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20章 永定

第20章 永定

  那个黑衣女子说南宫燕又漂亮了,南宫燕说子雅姐姐又苗条了。然后两个人拉着手上楼。红菱哼了一声说:“这音羽城的花城主搭上了你们阳间教皇的关系,还真的挺有面子的。不过这可不是真交情,这是靠着一副天龙甲换来的交情,看到了吗?南宫小姐身上穿着的就是了。”

  夜孤零嗯了一声说:“我猜这天龙甲就是音羽城的那件镇宅之宝了,也算是下了血本了,这次南宫家一定会偏向这音羽城了吧!不然也对不起那宝贝。再说了,这花家的老二可是这南宫傲的入室弟子外加孙女婿。”

  我不爱听这些,小声对李秀儿说:“那黑衣女子好漂亮。”

  李秀儿掐了我一把,说不许你喜欢她。我心说,我喜欢她你能知道?明月瞪了我一眼说:“当初真该让小九一口咬死你的。”

  我看着小九说:“还真的是你。”

  小九哼了一声说:“你不是说活够了吗?我带你走啊我,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我说:“我说想长命百岁,你怎么不信呢?我说活够了你就信了,你还真的实在啊!”

  “你对我们不尊敬,我就要惩罚你。”

  “尊敬你个鬼,信不信我……”

  李秀儿这时候拉拉我说:“别吵了,你和一妖精一般见识干嘛啊?”

  “妖精怎么了?妖精怎么了?”

  眼看就打起来了,红菱这时候说:“好了好了,差不多得了。我们走。”

  进了房间,这次我还是和秀儿一间房,明月和小九一间房。之后还是服务员送的饭菜,很合口。吃完后,夜孤零过来了,他说:“休息下,今晚大会就要召开了,到时候我们必须要审时度势,尽量维护我们的利益,快养精蓄锐。”

  我心说,老子是被你逼着来的,我这点小本事,来这地府最高权力机构得瑟,那不是找死么?随后一想,既然南宫燕都能来,我为啥不能来啊?底气也就足了一些。

  ……

  吃了晚饭后,我们一行人出了酒店,街上人山人海,这些死鬼一个个看起来欣欣向荣的,过得也是挺高兴的,我心说原来是这样的,大家都差不多,我们怕鬼,鬼也怕我们。很多人看到我后目光都露怯了,走路的时候躲着走,很明显,我是和他们不一样的。

  沿着一条足足五十米宽的城府大道前行,很快就看到了一个大广场,广场后就是城府宫,相当于北京城的紫禁城。我们到了门口后,守卫看了邀请函后,放我们进去了。一条笔直的路上有着一扇扇的拱门和厚重的城墙。两旁是各种石雕,稀奇古怪,什么怪兽都有。可能是这里人信仰的神魔吧。

  这么一直走下去,到了一片宽阔之处,方圆有一公里的一大片空地上,站着无数的士兵。士兵后面是个高台,我们上了高台,再后面就是大殿了。我心说,这可能就是地下皇宫了吧!俗称阎罗殿。

  进去后,大家互相抱拳,之后外面开始有人摆椅子了。摆好后,有人击鼓,大家开始往外走,都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看别处的人都摆着很多的椅子,我们这里只有一把椅子。夜孤零瞪圆了眼睛喊:“岂有此理,礼仪呢?给老子滚出来!”

  这时候一个小太监样子的小子跑出来,夜孤零一巴掌就把他打翻在地:“你他妈的死奴才,快去给老子搬椅子,有几个人给老子搬几把椅子来。”

  “爷,真的没有了,我也没办法啊!”

