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31章 我的同事都是鬼

第31章 我的同事都是鬼

  我先是在门口让一个大爷给我理发,刮了脸。然后坐在那白布围成的棚子里发呆了一阵。随后还是去借了看门大爷的电话,打了梅芳的手机。她接了,说了声你好。

  我说:“梅总,是我。”

  “杨落!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半年了,你跑哪里去了啊?”

  很明显,她还不知道我死的消息呢。但是我看看旁边这死孩子,她怎么就知道我死过了呢?我还以为我的死上了新闻了呢卧槽!

  “你说话呀你!”

  “我,我想回去上班,可以吗?”

  “好啊,欢迎啊,热烈欢迎啊!你是不知道,你辞职后,李红袖自杀了,我一下就损失了两员大将,这半年业绩连连下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你赶快回来吧,我都等不及要见到你了。”

  我说自杀了?心说当着孩子不说这个了。又说,我这就过去,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看看身旁那小丫头说:“你叫什么名字?”

  “瑾瑜,李瑾瑜。”

  “今世所覩,怀瑾瑜而握兰桂者,悉耻为之。是这个瑾瑜吗?”

  “杨落,你好有学问啊!”她抬头看着我说。

  “你怎么认识我的?”我问。

  “以前我见过你,我妈妈是你的同事。”她说。“我去找我妈妈的时候,问过我妈妈你是谁,她告诉我的,你是杨落。”

  “你妈妈是谁?”

  “李红袖。”她叹了口气说。“很可惜,我妈妈死了。成了飞灰,好恐怖。我妈妈临死前让我逃,说让我去找你,说你能照顾我。”

  “撒谎不脸红,李红袖又没有结婚,哪里来的这么大孩子?”

  “杨落,女人生孩子和结婚没关系的,女人生孩子很简单,和男人只要那个就可以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娘希匹!这孩子知道的太多了。我站起来,说走吧。她小手从口袋里捏出了四个硬币。我俩就这样坐车到了公司楼下,进了电梯间的时候前面有个女孩子进了电梯,进去就紧着按关门,门就关了,我心说你真奸啊!你等我两秒会死?你这样的女孩子还能有什么大出息啊!

  我非不让她跑掉,两步跑过去把胳膊伸出去挡住了电梯门。电梯门咣当一声又开了,我拉着瑾瑜进去了。这女孩子挺不乐意的还,我心说你有啥不乐意的啊!电梯却没有上行,而是向下走了。我心说着急吧,有毛线用,都没看是上行下行就进来了。到了B1,又上来一大姐,打扮的挺妖的,她刚进来,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子凉气。随后就看到在电梯的一角背对着我站着一个男人。他一直在那里对着电梯角偷笑。嘿嘿,嘿嘿,嘿嘿,就这样笑个不停。

  别人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啊,这是鬼啊!我左右看看,搂紧了瑾瑜。瑾瑜却不在乎,她只是抬头看看我,好像她也看到了这个男人了。这个男人笑了一会儿,就转过身来了,低着头,我也看不清他的脸,他开始摸那大姐的胸,这大姐似乎是感觉到了不对,呼吸有点急促了,大腿夹得紧紧的。电梯门这时候开了,这大姐出去了,这鬼也要出去,我一把把他拉了回来。这才看清,尼玛,这不是患了脑出血那老骗子吗?

  老骗子这时候瞪了我一眼,说了句:“杨落,你就不能不坏我好事吗?”

  我惊呆了,说:“老不死的,怎么是你啊!”

  再看那女孩子,吓得抱着自己缩墙角去了。很明显的,她只能听到我说话,是听不到这老骗子说话的。我心说,吓死你,谁让你刚才不等我的?

  “大哥,大哥,我错了,你别吓我了。”她说。

  我没搭理她,心说这吓人的办法不错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想起来这个办法呢?

