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34章 没有腿

第34章 没有腿

  听起来还是不错的,可是随后我发现了不对了。这孙子的手总是颤抖,并且颤抖不停,接着嘴唇也开始颤抖了起来。他说去一下洗手间,紧着就跑掉了。我心说这是干嘛去了啊!这位是瘾君子吗?跑去厕所蹲着注射去了?

  瑾瑜这时候过来,拉着我的手说:“这个人好邪门啊!我不喜欢他。我们走吧,离开这里吧。”

  梅芳说:“管他邪门不邪门儿,我们把公司卖了最要紧,这公司垮了,没有了人气,想恢复就难了。”

  我点点头,也没多想,等了大概十分钟吧,这家伙回来了。恢复了正常,问我们怎么样,我说行是行,只是价格方面还需要达成一致。我看看名片,上面写的是赵芳华。我说:“赵先生,我看,我们换个地方谈吧!”

  他白了我一眼说:“人家是女性!”

  我真的差点吐了,真想上去给他一拳。你是尼玛蛋女性,看你裤裆里一大堆肉,难道那些都是塞的棉花?不过这双腿确实还是挺直也挺细的啊!

  我们打算出去,进了大厅的时候,我看李梓杰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呢,李梓杰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家伙,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个鬼呢,这样耗下去,迟早阴气耗光了灰飞烟灭。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提醒他一下,赶快出去等着追魂者来接走他。

  我也觉得奇怪了,这追魂者怎么就不知道有这么一群死鬼呢?难道他们死的都很蹊跷追魂者那边根本就不知道吗?

  赵芳华在前面走,我怎么看这双腿都是一双女人的腿。他穿了一条七分裤,小腿白皙,没有一根腿毛,皮肤细腻,高跟鞋里那只脚更是纤细,走起路来嘎达嘎达响着。我心说妈逼的,啥人都能发财。先是老骗子,那德行的竟然有800万存款,接着就是这样的,简直颠覆了我的价值观,老子念书有啥用啊!

  我们出了公司进了旁边的酒楼。这赵芳华看着我笑着说:“我们谈正事吧,你们这公司我挺喜欢的,仓库我也先不看了,你就开个价吧,如果合适,我们就起草个合同。”

  “虽然我们这个公司眼下还不怎么行了,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有一定的人脉的。……”

  “杨总是吧,这些我们不说,你直接开价就行。”她拿出一支香烟,这只老手是男人的大糙手,但是非要装女孩子吸烟的样子,上面还打着指甲油。这个死变态啊!

  我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他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我说:“你既然这么痛快,我就开个价,两千万都给你,我们不要股份。”

  梅芳在一旁听着不说话,却瞪了我一眼,我知道她觉得我要的太多了,狮子大开口也不是这么开的。本来就是,我们都到了什么境地了啊,库存一千万,有人肯600万接手就念佛了。这些库存卖出去是钱,卖不出去就是垃圾。公司运营好的时候厂家给退货,运营的不好想退货都不行。这就是现实。

  我想不到的是,这赵芳华根本就没考虑,从包里拽出来一张支票就写了2000万签了。她笑着说:“这都不算事儿,钱是死的人是活的,杨总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们简单的写个合同吧,我也知道杨总和梅总都是讲究人,不会赖账的。”

  梅芳自然是高兴坏了,跑着去找茶水间的小妹拿纸笔,小妹那里没有,还是去经理办公室拿来的A4纸。我写字不难看,就写了两份合同。梅芳签了字,赵芳华也签了,之后还加盖了公司的合同章。支票到手了,事情就这样顺利的结束了。

  我问赵总你住哪里?我送你过去吧。他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接着,他的手又是抖了起来,合同都被他抓烂了。他脸也跟着抖,接着就是冒热汗。他跑进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又恢复了正常。反正这家伙一定是有问题的,我管他有没有问题,这鬼公司,你赶紧拿走吧。一辈子不去才好呢。

  送走了赵芳华后,我们上车往回走。瑾瑜一直想对我说话,但是一直都没说出来,我心说一逼孩子有啥正经的话,她不说我也落个耳朵根儿清净。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了,洗个澡就睡了。没有了那俩鬼,屋子里一下也暖了不少。第二天醒了的时候,瑾瑜就吵着去买摇摆机。我们找了很久才在一个玩具市场找到了这玩意,就那破玩意要800一个,我看连100都不值。但是这孩子跟着非要买,我说买个喜羊羊,她非要灰太狼。

  买回家后,还非要投币,直接接通了用开关控制还不行,说没有投币的快感。我勒个去,这孩子什么价值观啊!

  梅芳这天气色不错,换了一身休闲服。她从卧室出来就伸懒腰,这一下,胸前弄出两个尖尖来了,还颤颤悠悠的,我心说这女的就是大方,啥都不在乎。这要是换了别人,被看到在卧室里干那个,早就磨不开了。真的是干大事的人和平常人不一样啊!

  我提醒她说:“你没穿胸衣。”

  她一笑说:“不穿,难道你觉得我这身材还用穿胸衣吗?”

  之后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叫了起来,摸着自己的脸说:“杨落,我,我怎么这么憔悴啊!我这是怎么了?”

  我心说,你撞鬼了呗,你怎么了?指不定多少天没好好吃饭了,不憔悴也奇怪了。她确实很憔悴,但是今天还算是可以了,有了些许的人气。且得好好补一补呢。她开始摸自己,说自己的肉都哪里去了,我说肉没了可以吃回来的,她说我不会是得了癌症了吧,我要去医院查查去。

  我说:“你算了吧,老老实实养病,吃点好的就行了。就怪前阵子没吃好引起的消瘦和憔悴。进食量不足的人都很干巴的。”

  她进了卧室,换了一条牛仔裤出来,上身穿了一件短袖的白衬衣。这样看起来还算是有了些样子。不得不说梅芳是个会打扮的人。她过来挽住我的胳膊说:“走吧,今天带赵总去仓库看看。顺便让仓库清点下库存。”

  我嗯了一声,先给赵总打电话。赵总却婉拒了,说:“我在公司呢,李经理说带我去仓库就行了,你们就不用过来了,今天不用过来了,明天也不用,今后再也不用过来了。”

  我挂断电话,重复了赵总的话一遍。梅芳纳闷地看着我说:“不对啊!这不符合逻辑啊!俗话说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我们去银行,看看这支票有没有问题。”

  我心说应该没问题,不让去就不去,还让李梓杰带你去仓库,妈蛋的,李梓杰是一只鬼,你要是知道了还不吓死你啊!管你死活呢,我们拿到钱就啥也不管了,公司都卖给你了,自然鬼也是归你领导了。

  我们去银行的路上,瑾瑜在后面对我嘻嘻笑,满口的小白牙闪闪发光。我问她:“你替牙了吗?”

  她点点头。我问替了几个了,她说替完了。我说你别扯淡了。她笑着说:“杨落,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让她说,她问我还记得那天去公司,那个姐姐不。我问哪个姐姐呀?她说就是电梯里那个姐姐。我说不就是那个坐电梯不等我们那个姐姐吗?她猛地瞪圆了眼睛说:“是啊是啊,就是她。昨天晚上我看到她了,你们在谈事情,我出来的时候看到她趴在门口对我招手来的。不过她死了,腿没有了。”

  梅芳呵呵笑着说:“你别胡说,小孩子瞎说八道可不好。”

  “我没胡说,她一直对我说,让我帮帮她,说她没有了腿。”瑾瑜说的很认真,梗梗着小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