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29章 龙道

第29章 龙道

  我很激动,开始擦眼泪。这时候就听天琴喊了句:“好舒服啊,这一觉我们睡了多久了?”

  “我怎么知道。”我在心里默念。

  她一闪身就跳出来了,看着周围说:“他们是不是觉得我们死了?这都是什么呀?”

  “你不懂,这是文化。”我说。

  天琴这时候看看自己的衣服,之后过去摸摸充气媳妇的衣服,说这材料很好,是真丝的。她让我转过去,我就转过去了。她说好了,我就转过来了,发现她穿上了一件粉色的短裙,黄色的小上衣。她在我面前转了一圈后说:“怎么样?”

  我顿时就擦鼻血了,心说你要不是个鬼,我立马就上了你。她指着我哈哈笑着说:“杨落,你真色!”

  我开始内视自己,发现经脉比以前宽阔了不少,内气更是比以前更加的精纯雄厚,尤其是每次我一想到那两颗星球一样的内丹,心里就有莫名的冲动感。就会去试着寻找那两个狼群。

  这两个狼群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每个上面都有七匹小狼,平时看起来可爱极了,但是凶残起来令人生畏。尤其是那寒冰星球上的,捕食的场面无比的血腥,吃完后,白狼都会变成红色的,之后大家互相舔对方的皮毛,一直舔到干干净净为止。

  这些对我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我根本就不得而知啊!

  天琴这时候似乎也发现了,她惊呼了起来:“我的天,冰火狼灵!杨落,你发达了啊!”

  “冰火狼灵?”

  “没错,这是天地灵气孕育而出的冰火狼灵啊!我的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到底是谁呀?你发达了,我也发达了,你这丹田内就是一方天地,有着源源不绝的能量啊!”

  “我以前就是个小药罐子啊,从出生到十八岁就一直吃药,不吃药就会被冻僵,是爷爷一直守在我的身边为我熬药,爸爸是个列车乘务员,妈妈是个高中教师,还有个妹妹,这不是超生,因为我身体不好,医院说我活不过十岁,所以才有了我妹妹。但是我活下来了,就是这么简单啊,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冰火狼灵是什么东西。”

  天琴哈哈笑着说:“杨落,今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今后我跟定你了,跟着你,我也许有一天能够塑造金身,不,我们一起锻造金身,不死不灭。”

  “你疯了吧你,我可没那个本事。不过,纳兰英雄,我一定要找他报仇,抓我心爱小师妹,羞辱我的师傅,抢走我的女人,还宰了我。简直是不共戴天啊!”

  “中玄城可不是那么好惹的,那不是凡间的范畴了啊!大家只闻中玄城的声,但没有任何人知道中玄城的形,它在什么地方,更是无人知晓。也只有教皇,能通过信使和中玄城联系上。”

  我哼了一声说:“有信使就行,不过,我们最要紧的还是要抓紧提升实力啊!没有实力,找到了还不是去送死么?我要试着修炼下,看看能不能冲破魂师瓶颈,成为一个大魂师。也许成为了大魂师,就有能力和中玄城抗衡了吧。”

  “杨落,中玄城的人都是仙人的存在,背后还有真人老祖在撑腰,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大魂师,到了他们面前,和那天我们遭受的劫难没有区别。人家一根手指就能轻易致你我于死地的。不过怎么也要修炼啊,我本来有能力和他们一战的,只可惜,我没有了本体,现在的能力还不如以前的十分之一。”

  我嗯了一声说:“看来,我们要卧薪尝胆,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东起之翼,如日中天!”

  我也不懂什么修行法门。贫道可以说有点呆,修炼也只是让真气在体内不停地转来转去。不过这有个好处,虽然不能晋级,但是就这样周而复始地重复着一个动作,倒是能令我对真气的掌控得心应手。

  就这样,我傻呵呵地运行了真气长达一个月之久,根本停不下来。并且乐此不疲,有点二。

  “你每天这么运行真气不烦么?”天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在一旁蹲着看着我说。

  我张开眼说:“我不会干别的啊!根本啥也不懂,只能悟到这个了,运行起来就上瘾,根本停不下来。”

  “我也不懂你们人类的修炼方法,我也帮不上,但是我有一套修炼的办法,你要不要听听?就是不知道适合不适合你!”

  我说适合不适合,我们试试就知道了,有总比没有强。

  她说:“我们的修炼方法是龙道,是比你们的武道还要霸道的修炼方法,靠的就是强健的体魄,由外而内冲破玄关,要扎扎实实,一步步来。看你的身体条件还算是可以,勉强有我们百分之一的水平吧。你可以试试,行不行的再说,反正总比你闲着没事儿运行真气做大循环强吧!”

  我说这就开始吧,她说这里不行,你需要一个宽敞的地方才行。至此,我才爬出了坟墓,回头看看,老李真的舍得下本钱,愣是给我建造了一个大院子,坟墓修的和宫殿一样,我爬出来的时候是晚上,盖上了地宫的入口后,我很激动,这坟墓,简直就是宫殿啊。

  我说:“没想到我活着的时候买不起一间房,死后能有这样的待遇这样的福利。”

  至此,我就在这后山的峡谷里住了下来。这里无比安静,是一片禁地,倒是没有人来打扰。

  这龙道的训练方法不是很复杂,就是让我背着大石头在山林里奔跑跳跃,扛着大木头从山顶奔跑而下或奔跑而上。开始的时候,贫道还真的不知道摔了多少次。我有力气,但是这平衡太难掌握了,有一次我一下从一座悬崖上摔下去了,本以为自己要死了,结果摔在下面一块大石头上,我没事,只是皮肉伤,石头碎了。从那以后,我胆子就大了,身上的伤逐渐增多,每天回来都疼得哎呦哎呦的叫唤。

  冬去春来,百花盛开的时候,我身上的最后一块瘀伤总算是没有了,我也有几个月没有摔倒了。此时的筋骨可以说就像是铜铸铁打的一般结实。我摸着自己的胸口,那个水鬼抓我的那疤痕还在,我一摸到这里,就会想起那南宫燕了,这个死丫头,绿帽子算是给我带的实实在在了啊!

  我的基础打的自己认为很好了,但是天琴还是说,太慢了,差远了。真的太逊了,差的太远了。

  她这么说,我就更加的努力。每天都拼了命的扛着原木在山林里奔跑,身上的衣服已经烂了,只有腰里还围着一块布条,看起来就像是个野人一样。我渴了就喝湖水,饿了就抓了水里的鱼来吃。日子倒是过的自在,每天这么训练,倒是也有希望。但就是摸不到怎么晋级的法门。

  每天回到坟墓里的时候都会累的趴在地上,根本不想起来。倒是床都省了。地宫里那张床上有五个充气的媳妇,根本就没用上,累傻了谁还记得起这事儿啊?地宫修建的很奢华,还有通气孔,所以住在里面还是很舒服的,防水做得也很好,在里面生一堆火根本就不觉得潮湿。

  我趴在地上睡觉的时候,天琴就会躺在床上,抱着那些充气媳妇睡觉,她说不抱点东西睡不着。

  这天我实在是练烦了,中午的时候回到了地宫里,往床上一趟,叹了口气,随后坐起来说:“你说怎么就还不晋级呢?这都多久了?不就是个大魂师吗?有这么难吗?”

  天琴笑着说:“每一次这种跨级的突破,都是需要机缘的,没有什么口诀,也没有什么窍门,到时候了,就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