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22章 控魂术

第22章 控魂术

  “我告诉你,李逍遥的徒弟不会好惹的,当年老子惹了李逍遥,这家伙没少折腾我。你这狂妄自大的性格,会害了你的。我不管你,你好自为之吧!”

  我心说好啊,众叛亲离了吧。你和我赌老婆,我怕个毛,老子还没老婆呢。我可没说过李秀儿是我的老婆,输了我就说,等老子娶老婆了再说吧。

  没想到,这时候南宫燕走了出来,看着花无悔满眼都是小星星的花痴模样。她说:“无悔,我支持你,这姓杨的小子太气人了,你一定要打败他。到时候,我要那个丫头当下人。我支持你!”

  “燕子,你太好了,我爱你。”

  周围一阵唏嘘。真他妈的恶心啊!

  这场赌局我怕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刚入这门槛,啥也没有,没有名声,没有地位,甚至连一两金子都没有。还真的是个地地道道的贫道。老子真的穷死了。再说了,从上次我收拾那水鬼来看,我还是有些本事的,那百年的水鬼还不是被小爷我轻易就撕个粉碎吗?

  我笑着说:“姓花的,你敢和我签字画押吗?”

  “有什么不敢的,其实无所谓,大家都在这里作证呢,难道这么多人会都死光了吗?”

  这下大家都不乐意了,有人喊:“花无悔,你这是什么话?仗着自己有个好师傅就横行霸道的,你当自己是什么了?”

  “花无悔,你全家都死了,我黑鸦城也不会死一个人。我白斩鄙视你。”

  花无悔也不生气,嘿嘿笑着拱手说:“白城主,我又不是针对您说的这句话。”

  “狂妄无礼的家伙。”这位白斩城主哼了一声道。“真希望你输,到时候看你音羽城的脸往哪里放。”

  花无悔没有再纠缠,谁都知道,嘴皮子厉害能一时爽,没有实力会被人踩在脚下,到时候没有人看你一眼。即便是可怜你,也只是看着你叹口气罢了。最多就是站着扔给你一个窝头,难道还指望有人蹲下扶你起来伺候你吗?

  没错,不论在哪里,都要靠实力说话。

  他走过来,看着我说:“亮兵器吧!”

  我哪里有什么兵器啊?但是咱又不能说没有兵器,我说:“对付你,一双手足够了,我要是用兵器,就算是我输了。你随便用,我不在乎。”

  “好大的口气啊!”白斩喊了句。“不过,我喜欢你的大气,小伙子,你可别大意,这小子那霸王枪可不是好惹的,那可是经过高级附魔师附魔了的。”

  我看着白斩笑着说:“大哥您多虑了,等下这霸王枪就是小爷我的了。”

  “好气魄,要是你能赢了这小子,下来我请你喝酒。”

  “一言为定!”

  花无悔呵呵笑着说:“白斩白城主,要是我赢了,你是不是也请我喝酒呀?”

  “你先赢了再说吧。”白斩指着我说:“你瞪圆了眼睛好好看看,这杨落兄弟虽然表现的是个小魂师,但是你看他肌肉内敛,双眼灵动,体表隐隐约约有灵气环绕。如果我没走眼,杨落兄弟这是在隐藏实力,其真实修为不可估量,我甚至怀疑他一只脚已经迈进了仙班了。”

  此话一出,众人大哗。纷纷打量我,怪不好意思的。我心说扯淡啊,我就是个小魂师啊,不过这样一来似乎能唬住这小子了。

  “白斩,你就别危言耸听了,这小子才多大?年纪和我相差无几吧?还一只脚踏入仙班,他打娘胎就开始修炼也不够时间啊!”

  我这时候来了句:“姓花的,你是来开辩论大会的吗?你到底还打不打了?”

