哭了。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我抓起烟就出去了,这时候出去表示自己很心烦,秀儿因为这个会觉得对不起我,她就会想方设法的来补偿我。这样我是不是就可以很滋润呢?

  出来后靠在走廊里抽烟,突然对面的门开了,南宫燕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看到我后一笑,问了句:“睡不着啊你!”

  我嗯了一声,心说这女的真高啊!腿还那么长,简直是有点畸形。不过有点傻,没那个本事,你去招惹那水鬼干嘛啊?要不是老子,你早就香消玉殒了。“你也睡不着?”

  她嗯了一声,随后问我:“你是九幽城请来的门客?”

  我嗯了一声说:“算是吧!”

  “你是哪个门派的?”

  我眨巴着眼睛说:“好像不知道,师父没告诉我啊!”

  “那么你师父是谁呢?”

  “李逍遥。”我说。

  南宫燕一听就哈哈笑了起来,说:“他呀!就是个老骗子罢了。”随后觉得不太对,立马改口说:“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的门派叫东翼派,也没有个山头,本来有的,结果被你师父输掉了,每次开道教大会,你师父必定是第一个参加,很热情的呢。其实,我还是挺欣赏你师父的热情的,只不过这修为么,……”

  我心说你牛逼什么呀!要不是老子,你早就完蛋了。我说:“东起之翼,如日中天!”这句话是我在老李书房看到的,当时没觉得什么,这时候想起来了。

  “好吧,祝你们如日中天,不过,有点难度啊!”她说完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这个夜孤零,怎么会找你来帮忙呢?对了,好像你们是亲戚是吧?”

  她这顿笑啊!把我笑得都毛了,心说要不是老子救你,你早被水鬼咬死了。我说:“你牛逼什么呀?有本事你别用别人救你啊?”

  “你,你怎么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说。

  她突然一副花痴的样子,看着远处说:“救我的人是个大英雄,年纪轻轻有着超强的修为,我甚至看不透他的修为有多高,看起来只是个小魂师,但是轻而易举就把一百年水鬼给撕烂了。你行么?”

  我说:“那胖猪,有什么可牛逼的?”

  “你再说一遍?我不许你侮辱我的恩人,要不是他,我早就死了。”

  “那么你以身相许那胖猪好了,我就不信你喜欢胖猪,你当自己是高小姐还是嫦娥啊你?”

  “我乐意,你管我呢咋的?我告诉你,我就是要嫁给那胖子,气死你!”

  我心说就算是你嫁给胖子,我生气干啥啊我,再说了,那胖子就是老子。我说:“有本事你发誓,你敢发誓要嫁给那胖子吗?你发誓我就真的服了你了。”

  “发誓就发誓,我只要是有机会,就会以身相许,报答恩公救命之恩,如果违背誓言,天打雷劈。”

  “燕子,不要乱发誓。”

  这老头出来了,花白头发,脸色暗红。他看了我一眼后一拱手说:“大家都是阳间下来的道友,应该互相帮助,你说呢?”

  南宫燕笑着说:“爷爷,这小子说自己是李逍遥的徒弟。”

  “李逍遥收徒弟了?难得啊!李逍遥这个奇葩,收的徒弟还是不错的,不错,年纪轻轻已经有了九品魂师的修为了。”

  “这算什么呀!”南宫燕说:“爷爷,你怎么不夸我一下呢?我都是八品的大魂师了也没见您夸我一下。”

  “那有什么用?毫无经验,上次要不是有人相助,你还能活到今天吗?我看是要带你见见世面才行了。”这南宫傲老爷子对我一笑,抱拳说:“待我向你师父问好。”

  我说:“一定的。”

  这爷俩儿进了房间,我心说你麻痹的,牛什么呀!最受不了这样的嘴脸了,看不起人还要装的彬彬有礼的,虚不虚啊!

  我回到房间的时候,秀儿正坐在沙发里发呆。她见到我进来了,就说:“杨落,要不你别惯着我了,不管我晕不晕,你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好么?好不容易出来了,住进了这大酒店里,氛围多好啊!你说呢?”

  我说,你说什么呢师妹?你当我是禽兽吗?这怎么行呢?我怎么对得起师父他老人家呢?秀儿说,杨落,你真的是个好人。

  我心说,孙子才愿意当好人呢。

  一宿都没睡好,这个难受啊!身边就有一大美女,碰都不敢碰,寻思着亲一下就跑还挨了一巴掌,这妖变的威力也太可怕了吧!看来以后要小心行事,不然真被她一口咬死了冤不冤啊!

  早上起来赶路,我在车里很快就晃悠着了。我是被马蹄声吵醒的,掀开窗帘,正看到南宫燕骑着高头大马前行,她还是穿着牛仔裤,白衬衣,长发绑在脑后,她笑了起来:“东翼派未来的掌门人,坐马车呢呀!舒服么?”

  我笑着说:“如果在上面,你这就是骑摩托车的,我这就是坐奔驰的,你说我舒服不舒服呢?”

  “哦,原来您是在坐奔驰啊,好啊,我俩奔驰一下,看谁先到地府城吧!”她挥了下马鞭子,抽打在了马屁股上。这匹马叫了一声,奔跑出去。

  我对马夫说快点,追上前面的那匹马。车夫说,人家那是大龙马,就载一个人,我们这是黄骠马,拉着一辆车,上面还有五个人,怎么追?大爷,您还是将就点吧。

  红菱笑着说:“和一丫头片子置气干啥?”

  “老子真想开飞机。”我嘟囔了一句。

  一路上没说话,眯着眼睡觉。中午的时候到了地府城下,到了门口,看门的把我们拦下了,要文牒。也就是进京证吧,我们的车夫骂了句:“狗眼看人低,没看到这是谁的车吗?”

  看门的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九幽城夜城主啊!但是对不起,这是规矩,必须要文牒。”

  车夫还要说,红菱说:“我们还没来得及办呢,给我们办一个吧,耽误了开会,谁也担待不起,你们最好快点的。”

  守门的那死鬼一副小人嘴脸,从一旁拿来一折子,写了一些字,盖了印,说:“工本费,三两银子。”弄完还给车上挂了个车牌子。

  我顿时就骂了起来:“尼玛比我天朝还黑。进京证竟然这么贵,我们干脆下车走进去得了。”

  “这位爷,您可别这么说,一般人我们还不给办呢。”

  我伸出头说:“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怕死你啊我这暴脾气!”

  他这才不说话了。进了城,车夫带着我们到了地府大酒店,弄得和皇宫一样奢华。刚走进大厅,我就看到明月和小九出来了,俩人见到夜孤零后说:“夫人,房间都开好了,多亏来的快,不然还真的就没有了。”

  “我早就说过,预定是不行的,必须来人占了,占到了才是我们的,我们不差钱。”红菱说,“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一百年前就让我们露宿街头了,吃一堑长一智,这次绝对不会再被算计了。”

  我说:“预定不给留,砸了它场子。”

  夜孤零说:“够丢人了,如果在这帝都打架,那不是更丢人吗?”

  “本来这群家伙就是想打压我们,我们不能给他们借口,现在一个个的说的还是很好听的,是买我们的土地,如果撕破脸,直接抢就不奇怪了。”红菱对我说。

  突然,身后来了一大票人,带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子,她头发也是乌黑,只有一张脸白的渗人。她昂着头,目光坚定,突然嘴角上翘,微笑了起来。然后张开了胳膊,我看出去,就看到南宫燕从中间的大楼梯上跑了下来,之后俩人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