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35章 重返鬼大厦

第35章 重返鬼大厦

  我心说妈蛋的,这孩子还真的是看到了,那女的说不准真的死了。接着我开玩笑一样问:“你还看到啥了?”

  “我觉得,整栋大楼的人死光了。在停车场的时候,我看到保安在对着墙尿尿。他一直站在那里,保持尿尿的姿势,动也不动,好奇怪。但是根本没有尿。”

  梅芳这时候转身拍了瑾瑜脑袋一下:“让你胡说,吓得我浑身发冷,快别说了。”

  梅芳不信,我信这些话。心说那栋大厦还真的够邪门的,到底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开车去了银行,去兑了支票,之后我又找银行的领导,说了老骗子的存款的事情。领导说这得好好查查,挺麻烦的,要我做好充分的准备,主要是时间问题。只要是认定了这遗书是真的,由法律部门出具一份证明,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嗯了一声,心说老子有钱,在这个社会上还有钱办不成的事情吗?出去后,我找了个律师楼,里面的一个小丫头很热情,说你就把这件事交给我吧,费用五万,你能接受吗?我心说你妈蛋,这点事儿你要我五万,我说:“五千,多一分我也不出。”

  我就不信了,干啥还不能讲价啊!这丫头笑了,摇摇头。我转身,她赶忙说:“成交了。”

  五千我都嫌多呢。这件事看起来很大,800万,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情。如果是8000块钱,你还和我要五万吗?其实这没本质的区别。如果是八千,我想银行直接就给我了,不用这么麻烦。这就是现实,干啥不讲规矩,一看钱多谁都想难为难为你,顺便捞点油水。把老子惹急了,银行给你端了逼样的!

  都办好后我们去吃午饭,吃完后我说去公司看看,让这俩女的都回家了。她们是打车走的,我开车到了公司楼下,抬头看看这栋大楼,怎么看怎么死气沉沉的。以前门口人员往来,络绎不绝的,现在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了。再看外面的大马路上,那是人流穿梭,车水马龙的。

  大厦里也是一个人没有,大厦一楼有个银行,银行里的员工坐在里面发呆。我进去后,立即跑出来一个营业员,她笑着说:“欢迎光临华夏银行,请问您办什么业务?”

  我问:“这大厦里的人都干嘛去了?”

  银行职员听完后往外看了看说:“我们也奇怪呢,从半年前那个女人自焚后,人就越来越少,最近干脆都没人了,难道这楼上上百家的公司都搬走了?”

  我明白事情闹大了,但是又不知道事情是怎么闹大的。我说谢谢,走了出来。

  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来。老骗子死之前就拍着窗户告诉我说,不让我来,说他们都等着我呢。后来说是李红袖告诉我的。老骗子的死只是个开始,之后就是李红袖死了,之后,一个个的都死了吗?

  那么,为什么梅芳没有死呢?细想想也不奇怪,要是我再晚来两天,估计梅芳也会死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了吧。之后她会慢慢醒来,觉得自己没有死,继续在这里上班。

  我虽然有点本事,但是想到这里还是觉得浑身发麻。出了银行后走出了大厦,站到了阳光下才觉得踏实了很多。我抬头看着大厦很久,想想都觉得挺可怕的。

  电话突然就响了,里面唱着“沉默不是代表我的错,分手不是唯一的结果”这首歌,我以为是梅芳打来的,她的私人电话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谁知道我接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请问是梅芳小姐吗?我是公安局的,有点事找你了解一下。”

  我赶忙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梅芳,我是她的朋友。”

  “哦,你是杨落吧。我找的就是你的,你们小区看门大爷说你去上班了,我查到了你们总经理的电话,没想到还真的就找到你了。”他说的时候很兴奋,“你能来公安局一趟吗?我是刑侦科的。”

  我心想是什么事情啊!但我还是答应了,起码我知道,警察是绝对不会害我的。

  我开车到了公安局,就引来了很多年轻人的围观,毕竟科迈罗在大街上不是经常能见到的。我说是来刑侦科的,有个小警花自告奋勇带我去了。我进去后,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是个小伙子,很热情。他和我握手,给我倒茶,最后让我坐在了沙发里。他坐在了旁边,问我:“你认识李红袖吗?”

  我点点头说:“认识啊!我以前的同事。”

  “她死了你知道的吧!”

  我点点头说:“我听说了。”

  他站了起来,说去一下档案室,让我等一下。他半小时后回来了,拿回了一个塑料袋。他拎着说:“这是一封遗书,交给你吧。对了,还有她家的钥匙,还有一辆迷你也是你的了。我们原封未动,你看看遗书就明白了。”

  我从塑料袋里拿出遗书,看了起来,是这样写的。

  杨落,你好。不要问我为什么,反正我是活够了。选择这样的方法死去是我一直的梦想。我也没有什么亲人,这些身后的东西就都留给你吧!我们一起工作的这段日子里,你对我也挺照顾的,还经常在大晚上去给我换灯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家的灯泡老能烧了,我还记得你和我开玩笑说开个灯泡厂有我一个客户就能养活一厂的人呢。呵呵,说远了。我有存款50万,一套房,一辆车。还有一个女儿。房子和车都给你,存款给我女儿留下。你今后要好好照顾她,一直到大学毕业,你能做到吗?

  看到了这里,我擦了一把泪,点点头说:“我能。”

  我接着往下看。

  杨落,曾几何时,我差点就爱上你了,但是我发现你根本就对我没兴趣,所以一直也不敢和你表白,怕遭到你拒绝。其实每次家里的灯泡都没有坏,我是故意换上烧了的灯泡让你来换的,你换完就走,也不知道怜香惜玉一下,我曾经很多次在故意用胸碰你的胳膊,你总是躲开。我就都明白了。好了,不说了,下辈子再见吧!李红袖,绝笔。

  说实在的,我真的恨死她了。你用胸碰我干毛啊你!我还以为你要讹我呢。我多纯洁一个孩子啊,你给我个明示不行么?这下好了,你死球了,我去哪里找你啊!还烧了个灰飞烟灭,魂都不剩下一个,只给我留下了一个孩子。留个孩子也好,好歹是个念想啊!你不是精灵么?你那么聪明,干毛要自杀啊!

  警察这时候站起来了,对我说:“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她的房子,你也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交接完了后,我就完成任务了。”

  他自我介绍了下,叫张军。我俩握手,然后一起出来,他开着警车,我在后面跟着。我俩再次来到了这栋大厦前。他说:“顶楼。”

  我浑身都毛了,说实在的,真的不愿意来这个鬼地方了。他笑着说:“走吧。”

  我俩进去,大厅里还是安安静静,我看向华夏银行里的时候,头发顿时都竖起来了,就在刚才还好好的银行营业员,此时,都死了,一个个的鬼呆呆地靠在银行的玻璃里,外面的大堂经理站在玻璃门后,静静地看着我,还对我挥挥手,似乎还认得我一样。但是,她此时的阴郁让我毛骨悚然,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这警察按了电梯,电梯门开了。我和他进去。在他身后我看到了那个不等我上楼的女孩子,她的一双腿没有了,静静地缩在电梯一角,浑身发抖。当她看到我后,诡异地笑了,低着头看着自己那大腿根,悠悠地对我说:“帮帮我吧,我没有腿,把你的腿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