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36章 血旗营

第36章 血旗营

  这话怎么就这么耳熟呢?我一下想起了半年前在北大街河边遇到的那个水鬼,那个不也是没有了腿了吗?张军问我:“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我哦了一声说:“没,没什么。”

  到了顶楼,我找到了2804房间,打开后里面一股发霉的味道。张军也感觉到了,赶忙去打开了窗户。一股温暖的风吹进来,顿时感觉就好多了。他看看说:“多好的房子啊,你要是没有忌讳,自己住挺好的,这家具,这电器,卖掉真的太可惜了。不过你要是肯卖,我可以买下来。当然了,死过人的房子,自然要便宜一些。”

  这时候,我听到外面咣当一声,接着又是咣当一声。张军也听到了,说了句:“什么声音?”

  他往外走,出于职业习惯,手已经把枪摸出来了。就在2801房间,这个房间在走廊最里面,门开着,里面继续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还夹杂着金属的撞击声。当张军探头看过去后,一捂嘴就退出来靠在了墙上,接着,一口就吐出来了。

  我过去一看,转身也吐了一地。我看到,在2801的客厅里,横七竖八摆着一地的尸体,周围内脏流了一地。离我最近的,就是那具抢电梯的女孩,她的尸体没有了一双腿,伤口处已经发黑。

  张军吐完了,我也吐完了,但是屋子里还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我看张军,他满头都是冷汗,用袖子擦了一把,念叨着什么,我没听清,之后举着枪说:“你别进去,我是警察,我必须进去。”

  我心说,这他妈的不是警察能管的事情了,这是贫道的职责所在了啊!他还没进去,我一步就进去了,顿时血腥味扑面而来。这些尸体都保存的挺好,根本就没有一点腐烂的迹象。并且,这屋子里寒气逼人。

  声音是从卧室里传出来的,我一步步前行,突然身后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胳膊。“你不要去,我是警察,你必须听我的。”

  我转过头对张军说:“你是警察,我是道士,知道道士是干嘛的吗?警察是抓坏人的,抓鬼的事情,就要看我的了。”

  张军问我:“你觉得有鬼?别开玩笑,哪里有鬼?”

  我看着周围说:“你觉得这事儿,是人能干得出来的吗?”

  卧室里的声音依然在响着,咣当,咣当,咣当……

  我呼出一口气,慢慢走过去,伸头一看,一下又恶心的要吐。张军在我身后举着枪问:“什么情况?比外面还恶心?”

  我摇摇头说:“变态啊!”

  里面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赵芳华。他此时手里握着一把匕首,脱得光光的,正压在一具无头女尸身上在不停地涌动。这个变态,竟然在和尸体干那个。并且,我发现,他也没有腿。这他妈的不是妖怪,而是个妖道啊!

  张军伸着头一看,随即就缩回来,闭着眼用头撞墙,咕咚,咕咚,随后一咬牙冲了进去,举着枪喊了句:“别动,警察!”

  我随后站了起来,一看吓一跳,此时赵芳华两只眼睛血红,一张嘴露出了满口的尖牙。我日,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啊?用我的天眼看,他绝对是人啊!这孙子从女尸体内拔出了自己的那玩意,之后嗷嗷喊着,张军毫不客气地开枪了,啪啪啪啪啪连续五枪。但是这子弹打进了他的身体后,根本没起作用,只是留下了五个黑黑的弹孔。

  我一把就将张军拉到了身后,赵芳华弹跳起来,落下的时候刚好落在一双女人美丽的大腿上。这腿就是和我抢电梯那姑娘的吧,我想是的。他随后她突然笑了,看着我说:“杨总,我知道你和我是同道中人,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干嘛坏我好事?我给你了两千万,你还不知足吗?”

  我一指说:“妖道,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何为人,何为妖?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败者寇,是个实力说明一切的社会。为了些俗人,你和我为敌,值得吗?”

  “你基本不属于人的范畴了,你看看你,妖气弥漫,还算是个人么?”

