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23章 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第23章 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我哪里是幽默啊!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的啊!偏偏这时候,这杆枪弹跳起来,就像是一条龙一样盘旋了起来,最后竟然趴在了我的后背上,一个女子的声音在我耳朵里响了起来:“老娘总算是找到自己的胆了。原来在你这里啊!”

  我心说你妈,是个女的,这龙是母的,传说中的小龙女啊!她顺着我的身体游走,最后到了我的手里,化作了涓涓细流,融入了我的身体。

  “好强的控魂术。”

  “匪夷所思啊!”

  下面又是一阵惊呼。再看花无悔,已经傻了。张大嘴巴不说话了。台下的南宫傲脸色铁青,他站起来哼了一哼说:“不必比试了,已经输了。”

  我看着花无悔说:“你的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呢?和我装逼?你还不够资格。”

  “我不信,不信你有这等修为,歪门邪道罢了,别想骗我,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我说:“你老念叨这两句是不是想唬人啊?!是不是想让人留下印象,听到这句话就闻风丧胆啊?”

  他喊了起来:“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身体顿时变得虚幻了起来,围着我旋转。但是也许是怕了我了,并没有近身。开始的时候我还真的看不清他。可是也就是片刻,我就熟悉了。内力运在我这天眼上,紧紧盯着,感觉着他的轨迹。他来的很突然,一掌拍在了我的后背上,但这是虚招,毫无力道,是试探我呢。

  “虚招,杨兄弟,好眼力。这也敢硬接。”白斩喊道。

  我心说去你妈的,哪里是硬接啊!老子根本没反应过来,还真的是唯快不破啊!接下来,他又开始寻找机会。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行动越来越慢了,我的眼力和大脑的反应速度迅速爬升,他倒是成了帮助我锻炼的催化剂。这时候,我看周围的人们行动就像是慢动作一样。

  看吧,这小子又来了,这次可是实打实的一拳朝着我胸口来了,这一拳要是打实了,估计我的命也就交代这里了吧!我听夜孤零喊了句小心!

  我只是微微一笑,一伸手就抓住了这小子的脖子,身体一闪,躲过这一拳,随后双手握住这小子的脖子,抡起来直接砸在了地上,这石板地顿时砰地一声被我摔出了一个大坑。我用袖子赶着灰尘,咳嗽着说:“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咳咳咳,呛死小爷了。”

  姬子雅这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她呵呵笑着说:“好一个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啊!杨落,我低估你了,看来夜城主找来的帮手确实不俗。但是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实修为吗?”

  我皱皱眉说:“九品魂师!”

  “也罢,看来你的修为和女人的年龄一样,都是需要保密的啊!”她说完对我妩媚地一笑,又坐下了。

  我都忘了,但是白斩替我想着一件事呢。他喊了句:“这下好了,以后见到南宫小姐,我们要称之为杨夫人了,这花家已经把南宫小姐输给了杨家了。”

  南宫燕这时候跑出来喊了句:“我不会嫁给这个无赖的,你们别做梦了。”

  南宫傲站了起来哼了一声,他红着老脸一挥袖子说:“告辞了。”

  他的身体就像是瞬移一样,拉了南宫燕,身体开始变得虚幻了起来,最后,两个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白斩笑着说:“看来这南宫老爷子的虚空术已经炉火纯青了啊,只不过太没眼光了,找了这么个徒弟。”

  此时,花无悔从乱石堆里爬了出来,衣服都割烂了,浑身都是伤口,他大声喊了句:“我没有输,我不会输的。”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说:“老大,你赢不起,难道你还输不起?”

  他刚要和我喊,我一脚就踩住了他的后脑勺,把他踩在了脚下,我笑着说:“刚才花无悔是还没输,不过现在,他输了。”

  都被人踩在脚下了,他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用拳头砸地板了。花城主喊了句:“我们这一局输了,不过还有两局,明日再战。还请杨兄弟高抬贵足,放了小弟。”

  我放开花无悔,很快就被花家的人抬走了。而此时,我阵营里的人沸腾了,尤其是夜孤零,他哈哈笑着跑上台,对大家拱手笑谈,对祝贺声表示感谢。最后他说:“我,杨大哥,我们生死之交,患难与共。请大家在这里做个见证,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好,义薄云天!”

  我日你姥姥,谁和你同年同月同日死啊!你这算不算是绑架我啊卧槽!

  姬子雅这时候懒洋洋地站了起来,举着手说:“我看今天的大会就开到这里吧,明天我们继续,都散了吧!对了,夜孤零,你就住在这城府宫里吧,免得来回跑着麻烦,听说你们住的酒店可不宽敞。”

  “多谢吾皇!”夜孤零赶忙拱手。

  大家都散了,很多人都留下了没走,而是随着宫女走进了梅苑。这个梅苑据说是招待贵宾的皇家客房,是个很大的院子。大家在这里开怀畅饮,很多人都在说着这花家的不是,都是系数自己在花家吃的亏,这花家嚣张跋扈,大家都表示反对他。

  但是我知道,一定还有一拨人去了花家,表示支持花家,反对九幽城的。事情就是这样,不可能谁都喜欢咱的。白斩这个人却只是祝贺,没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他一直让我喝酒,喝酒,直到喝醉了才罢休。最后他笑着说:“杨老弟,你那控魂术简直是神话了啊!我自叹不如啊!”

  我晃着手说:“我哪里会什么控魂术啊!都是雕虫小技罢了。”

  我虽然迷糊了,可不傻。底牌是不会轻易示人的。咱虽然没混过这修道的世界,难道还没看过小说吗?白斩是个识趣的人,也就不问了。一直到了天亮,大家才纷纷离开回了自己的住所休息去了。

  我刚倒在床上,突然就觉得旁边的桌子前坐着一个人。“见到本小姐来了,也不起来欢迎下吗?”

  我坐了起来,一眼就看到了姬子雅,我揉揉头说:“喝得太多了,不知道女皇来了。”

  “叫我子雅就好,我是女皇,但是我是阴间的女皇,你是阳间的人,你可以随意称呼我,也可以叫我子雅姐姐。”

  她缓缓站了起来,看着我说:“你是个奇怪的人呢,刚才喝了我那么多至阴至寒的佳酿,竟然还能睡得着,难不成你真的是深藏不漏?”

  她说着就站了起来,朝着我走了几步,我吓得往后闪,心说这女的这是要干嘛啊!她笑了:“我不会害你的,你跑什么呀?”

  我坐直了,她一屁股就坐在了我的身旁,看着我说:“怎么?对我还这么戒备?”

  “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喝多了,头疼。”我向一旁挪了挪。因为我挨着她坐着,真的觉得太冷了。以前和明月接触,小腹里就像是有个冰坨子,挨着她,好像我都快变冰坨子了。

  “没什么,姐姐就是觉得无聊,过来看看你。”她朝着我这边蹭了蹭,然后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腿上。“你要是不愿意,我回去就是了,明天怎么比试,你心里有谱了吗?我想,花家可能要把他家的老古董给请出来了吧!这关系到大片土地,可不是输赢那么简单。”

  “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更有潜力,花家年轻才俊今日战败,今后东山再起就难了。而你很可能顺势崛起,成为我的得力助手或,或是,或是合作伙伴,亦或是双修道友。”

  她突然用胳膊抱住了我的脖子,我顿时就觉得寒气侵袭了我的内脏,就像是结冰了一样,还好,体内一股热流迅速驱走了这寒气,我说话的时候,都是雾气。笑着说:“仙子都是你这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