  红菱说:“算了算了,站着吧。”

  夜孤零一巴掌就把这椅子拍成了齑粉,袖子一挥飘散了出去。那些坐着的人开始捂着鼻子,花城主说:“夜城主,何必呢?和一个奴才较劲做什么呀?你要是愿意坐着,我这把椅子借给你就是了。”

  “花城主,你最好不要欺人太甚。”

  “不知好歹。”花城主哼了一声道。

  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她说:“今天我来主持会议,谁要是有意见可以提出来了。”

  夜孤零一听就要说话,红菱一把拉住了他,小声说:“吾皇老了,这是要培养继承人了。”

  “但她是个女子啊!”

  “女子怎么了?”

  我看花城主也要说话,被南宫傲拦住了,这南宫傲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终于,有不开眼的了,一个中年汉子走出来了,他到了场地中央的空地上一抱拳说:“公主,吾皇是不是有什么不测?”

  “没有不测。”她说的很自信,“你还有问题吗?”

  这男人说:“那么,为什么他不出来主持会议?你一个小女子,怎么能够主持这么重要的大会呢?百年一次,确定世界格局的大会,怎容儿戏?”

  “为什么你认为我主持这会议就是儿戏呢?”她微笑着问:“你无非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好吧,你如果觉得自己比我有能力,我让给你主持。”

  “这……”

  他话音未落,这黑衣女子袖子一挥,顿时一道光刃朝着这男子袭来。

  “城主小心,寒光刃!”他的阵营里有人喊了句。

  这位城主顿时双臂交叉在胸前,大吼一声:“盾!”

  一个气盾在胸前形成,这光刃旋转着,很轻易地就刺破了这气盾,直接打在了这位的胸口上,就听这女子喊了声:“爆!”

  就听哄地一声,这男子身体倒飞出去,直接砸到了台下。他捂着胸口站起来,一拱手说:“多谢吾皇手下留情!”

  夜孤零在我耳边说:“要不是控爆,这光刃很容易就能将他刺穿了。很明显没想杀他。”他叹了口气说,“没想到这姬子雅年纪轻轻,竟然突破凡尘,位列仙班了!”

  我张大嘴巴说:“这,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子吗?”

  “是啊,这就是我们的新主子了。”他带头走出去喊了句:“吾皇万岁!”

  卧槽,还真的是见风使舵八面玲珑啊!接着,很多人开始朝拜了,花城主更是殷勤。南宫傲哈哈笑着说:“新旧更替,天理循环,祝贺子雅姑娘荣登宝座。”

  “南宫叔叔,以后还要你多多帮衬,我们结盟,联合精灵族,共同抵抗妖魔界才是啊!”

  我心说人类就是这样,走到哪里都是斗。人类不灭绝,争斗就不会停止。

  南宫傲哈哈笑着,没有说结盟,也没有说不结盟。他说:“日后再谈,今天是你们的大会,我只是个旁听者。”

  “一百年过去了,我们地府地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大家一定有很多要说的。”姬子雅背着手往前走了几步,“谁先说说呢?”

  夜孤零第一个走了出去,拱手道:“吾皇,我代表我九幽城说几句。我九幽城方圆万里,地大物博,父亲在位之时,疆域和周围诸家都已划定,但是家父问道之后,这群人都翻脸不认,尤其是花城主,强占了我永定城方圆千里土地。知道为什么叫永定城吗花城主,那是家父起的名字,永定,永远安定。我们不想生祸端,边界叫永定,就是为了和你音羽城和睦相处的。”

  “永定以前叫什么你知道吗?”花城主站了起来,“以前叫泰安,意思就是国泰民安,也是我音羽城的边界,是你父亲当年从我父亲手里夺取的,不仅没给银子,还让我父亲供奉了三千美女,三百精灵女眷才肯退兵休战。我这次是花钱买回来的,你明白吗?”

  “两百年前格局已定,是太上皇亲自定下的格局,是你先打破的。”

  “旧格局打破,新格局形成,这有什么新奇的吗?要不是一次次打破旧格局,你九幽城还是九幽镇呢,当年是你爷爷推翻了旧城建立的新城,南征北讨才有的今天的天下。你敢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