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21章 这也能行?

第21章 这也能行?

  我算是听明白了,其实就是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啊!没有实力,说什么都是扯淡,盛极必衰,这也是自然法则。

  “你给了我黄金十万,就买我一座城池,你是不是太贪了呢?我是绝对不会卖给你的,你可以占领,但是想买走,绝不可能,永定的居民永远是我九幽城的居民。”

  “这样下去也不好,对百姓无益,我看,我有个办法解决你看如何?”

  “什么办法?”

  花城主呵呵笑着说:“我们来一次比武,我们赢了,黄金十万奉上,永定归我音羽城。你们赢了,永定归还。”

  我这时候笑着说:“花城主,你好不要脸,永定本来就是我们的,你却拿去当你的赌注了。”

  “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权利么?”

  夜孤零哼了一声说:“这是我结拜大哥,你说有没有他说话的权利呢?他今天也是能代表我九幽说话的。”

  “花城主。”我说,“不如这样,我们用永定做赌注,你也拿出一座城,如果我们输了,永定归你,如果你输了,你的城归我们。”

  夜孤零刚要说话,红菱凑过来说:“就这样吧,反正我们没有控制住永定,除了名分什么都没有了,输了也安定,也算体面,赢了的话白得一城。”

  花城主听完后哈哈笑着说:“那么,我们怎么赌呢?是比试道法还是武艺呢?”

  我笑着说:“你先说你答应不答应再谈比试项目,至于是文斗还是武斗,我都奉陪啊!”

  “我不和你文斗,谁都知道阳间教育发达,我们斗文绝对就是惨败,要是斗武,我就和你赌。不然就这样僵持着也行,对我毫无坏处。”

  我心说,这老狐狸够不要脸啊!我问了句:“不知道我们武斗怎么斗呢?”

  当然是每一方出三个人,打三场。看谁的人站到最后,这是淘汰制,也许一个人就可以打败对方三个人了。

  我说:“也就是说,只要一方有一个最强的就行了是吗?”

  “没错,这是绝对强者的游戏,小兄弟,你敢玩吗?”

  我笑着说:“我觉得还是三打两胜比较好,只要一方赢了两场,就算是赢了。这样比公平一些。如果是这样,我就和你赌。比如我先上场,你们上来一个人,被我打败了,你就要小心点了,再来的人一定要打败我才行,不然输了可就都输了,第三场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了哦!”

  “好,就这样,我们立下文书,这样也能给后人一个交代,以后再因为永定或者泰安有什么矛盾,可以拿出来做证据。”

  我心说,妈的,反正是人家的,拼了。我问夜孤零:“我们这些人里,谁最强?”

  夜孤零看看周围,最后对我说:“你。”

  “不会吧!”我被他的话惊呆了。我最强?“你怎么看出来我最强啊?”

  “你最能喝啊!九幽泉啤酒能喝三杯的,都是大能,不然我和你结拜干毛线啊!”

  我被他气得咽了口唾沫。转过身看到花城主笑呵呵地说:“夜城主,那位小兄弟,你们来,签字画押。”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写上了我——杨落的大名。还是用毛笔写的,多亏我毛笔字还行没丢人,写完后我一抬头,看到了姬子雅,她坐在一张矮桌后面,面无表情,波澜不惊。这字签好后,拿到了姬子雅那里,她看看说:“很好,一百年了,也该有点变化了。”

  她往后一靠,一条腿伸出来,这条大白腿圆润修长,顿时一股清香之气散发了出来,却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寒意。她懒懒地说了句:“看来九幽城是这位杨落代表第一场的,花城主,我想知道,你打算派谁参加这第一场的比试呢?”

  花城主背着手,看看天空,随后淡淡地说:“我们花家人丁还是很兴旺的,只不过老夫还没有子嗣,大家也都知道,当年我那未婚的娘子失踪,我是寻遍了我们幽冥鬼界也没找到。老夫要是出手,又是欺负了这孩子了,我看就忍让我的兄弟,花无悔出场吧。”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了一片唏嘘之声。

  “我呸,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花无悔什么修为?”

  “你别管修为,这次比武可没说是平级比武。”

  “那花无悔可是帝都内的地府宫侍卫长,武道出神入化,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

  我心说,这老东西太阴了吧!听了这话后,就连夜孤零的脸色都变了,他小声在我耳边说:“你,能行么?”

  “不会赢还不会输么?”

  “我就怕你输了命啊!”

  花无悔这时候从后面走了过来,他一步步走过来,样貌英俊,威武不凡。但怎么看都是个道貌岸然之徒,她过去给姬子雅行礼,随后签字画押:拳脚无情,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这都写好后,他对着台上周围的人抱拳行礼,人模人样的。当他看到李秀儿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这狂妄自大的蹬徒浪子竟然一步步朝着李秀儿走了过去,笑着问:“姑娘芳名?”

  李秀儿呵呵一笑:“和你有关系么?”

  “我就是怕你这么早守寡,太惨了,不如等小爷赢了后,你跟了小爷,小爷照顾你,你看如何?”

  “对不起,本姑娘不适应在这阴间的生活,你这鬼东西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李秀儿回答的不卑不亢。

  “没关系啊,我也可以去上面的,不要忘了,我是修行武道的,武道主阳,无坚不摧,唯快不破!”他说着哈哈笑着转过身,对着我一抱拳说:“你准备好了吗?”

  我嗯了一声,心说你妈,竟然用这种办法奚落老子。我说:“你表演完了?”

  “我的表演还没开始呢,我告诉你,等下我要杀了你。”他狂妄地笑了起来,“你要是求我,我可以饶了你!”

  “你有老婆吗?”我问。

  他倒是愣住了,随后淡淡地说:“有,怎么样?”

  “你既然调戏我的夫人,那么把你老婆交出来给小爷我调戏一下,这才公平。”

  旁边开始有人起哄,说:“是啊是啊,这才公平。”

  “你找死。”

  我摇摇头说:“不如我们加个赌局,我们赌老婆,谁输了,就输了老婆。”

  “我要你的命!”

  我哈哈笑着说:“不敢就算了,我可没打算要你的命,你的命在我这里可不值钱。你要是胆小鬼,就跪下磕个头认个错,气势输了也就不需要比试了,回家去热炕头上吃瓜子,抱孩子,和老婆爱爱一下,过你的安稳日子去吧。老子没心情和你这样的小白脸纠缠,比武,比什么呀你?连个比武的气势都没有,必败无疑啊!”

  这小子被我激怒了,彻底蒙圈了。他喊了句:“谁说我不敢赌?我这就和你赌,我和你赌老婆!”

  “你混蛋,我孙女是用来给你赌的吗?”

  我看到南宫傲站了起来,他指着花无悔喊了句。但是夜孤零传音过来了,说南宫傲的孙女南宫燕嫁给这花无悔了,两边都交了八字,就等这场大会过后就举行仪式了。

  “师父,这小子根本不可能赢了我的,等下我宰了这小子,那丫头送您当下人使唤。”

  “我不要什么下人丫头,你这是胡闹。我告诉你,你输不起的。”

  “他一个九品小魂师,我怎么就输不起了呢?我根本就不会输的。”他哈哈笑着说:“师父,你多虑了。”

  夜孤零的声音又灌进了我的耳朵:“这花无悔是南宫傲的得意门生,学到了武道精华,年纪轻轻便有了一品道人的修为。但是武道走的是霸道路线,只要是被他近身,就算是高他两品,都会被他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