  “做人有什么好的?我宁愿做妖千万年,也不愿做人百年就死去。”他哈哈笑着说:“这里就是我化身为妖最好的场所,杨总,我希望你能带你的人离开,以后我一定会感激你的。”

  我一伸手,顿时霸王枪到了我的手里,我的头顶出现了一条火红的长龙虚影,发出了悠远的龙啸之声:嗷吼——

  他看着我喊了句:“难道你真的要和我血旗营为敌吗?这可不是明智的选择啊!”

  他说着,二指一伸,一身黑袍腾起将他裹在其中。他随后拿出一张黄符来,在空中一抖,撒手后变成一只恶狗落在地上,不停地朝着我吼叫。

  张军此时在我身后完全傻了,他咽了口唾沫,咕噜一声。在我耳边小声说:“大大大,大哥,这,这梦我不做了,真的,不做了。”

  他转身要跑,就听门咣当一声自己关上了,他怎么也打不开。随后又是一张符在空中一晃,这赵芳华顿时就飘了起来,浑身散发着金光,是那么的圣洁。看起来就像是观音菩萨一样。

  张军这怂货,立即就跪下了,然后慢慢抬起手,用枪指向了自己的脑袋。我一看这咋行啊!长枪直接刺了出去,这赵芳华的金光顿时被我刺破了,砰地一声后,他身体向后倒飞,最后落在了地上。同时,那只狗凶残地扑了过来。我一脚就踹在了这恶狗的头上,单手持枪,右手和这恶狗近战。这枪太长了,我在屋子里根本晃不开。

  这恶狗又一次扑上来,我一股纯阳内力调动起来,身体半蹲,略微前倾,左手拄着长枪,这恶狗到了近前的时候,一拳带着火苗打了出去,这恶狗噗地一声就化作了几片飞灰。

  这赵芳华似乎明白我长枪的厉害,欺身而上,对我发动了近距离攻击,最气人的是,这家伙竟然让两条腿从身体上脱离出来,一左一右跳跃过来,而自己的上半身则哈哈笑着在地上爬。到了我近前抓住了我的脚脖子,抬头说:“怎么样,我炼制的宝贝不错吧!”

  这两条腿,其中一条直接踹我的裤裆,另一条踢我的脑袋。我浑身上下哪里都扛得住,只有命根子不行,我一把抱住踹我裤裆的那条腿,说了句:“好美的腿啊!”

  随后直接朝着踢我脑袋的腿抡了过去,就听砰地一声,两条腿撞在了一起。我说:“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就听我身下那混到嗷地一声,似乎他和这腿是有联系的一样,这是感觉到了疼痛了啊!他直接撒开了我的脚脖子,喊了句:“姓杨的,我和你没完。”

  之后,他一伸手又拽出一个符咒,随手一扔,顿时黑烟四起。我双臂一挥,将黑烟都卷出了窗外,再找这赵芳华,就找不到了。

  再看张军,他直目瞪眼地靠在一旁,怀里抱着一个死人头。我看着他说:“那不是枕头,你抱它干嘛?”

  他听完后直接扔了,擦了把虚汗说:“这梦,我真的不做了,再也不做了。”

  一整栋的尸体都堆在了周围的几个房间里,这些人死得不明不白,稀里糊涂。当这赵芳华失踪后紧紧片刻,我就看到楼下来了一辆奥迪Q5。接着,小九和明月下车看着大厦发呆很久,最后走了进来。

  他们上楼,我和张军下楼。当我们出了电梯后,张军出去看到了太阳,他说:“我再也不做这样的梦了,我要回家了。”

  我说:“我送你。”

  我把他送回家。他是个单身汉,屋子里有点乱。进了屋子后,就倒在床上睡觉去了。我怕他出事,就没走。他只是躺了半小时,起来后伸着懒腰说:“杨落,我刚才做了个梦,很恐怖啊!太恐怖了,你要不要听?”

  我说算了,你没事我就回去了。他说好吧,有机会一起喝酒。

  妈蛋的,这个人还是挺有意思的,会给自己解心宽。

  血旗营,这是个什么组织啊!估计老李知道,但是老李到底在哪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