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26章 上东翼

第26章 上东翼

  上了动车,一路到了成都东站。下车后我拿出手机给老李打电话,老李说出摊儿呢。我说老李出事了,你还有心思出摊啊!老李说出什么事儿了?是不是秀儿怎么样了?她又杀人了?

  我说这就去找你。我俩又打车到了南玻小区门口,老李正戴着个老花镜拿着搓弄车胎呢。老手老脸都很粗糙。他看看我们说:“不是挺好的么?出什么事了?”

  李秀儿哈哈笑着说:“大喜事啊!杨落打败了花无悔,赢了花无悔的老婆回来。哦,对了,就是南宫燕。现在这个南宫燕名义上是我们杨落的媳妇了呢。”

  这话一出,老李顿时愣住了,手一哆嗦,钢锉掉在了地上摔了两半。就是这么寸,哦不,也许是老李手上用了暗劲。他眨巴着眼睛想了很久,最后问:“说的是真的?我想知道,南宫燕是哪个南宫燕?是青城山那个南宫家吗?”

  李秀儿说:“她爷爷叫南宫傲!”

  “这老东西,奸诈的小人,当年和我耍诈,扮猪吃虎,赢了我的山头,无情地把我赶下东翼山,成了他家的后花园。”他老泪纵横起来,“从那以后,我只能流浪在这高楼大厦之间,山林再无我立足之地了。东翼派也搬到了新光华街68号3栋2单元2601房间,悲哀啊!”

  之后老李看着我说:“你知道吗?东翼山啊,整整一座山外加山下千亩良田,只给了我三千万啊!你让我怎么和我仙去的师父交代啊!”他随后突然笑了,“这下好了,我的宝贝徒弟给我出气了,我们去迎娶南宫燕,手里活干完了,我们就出发,你先去理个发吧!”

  我也明白,自己这头发挺长的。但是根据物质和能量的转换理论,说是能量能变成物质,物质也能变成能量,核动力就是这么来的,但是我怎么也没能把头发缩回去变成能量。没办法,还是去了路旁花了20块钱理了个发。

  出来的时候,老李正在和秀儿收摊,秀儿的装扮真的很好看,引来了很多姑娘询问,姑娘们一看这做工都喜欢的不行,问价钱什么的。之后纷纷要求和土豪秀儿做朋友。我心说别傻了,妖变的时候一口一个全咬死。

  收了摊儿,回到家换了一身衣服。白衬衣,黑裤子,黑皮鞋擦的铮亮,李秀儿还给我喷了些香水。我们开上卡宴直奔都江堰。到了青城山的时候刚好是中午,这是一座开放的圣地,游客络绎不绝的。我们开着车开始往上走,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路,路旁有牌子写着游客止步,还有保安在一旁的亭子里看守。

  我们要进去,保安跑出来拦着。老李骂了句:“你他妈的有眼睛吗?这是你家姑爷来了。”

  保安懵了,挠着头问啥是姑爷。我就说,姑爷就是你家小姐的丈夫,你家姑娘的爷,知道爷是啥意思吗?可不是老汉儿(四川人管爸爸叫老汉儿)的老汉儿,是贝勒爷的那个爷,姑娘的爷,姑娘的丈夫,明白了吗卧槽,跟你说话真他妈的费劲。说白了,我是来接南宫燕回去过日子的。

  这保安这下懂了,说:“你早说南宫燕是你老妮儿我就懂了噻!”

  他开始打电话,我心说要是不让进我就闯进去,你们一个破保安,还能有枪打我轮胎咋的?

  没想到过了也就十分钟,我们被放进去了。车往前开,绕过了青城山就是东翼山,青城山是用来挣钱的,东翼山才是居住的圣地。我家老李顿时老泪纵横,看着窗外说:“三千万,一座山,千亩良田,这该死的南宫傲,这下我所有的气都出去了。”

  汽车听到了一座很豪华的宫殿前,我抬头看看,一块金子牌匾,写着东翼宫。老李下来就跪地上喊着师父我该死,老泪纵横。起来后擦着眼泪。我看到南宫傲哈哈笑着出来了,快步的,还没穿鞋,一边走一边拱手说:“听闻李道长,李掌门来了我青城后山,我是鞋都没来得及穿就往外跑啊!失敬失敬!”