  老骗子嘿嘿一笑说:“那俩勾魂使者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我趁着他们不注意跑出来的,到了阴间我就回不来了啊!我可没本事靠着至阴之体划开虚空回到这花花世界。”

  “是吗?老骗子,你行啊你!”我拍拍他肩膀。

  电梯门开,那女孩子抱着包就跑出去了。我看着这老骗子说:“你他妈的回来就干这事儿啊!你追着那女的干嘛啊你!别把人家给祸害了你,小心灰飞烟灭。”

  “我给你的钱都花了么?那可是我一辈子的积蓄。”他的意思我明白,我拿他钱了,没权利对他说三道四。

  我说别提了,还没来得及花,卡就丢了,我现在是分文没有。”

  “那里面可是有八百万啊,我行走江湖一辈子的积蓄,不过还好,只是卡丢了而已,改天你拿着我身份证去补办一下。”

  我说你身份证也丢了。他说那就去补办一个身份证。我说必须本人去补办身份证,补办银行卡。他一捂脑袋说:“干脆,我给你写一封遗书得了。你去找银行要钱,就说我老糊涂了,银行卡没给你,只是告诉你银行里有800万。”

  我点点头说:“这还行,对了老骗子,你住哪里了呢?”

  “我住停车场啊,那里阴气重。对我的身体有好处。”

  电梯到了,老骗子说他不下去了,赶紧回家给我去写遗嘱去。我说你去吧,我去公司有点事。老骗子这时候一把拉住我说:“不要去,他们都在等你呢。”

  我说啥意思啊?他摇摇头不说了,之后左右看看又说:“我也不知道,以前的时候李红袖告诉我的,说告诉你不要来公司了,说他们都在等你呢。”

  我说:“李红袖是死了么?”

  “自焚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就下了楼,那天阴天,这家伙伸着胳膊狂笑,突然就燃烧了起来,最后烧得只剩下一把灰了。很诡异的事情。”

  “你这只鬼都觉得诡异,还真的够诡异的。多好一老娘们儿啊,怎么就死了呢?”

  瑾瑜这时候在我腿上掐了一把说:“就知道你对我妈没安好心。什么老娘们儿,多难听啊,我妈还是处女呢。”

  我说:“当女儿的说妈妈是处女,全世界你是唯一的一个了吧!”

  老骗子按了B1,电梯就下去了,估计半路上的人会很奇怪,是谁按的这个按钮?以后你再进电梯的时候也许就明白了,当里面没有人,电梯按钮却在B1的时候,千万不要去取消,因为一定有一只鬼在你背后看着你呢,也许你取消了,他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

  我和瑾瑜进了我们公司,顿时我就觉得一阵阴风吹了过来。同事们还是那些同事们,他们都在忙碌着,看到我的时候都显得有点惊喜又透着惊讶。我的一个娘们儿吧唧的同事李梓杰出来了,看到我就笑着说:“这不是杨落吗?杨哥,你回咱们公司了啊!”

  我呵呵笑着点点头,随后进了梅芳的办公室里。同志们,我惊呆了啊!你猜怎么的?我的同事都是鬼。我的天,这半年发生了什么了啊?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啊!这些人都哪里去了呢?

  梅芳坐在办公桌后面,很憔悴,头发散着,眼睛有些昏暗。她看到我后站了起来,身体都有些枯萎了。她咳嗽了两声说:“杨落,你总算是来了,自打你和李红袖走后,我都快累死了,公司经营的很不好,客户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你来了就好了,就好了。我真的太累了。”

  我摸着她的手,冰凉。给她输了点温暖的真气,她的发抖的身体这才放松了下来。她往后一靠说:“我真想睡一觉啊!”

  我说:“那你就睡一觉吧,公司我帮你管。”

  “先扶我回家吧,我太累了,实在是撑不住了。”

  我过去把她背起来,走到了大厅里,大厅里有五十六鬼,都在看着我。随后李梓杰过来问我:“梅总怎么了?”

  我没说话,心说,和你一个鬼有什么好说的啊?

  “杨哥,你怎么不说话呀?”

  梅总在我后背上睡着了,我看着李梓杰说:“我和你一个鬼有什么好说的呀?”

  “杨哥,你喝大了吧!我怎么是鬼了呢?”他呵呵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