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32章 尴尬

第32章 尴尬

  我看看周围,窗帘都拉着,大家都呆头呆脑地坐在位置上,好像很久都没动过了一样。我说,你们不是鬼,出去走走试试吧。李梓杰这时候迷惑地看着我说:“你胡说,我凭什么听你的?我就是不出去走走。”

  “半年了吧,你们都吃过东西么?喝过热茶吗?你们的杯子上都是灰尘,你们喝过水吗?”我说完哼了一声,背着梅芳就出去了。

  瑾瑜在后面推着梅芳的屁股,这是怕我累。

  我们进了电梯后,瑾瑜说:“这些人是不会相信自己是鬼的,他们会觉得你才是鬼,你是个疯子,你太可笑。”

  “你小孩子懂什么?难道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吗?”

  “他们是不会知道自己死了的,他们还都以为自己活得很好,早上早早的就出来上班,忙了一天后,傍晚下班回家。”瑾瑜对我说。“杨落,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再也不想来了。”

  到了B1,电梯门刚开,我就看到了老骗子从旁边一个小黑屋出来了,手里捏着一张纸,在匆匆地朝着我走了过来,昏暗的灯光下,他是没有影子的。这老家伙到了我面前后,把这张纸递给我说:“按了手印了,谁也不能抵赖,拿去银行给他们看,这钱不能便宜银行。”

  我把钱揣进了口袋里,然后问老骗子:“你知道我们公司出什么事情了吗?”

  “不知道啊!怎么了?”他看着我一愣。

  我说没事了,你玩吧。

  “你们那一层我一直没上去过,总觉得那层很怪,从那一层经过都觉得浑身发麻。”他抱着自己打了个冷战,说:“提都不想提,你快去忙吧,对了,梅总怎么了?”

  我说不舒服了。他在一旁看看说:“阳气大衰,快点回去好好补补吧,很快就会好的。”

  瑾瑜从包里拿出了车钥匙,然后她径直对着那辆大黄蜂走了过去。看来她是认得这辆车的。

  打开了车门,我把梅芳塞进去后,瑾瑜先从我这边挤进了后座。我也上了车,这车能坐四个人,还是很宽敞的。

  没去过梅总家,但是导航里还是有的,我滑动了一下,点了回家。开始指引我朝着城南而去。到了一个小区里后,车停下了。导航一个劲说到了目的地了。

  我这才叫醒了梅总,她睁开眼无精打采地说:“到家了啊,我们上楼吧,对了,先去买菜!”

  我说赶紧的走吧,等下我下来买菜。我们三个把车停在了楼下的私人停车位里。下车进了电梯,上楼,18楼05号房间。进去后,关了门。我就看到家里的沙发上坐着两个模样一样的女人,一个比一个阴气重,很明显是俩女鬼。看我们来了,还往旁边挪了挪。我把梅芳放在了沙发里后,用手一指这俩女鬼,这俩货也许是觉得不对了,站起来就跑进了房间,随后一阵风吹过去,门关上了。

  我心说,这梅总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怎么被鬼缠上了啊?

  瑾瑜叹了口气说:“自打半年前就开始越来越运气差了,也不知道梅阿姨是怎么了。”

  我这才想了下,难道是因为李秀儿把那死孩子给摔死了?那死孩子快成精了都,每天吸食梅总的阳气,不摔死他留着他祸害人吗?!

  我也没多想,走进了厨房。进去打开了冰箱找吃的,里面空空如也,不用说,梅总已经很久没有在家做饭了。这时候倒是那女鬼趴在门口看我,她穿着一条短裤,紧身的T恤,露着肚脐眼。看我看她,就拽了拽衣服,把肚脐眼儿盖上了。鸭蛋圆的脸,挺可爱的。之后另一个也过来了,和她长得一样,只不过穿的是睡衣,头发散着,是双胞胎。

  后来的这个走进厨房,打开了一个柜子,里面有袋装食品,酱牛肉,火腿肠,旁边还有一箱子方便面。我拿出来开始煮面,弄好后端出来,让梅总吃。梅总说没胃口,我说你没胃口也要吃,她说就是太累了,想睡一觉。

  我打开了窗户,拉开了窗帘,这俩鬼嗖一下就钻进了卧室去了。我外面温暖的空气顿时就进来了,梅总勉强吃了一碗面,然后就倒在了沙发上睡了。我这才进了卧室,看着这俩鬼说:“你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来这里害人啊?”