  老李在我耳边说:“你看这老家伙虚不虚?太能装了。”

  “这是和三国演义里学来的,假情假意的。”我说。

  “起码表明了一种态度。”老李说完擦了把老泪,拱着手说:“南宫掌门,我们有二十来年没见了吧,那时候好像还没有南宫燕那丫头呢吧!”

  “是啊,那时候李掌门还是个帅小伙呢。”他一伸手让出路来,“请进。”

  我们走进大殿,上座。这大客厅低调奢华有品位。家具都是金丝楠木的,地上铺的都是老虎皮之类的,不是什么地毯。摆的都是元青花,挂的都是名字画。南宫傲摸了下自己花白的头发说:“怎么样,还是你走时候的样子,甚至经我这么一规整,更新了一样。对了,那个挂扇是我新买来的,你看怎么样?”

  老李摆摆手说:“我不是来故地重游的,据说我徒弟从那什么狗屁花无悔手里赢了你家小姐,我是来迎娶小姐过门的。”

  “这个啊!李掌门,到了中午了,我们先吃饭吧!对了,你老李喜欢吃肉喝酒,我特地准备了山珍海味和各地名酒,汾酒,二锅头,西凤,老白干,五粮液,还是泸州老窖特曲?或者是茅台呢?”

  “南宫傲,你别想再灌我了,当年要不是你把我灌多了,这东翼山能成了你家后花园吗?”老李心里一定很不舒服,他哼了一声说:“不墨迹,把小姐交出来,我带人回我的东翼派去举行婚礼入洞房,给我东翼派传宗接代。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那倒不是,只是燕子不在家,出去云游去了。”南宫傲看着我说,“上次回来心里闷闷不乐,说出去游玩,不定什么时候回来。”

  “老狐狸,你耍什么花招?出去游玩?我看就在这后院了吧!我们要进去找,找不到就等,等不到就等一辈子。”老李呼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往后院闯。

  有那小道童拦着,南宫傲喊了声:“不得无礼,这是李掌门,东翼派的李掌门,故地重游有何不可,都让开,对了,李掌门要住下,你们去收拾客房,对了,要上等的客房,没明白么?快去呀!”

  小道童哦了一声就跑了,我和李秀儿互相看看。李秀儿趴在我耳边说:“这老家伙是要耍赖啊!”

  她说啥我倒是不在乎,关键是这香气喷在了我的耳朵上,顿时我就觉得身体燥热,小腹抖动,一团火开始燃烧,身体立马就有了反应。我看着李秀儿说:“咱能不能不要这么近啊,你哥哥我把持不住把你那个了算谁的过错啊!”

  “你敢,你要是敢,我就剪了你。”她说完小脸一红,低下头去。

  我们进了后院,老李直接就奔着后面去了,进了个小拱门,右转又是一道门,进去是个园子,里面种满了桃树,中间是一条小路,老李奔跑过去,喊着:“这园子本该是我家秀儿的啊!”

  这里简直真的是太美了啊,树林中间是一条小河,木桥架在其上。水质清澈,金鱼在里面游动,有鸟儿在周围欢唱,后面是个古色古香的小阁楼。有两个女孩子在院子里摘桃子呢。见到我们就喊了句:“哪里来的野人?快出去。”

  老李也不管,一路闯进了阁楼,进去就喊:“南宫燕!”

  那俩丫头跑进来喊了句:“我家姐姐出去游玩了,你们是什么人?”

  老李这才信了,走出来哼了一声。南宫傲这才从外面进来了,让下人该干啥干啥去,对老李说:“以前你就不信我的话,现在还是不信我的话,这可如何是好,我说燕子出去游玩就出去游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