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30章 最炫民族风

第30章 最炫民族风

  我闭上眼,又是运行我的大循环。突然就觉得丹田内抖动了一下,我明显感觉到天灵处灼热起来,接着开始膨胀,就像是气球一样越来越大。我心说:“来了啊!”

  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是有一种坚定的信念和感觉,那就是,这就是我想要的那种突破的前兆。

  接着,就听身体周围嗡地一声震荡了出去,随后平静了下来,我就觉得一下气轻盈了不少,伸手一抓,顿时那杆霸王枪就到了我的手里,我挥舞了一下,一股劲风就扫了出去。我骂了句:“妈的,原来突破的感觉这么爽,这是绝对会上瘾的好不好!”

  天琴说:“看来,我们可以去行走江湖了,在这里,再练下去就是耽误时间了。”

  我还记得一件事,就是南宫燕和水鬼打架的事情,很明显南宫燕修为还是很高的,无奈的是,她险些就被水鬼给咬死。等级这东西有时候是很虚的,只有在战斗中成长起来才是很重要的,才会有生存力。这个道理,很多人都知道。

  此时的我身无分文,邋里邋遢,坦胸露背,无奈之下,扯下了充气媳妇的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大家也知道,这些衣服有点潮,上衣是护士服,下面是齐比小短裙,总比不穿好吧。我把齐比小短裙从中间剪开一段,撕了布条系上,那就是大裤衩子了。

  我走在成都的街上,回头率百分百,当我的脸骚得通红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低着头坐在了路旁的树下。很快,有好心人开始给我扔钱,这让我想起了苏乞儿来。我摸摸自己的头发,抓抓自己的衣服,心说有钱了我要理个发,换身衣服。

  我旁边不远处是个超市,超市前放着很多的小孩子玩的那种游乐车。这种车扔进去一块钱,就会不停地前后拱耸,和爱爱一样的动作。还会放着一些歌曲,大多数是儿童歌曲,挺好听的。

  一个孩子静静地坐在上面,这是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手里抓着一把硬币正往里面扔呢。路上一个大妈走到这里后转过头看着她,说了句:“这是谁家孩子啊?怎么没有大人看着啊!”

  她刚要过去,这猛地一转向就被一个玩轮滑的给撞倒了。这玩轮滑的小伙子立即问了句:“大妈你没事吧!”

  这大妈抬起头看看小伙子,说:“你怎么撞人啊!快叫救护车,去医院。”

  小伙子一听就傻了,说:“不就是撞一下吗?去什么医院啊!你这不是小题大做吗?你在自己家不小心倒地上了也要去医院吗?”

  此时那孩子拿着个硬币就插进了那游乐车里了,这游乐车嗷地一嗓子就开始唱起来: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

  这大妈顿时也不在地上坐着了,直接站了起来,然后扭了扭屁股说:“没时间和你扯淡,我还忙着呢。”一边走一边还扭了两下,也是根本停不下来。

  这小伙子都惊呆了,转过身看着那小孩子竖起了大拇指来。那孩子倒是淡定,只是静静地坐在车里,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这小伙子滑着轮滑就走了。

  这小姑娘手往旁边一扔,就听哗啦一声,一把钱落在了一个桶里的声音。我慢慢站起来,走到那边看了下,在旁边确实有个铁桶,足足有一尺高,里面有多半桶的硬币,我心说这孩子家是开公交公司的吗?怎么这么多硬币呢?

  这孩子看看我,随后站了起来,下车去拎硬币。她根本拎不动,看着我说了句:“你就不能帮帮忙吗?”

  我拎起来了,她捂着小嘴扑哧笑了下,虽然背着手往旁边的小巷子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杨落,原来你没死啊!他们怎么说你死了呢?”

  此话一出,我惊呆了,心说这小家伙到底是谁呀?好像我不认识她啊!我这天眼使劲看,总算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她体外隐隐约约包裹着一层紫色光芒,和明月的类似。但她绝对不是明月啊,明月可没这么粉嫩。我说:“小姑娘,蜀黍能和你借点钱吗?”

  她看看我,随后低头看看那一桶硬币说:“这是我全部家当,你要是用,要省着点。”

  我这时候想起了我租的房子来了,那里不是还有我的衣服什么的吗?我去了公用电话,给房东打电话。房东说杨落,大晚上的你给我打电话干啥啊?我说你的房子租出去了吗?

  “杨落你脑袋有病吧!我把房子租给你了,我还能租给别人吗?你的房子要到七月份才到期呢。”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我这才明白,老子其实死了也没多久。所有事也就是从去年国庆节到了现在,大概是半年时间吧。我随即带着这小丫头去了南玻小区,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才到了,这丫头也不嫌累,就在我身后跟着,到了门口,我让看门大爷给开锁的打电话。看门大爷看了我很久才认出我来了,惊讶地说:“杨落,你半年跑哪里去了呢?”

  我说去徒步旅行了,捡了个孩子回来。看门大爷仔细看看那丫头随后说:“我看怎么像是这孩子把你捡回来了呢?看看你造的,和叫花子差不多。”

  看门大爷从电话本里找到了开锁的电话。开锁的电话有个规律,后面三位数都是带110的,好像这样就能增加信任度一样,其实没必要,不就是个电话号码么?你尾数是110难道就和警察与亲戚了?你要是偷东西,警察照样抓你。我也不会因为一个电话号码就增加对你的信任。

  开锁的张嘴就要100,我好说歹说讲到了60。他这才帮我打开了门,还问我换锁芯不,40。我说必须换,凑一百块钱的。换完了后,我从那一桶钱里给他数了一百块钱。这孙子很不高兴,我说你拒收人民币犯法,信不信我报警抓你。他这才唧唧歪歪抓了钱塞工具袋里走了。

  我对那孩子说:“你也找到我家了,干脆你打车回去吧,过些天你来找我,我会还你钱的。”

  心说明天见到老李,我就和老李要钱。这孩子却说:“我没有家,我一个人生活。”

  这下我蛋疼了,她说父母双亡,自己被叔叔收养。结果婶子老打自己,自己就拎着以前积攒下的零用钱出来了。我说太可怜了,你干脆就住在我这里吧。

  我让这孩子睡卧室,我就睡在了沙发上,在半夜的时候,我被这孩子的笑声惊醒了。这孩子在屋子里自言自语,还发出了得意的笑声。这笑声在这宁静的夜里显得有些诡异。卧槽!我抽了一支烟,她足足笑了一支烟的功夫,这丫头这是做梦呢还是发神经呢啊!我又不能进去看,就在外面听了一阵子,最后拿枕头盖在脑袋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小区门口找老李了,结果老李根本就没有来。我问看门大爷,看门大爷说老李已经有半年多没来了,可能是死了吧!我心说老李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死的。

  我随即就带着那孩子去了老李的家,敲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个男的,四十多岁,看着我说:“你找谁呀?”

  我说:“老李呢?”

  “你是说老李啊!老李半年前死了儿子,房子就卖给我了,钱都给他儿子修了墓地,现在老李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啊!要不你打他手机试试吧,我有他的手机号。”

  我说不用了,就退了出来,回到南玻小区门口,我用看门大爷的电话打了老李的电话,是空号了。我心说老李,你太够意思了,但是你去哪里了呢?

  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直花人家孩子的钱,挺过意不去的。想着仅仅半年过去了,怎么变化这么大呢?我这时候想起来一个人,就是梅芳,心说她应该还在吧,那么大一公司不是说扔就扔了的吧。我实在不行就回去上班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