  其中那个穿着短裤的说:“老大,没有啊!这屋子里的阴气都是梅总带回来的,我们是看这里阴气重才搬来的。大不了我们搬走就是了。”

  要是我敢回去鬼城,真想把这俩东西给带过去。可惜啊,干了件糊涂事,再也不敢去那边了。也不知道夜孤零那九幽城咋样了,估计听说我死了,那姓花的该赖账了吧!最好是不要打仗,对谁都没好处。

  我也没搭理俩人,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说:“我看你俩还是去阴间合适,我给你俩写一封推荐信,就不用喝迷魂汤了,到时候带着阳间的记忆去阴间好好过日子,找个好人家嫁了,不是挺好的吗?”

  “真的不用喝吗?”那个穿着睡衣的动心了。

  “废话,贫道从来不打诳语。”我说,“你俩去九幽城,就说是一个叫杨落的来的,然后把我的亲笔信给城主,城主自然就会让你俩进去了。”

  瑾瑜这时候趴在门框上听着,听到这里去拿了纸笔过来,递给我说:“你写吧!”

  我说:“你丫头片子有阴阳眼咋的?也能看到鬼?”

  “从小就能看到,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说:“也是,你怎么也算是精灵的后代,混血儿嘛!”

  我开始写了一封推荐信交给了这俩鬼,我说你俩怎么过去呢?追魂使者抓到你们指不定送哪里去啊!我叹了口气说:“干脆,我送你们一段路吧,晚上了,我送你们过去到门口就回来。”

  俩女的一听立即就跪地上抱大腿了,说:“土豪,我们做朋友吧,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说好啊,怎么称呼你俩啊?一个说自己叫大双,另一个说自己叫小双。反正在四川重庆这一代,十对双胞胎里,有八对都这么叫。我也有些困了,打算睡一觉,出去后进了另一个卧室,这个卧室是梅芳的,倒在床上顺手就把香烟放床头柜上了。之后又好奇,探头探脑拉开了抽屉,映入我眼帘的尽是五颜六色的东西,有各种内裤,各种袜子,摆放的整整齐齐。

  我拉开了另一个床头柜,看到的是一个很奇怪的棍状物,仔细辨认下恍然大悟,这不是传说中的快乐器吗?我继续翻找,发现了各种器具,令我有些吃惊,心说这半年梅总恢复阳气后,就一直干这个了啊!

  我本来是来这屋子里睡觉的,这时候突然又不好意思了,出去把梅芳抱起来放到了床上,之后转身出去,关上了卧室的门,回来客厅睡觉了。

  睡醒了的时候天都黑了,我一睁眼就看到那大双和小双外加瑾瑜三个摞在一起,他们把梅芳的门打开了一条缝,正往里看呢。我过去问了句:“看啥呢?”

  这三个家伙顿时红着脸都跑了。我好奇之余看了下,正看到我们梅总闭着眼,咬着牙,握着那东西和自己较劲呢。我心说大姐,你身体都这样了还这么执着啊!

  我看的很带劲,突然我身后那三个家伙闹起来了,嘻嘻哈哈互相揶揄。那小双被大双和瑾瑜推了一把,直接撞我身上了。我顿时没站好,直接闯进了屋子。看着梅芳,我和梅芳都尴尬了。

  梅芳吃惊地看着我,一时间竟然石化了。她突然尖叫了一声,拽了被子盖上自己,随后抿着嘴笑了,说了句:“进来也不敲门,真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