  我此时瞪圆了眼睛,一双手攥着拳头,心说姓花的,你可要讲究点,不要耍无赖啊!我没有用武器,你也不要用武器啊!他刚要开口,就听那边花城主喊了句:“无悔,不要和他客气,用霸王枪,你们二打一,胜负是关键,怎么赢的不重要。”

  “老不死的你住嘴,难道你觉得老子没有武器吗?”我指着花城主喊了句。

  “瞧你穷酸样,外加你那师父的不着调,我断定你没有趁手的武器。”他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家伙,老奸巨猾啊!这花无悔也听他大哥的,一晃手,手里就生出了一杆黝黑发亮的长枪来,这枪头指着我,这枪头自己便会转动,似乎是一个会呼吸的活物一样。

  “这就是传说中的霸王枪!果然是仙级中品的宝物。”

  “好枪,这杆枪已经足以秒杀道人以下修为的人了吧。”

  “简直是耍无赖啊!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

  ……

  反正是说啥的都有,我倒是不在乎,背着手表现的很潇洒,但是这时候我发现,自己有些怕了。这杆枪的气势令我有些心惊胆战,似乎是一座大山戳在了我的面前一样。这杆枪突然呼地一下燃烧了起来,枪身上烧起了橙色的火苗。同时,我的身体似乎有些异样了。体表开始发热,我一看这怎么行?也是要燃烧起来的节奏啊!

  就听这花无悔和我显摆道:“怕了吧?这枪体乃是天外陨铁打造,材料特殊,无坚不摧,又经过李长春李大师将一头火龙的魂魄附在其上,经过认主,现在已经和我融为一体。我看你还是跪下磕头,我就饶了你吧!”

  夜孤零传音:“他说的没有错,那火龙闯进阴界之时已经奄奄一息,被李大师发现。李大师顿时将这火龙魂魄附着在了这杆霸王枪上。这样也算是保存了这火龙的灵魂不灭,也算是成全了这杆霸王枪。之后,音羽城入侵精灵族,发现了这杆神枪,逼着李大师将这杆枪认主花无悔。太卑鄙了。”他接着声音就变的更怪了:“最卑鄙的是,你师父李逍遥竟然偷了红菱带来的嫁妆,火龙胆!真的气死我了,找他要是死不承认,卑鄙无耻啊!”

  我这时候笑着对花无悔说:“你就是个强盗而已,这杆枪是怎么来的还用我多说吗?你抢来的东西臭显摆什么呀你!”

  我努力压制着体内的躁动,用那冰冻能量游走全身,让自己保持平衡,不然要是烧起来,衣服全烧了光着腚可怎么和人比赛啊!我着急了,喊了句:“不要和我讲自己多厉害多厉害了,你要是厉害,过来杀了我好了,我都活够了我。”

  明月喊了句:“你又活够了,我告诉你,我不许你死。”

  这打情骂俏的话,让我心里一暖。内气一松,手呼地一下就烧了起来,随后我急忙控制,这火算是灭了。

  “这是什么?”

  “那是什么?纯阳真火?”

  周围的人都懵了,我看看自己的手,心说纯阳真火?这是纯阳真火?难怪老李用水浇不灭我啊!

  “真人不露相啊!这把火要是碰上我们,那是烧得渣渣都不剩啊!”

  白斩笑着说:“也没那么严重,我们只要注意周身护盾,就不会有问题了。”

  我就是这么一下没控制住手燃烧了一下而已,怎么就这样了呢?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那杆霸王枪身上的火突然熄灭了,之后竟然脱开了花无悔的掌控,腾空而起,垂直落下,叮地一声插在了我的身旁。枪身嗡嗡作响。

  “好厉害的控魂术。”

  “老天,这火龙霸王枪竟然被他控制了。这还是控魂术吗?”

  其实我都不知道是咋回事呢?这变故让所有人都傻了,就连那高深莫测的姬子雅都放下腿,坐直了身体。我一着急说了句傻话:“这什么情况?这霸王枪怎么叛变了啊!”

  众人一听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白斩喊了句:“杨兄弟,你真幽默。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等下收拾了这个小子,我给你摆庆功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