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33章 大客户

第33章 大客户

  我心说,这见过世面的就是不一样啊,这也不知道害臊。我嗯了一声说:“我是告诉你一声,我要出去下,让瑾瑜在家陪你。”

  她说你去吧,我没事的。我出去对瑾瑜说,晚上不要出去乱跑,她说我要是想要坐摇摆车怎么破?我说你忍一天,明天给你买个回来。她说这是你说的,但不许用我的钱。我摸摸她的小脑袋说:“我拿了梅芳的电话,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

  我不确定在地下停车场推开阴阳界后会通向哪里。很明显,鬼城和阳间的通道也是有对应的,比如地府城对应的就是重庆。九幽城对应的是成都的驷马桥那一带,这是我能肯定的。

  我开车带着俩鬼去了驷马桥那边,然后下车后去了那条小河旁,我用至阴真气推开世间阳气,顿时一座小桥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我带着俩人上桥,到了九幽城外的时候,我把信交给了她俩,说去吧,会有人安排你俩的住处的,还会分房子呢。

  姐妹俩一听很快乐,说还能分房子啊?我俩在阳间卖身五年才买了一套房子,没想到刚搬进去就被一送快递的宰了。我说在这边给分房子的,快进去吧,这年头当鬼比当人快乐。

  俩女的很高兴地看看我,对我挥挥手。我是看着两个鬼进城的,出具了我的亲笔推荐信后,仅仅用了十几分钟就得到了放行。

  我刚退回到了阳间,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明月和小九也出来了。俩人出来后走进了一片林子,很快就开着车出来了。很明显,这俩家伙又去勾魂了。我心说,我们公司一大堆死鬼,你们随随便便就能抓一车回来,咋不去我们公司呢?

  也没多想,她们走后我从一旁出来,朝着解放路走去。上了那辆科迈罗,走了大概五公里,追上了明月和小九的车。俩女的到了二环路后往里走了一点,直接右拐进了红花东路,到了红花路的路口的时候停下了,坐在路边要了烤鱼。我停车看着她们,心说这俩家伙还是挺会生活的。这里的烤鱼我以前也来吃过,怎么没见过这俩美女啊!

  我低着头坐到了他们的旁边,老板过来,我也要了份烤鱼。之后坐等,听小九和明月聊天。就听小九说:“明月姐,算了,别找了,你都找了半年了,也没能找到杨落的魂魄,可能是散了。”

  “我必须要找到,散了也要知道是在哪里散的吧,也要明白是散在谁的手里了吧!这些都是会有记录的,我去地府城里查了档案了,根本就没有这冤家的记录,他一定是藏起来了。”

  我心说,你俩再回去就能从夜孤零那里得到我的消息了。

  “也许被别的追魂使者给拿走了也说不定啊!”小九叹了口气。

  “不会的,按理说他会在那个停车场内等我的,但是这个冤家就是一直没有出现,难道他会觉得我把他抓回去灌迷魂汤吗?”

  “最可怕的是音羽城的花家啊,这是没找到杨落的魂魄呢还好说,这要是真的找到了,落实了杨落是个彻彻底底的鬼魂了,你说他会不会对我们九幽城发起战争啊?到时候我们抵抗的住吗?”

  “所以,杨落的坟墓是个秘密,千万不能让人查到。”

  “这个你倒是放心,一般人不敢接近东翼山,那是青城南宫家的势力范围。”小九对老板喊了句:“老板,来两瓶青岛纯生。”

  老板过来问我喝啥酒,我说也要青岛纯生,之后靠在椅子里继续听俩人唠嗑。我明白,此时对于九幽城来说我是非常的重要。因为那花家时刻在关注着我的死活。我要是死了,成了个孤魂野鬼,顿时就和天琴一样失去了足够的威力,那么他们一定会赖账的,那可是方圆千里的一座永定城,那是领土,不是说说就送还的。一个小破钓鱼岛还闹得那么热闹,这永定城就可想而知了。

  我的电话就是这时候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公司的号码,都是8。我心说这大晚上的是哪只鬼给我打电话啊!这群鬼都不回家的吗?接了后竟然是梅芳打来的。我心说坏了,你怎么又跑去公司了啊?怎么这么不听话啊?

  “杨落,总算是打通了,刚才怎么不在服务区呀?”

  我心说,小爷刚才去了鬼城了,有信号才怪呢。我应付着,说可能在电梯里或停车场来着吧。之后我就问:“你又去公司干啥了呀?”

  “公司来了个大客户,必须我来接待下。还有,瑾瑜我带来了,孩子还小,放到家里我很不放心。”

  这老娘们儿真不让人省心啊,你自己去鬼公司还不算,还要捎上一个跟你一起去跳火坑。我问客户到了吗?她说马上就到了,你也过来吧。我说这就过去。

  偷偷地看看明月,然后迅速地付了钱,没吃饭就走了。开车到了公司楼下的时候也就是半个小时,我刚进电梯,就看到老骗子面对着电梯一角站着呢。我对老骗子说:“你怕什么的啊,是我。怎么当了鬼,胆子还小了呢?胆小鬼就是这么来的吗?”

  他慢慢转过身,神神秘秘地看看四周,打算趴我耳朵边说话。我推开他说:“又没有别人,你就正常说就行了。”

  老骗子还是神神秘秘小声说:“你们公司有东西,就等着你呢。他们都等着你呢。”

  妈的!我一听就浑身发麻,老骗子却又把身体转过去对着墙角去了,我一把抓住了老骗子的手腕,给你输了一些冰属性的真气。他顿时就底气足了,转过来看着我说:“你小子,见到老子也不行礼,是不是活腻歪了。”

  这才是老骗子嘛!我笑了。

  出了电梯,我进了公司,发现公司里很安静。李梓杰坐在以前李红袖的办公室里,办公室的门开着,亮着灯。他在不停地挠头,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他还在说:“怎么了这是?我这头发怎么都掉了呢?”

  突然他一抬头看到我了,赶忙笑着说:“杨哥,你总算是来了,梅总和客户在里面了,梅总都等着急了,问了我好几遍了,你怎么还没到。”

  我嗯了一声说:“你差不多就回家去吧,在这里干嘛啊你!”

  “我没事儿,回去也没事情干。混了这么久,连个女朋友都没混上,是不是挺惨的你说?”他叹了口气,然后抓头发,一抓掉一把,我都看到白白的头皮了。

  我走进了梅芳的办公室,看到在沙发上坐着一个家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啊!瑾瑜搂着梅芳的大腿,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个人。这个人对瑾瑜挤眉弄眼的,瑾瑜死死抱着梅芳大腿不松手,看起来不像是害怕,挺警惕的。

  我打量了一番,这个人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衣,白裤子,头发发了很多发蜡,呛得我打了个喷嚏。长脸,大下巴,小眼睛。虽然不是正常人,但还好是个人,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的玩意。他看到我后脸一红,搔首弄姿地问:“梅总,这帅哥是谁呀?”

  我一看真他妈的恶心,开始怀疑干化妆品这行的是不是都这样啊!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让人起鸡皮疙瘩啊!我们公司的李梓杰就够我看的了,这位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站起来,伸手拿过来一个皮包,还是他妈的粉红色的,打开后拽出一个名片夹,之后递给我一张。他说:“我是上海久美的,这次来是来和你们谈合作的。”

  我笑笑,伸手说:“请坐吧,我们公司最近半年经营有点问题,可以说没什么渠道可言了,仓库积压就有一千万,你说的合作是怎么合作呢?”

  “把你们的公司和仓库都卖给我们,经营权归我们,我们给你们股份。”他说的很干脆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