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38章 神秘女子

第38章 神秘女子

  “自己挖掉了,然后就疯了,主持看她可怜,就收留了她。”小和尚念了声阿弥陀佛,摇摇头说:“罪过,罪过啊!”

  “你胡说,我的眼睛被你们吃掉了,吃掉了。”这女的喊叫了起来。

  我听了浑身一冷,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和尚们架着女的往回走,却走得很匆忙,我看到这女的完全是被拖回去的。一双脚就在雨水中滑行。他们进了昭觉寺的大门后,很快咣当一声关了寺庙的门。我要是普通人也就算了,但是我是个道士啊!除魔卫道是我的责任啊!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周围有几只鬼出来,他们站在大雨中,时隐时现。都离得我有一段距离,看着我,又不敢接近我。似乎感觉到了我是个什么存在。我被大雨这么一浇也清醒了,用手擦了一把脸,然后回到了车里。

  天琴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她打着哈欠说:“刚睡醒,你体内的星球上真的太舒服了,简直就是天堂啊!”

  我没有搭理她,而是继续纠结着。我到底是该闯进去看看还是等第二天再说呢?第二天庙门开了后,我可以大大方方进去,但那时候进去,这女孩子会不会被灭口了呢?可是如果现在进去,我就是个贼了啊!这翻墙入院的,毕竟不好!

  天琴看看周围说:“这地方怨气很重,你来这里做什么?咦?有个寺庙。昭觉寺!你是来烧香的吗?你不是道教的吗?怎么改拜佛祖菩萨了呀?小心你们祖师爷将你逐出师门。”

  “我才懒得拜这印度人的玩意呢,贫道啥也不信。”我说道。随后气呼呼地从口袋里摸烟,结果烟都湿了,没办法抽。

  突然,我隐约听到寺庙里传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声音令我再也不能淡定了。天琴问了句:“什么声音?”

  我下车的同时,天琴嗖地一下就融入了我的身体。我在大雨中奔跑前行,到了寺庙围墙外的时候,我纵身一跃就上了墙头,四下看看,发现墙下面有一条大狼狗。在狗窝里趴着,只是露出半个头,在看着我,却不叫。我心说这狗真好啊!

  我跳下去的时候,这狗趴在了地上,在狗窝里晃尾巴。看来,他是挺喜欢我的。我在心里默念:“天琴,发现没?我挺有狗缘的。”

  “你别做梦了,是我在威压这条狗。”她不屑地切了一声。

  我尴尬地哦了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我循声望过去,在大雨中朦朦胧胧有一片林子,声音就是从林子那边过来的。多亏我目力极佳,黑暗和大雨根本没能阻挡我的前行。我一个纵越,就像是黑色的闪电一样窜进了林子,默默无声地前行。当我穿过林子后,看到了一个池塘,绕过池塘有一座石桥,石桥栏杆上雕有趴蝮。过了石桥是一个院子。院子前正对着大门是拖着石碑的龙子赑屃。

  本来我以为是乌龟的,刚在心里念叨弄个乌龟在这里干啥,没想到直接就接到了抗议,天琴说这是龙子赑屃,你这个笨蛋。你见过这么威风的乌龟?

  院门开着,并没有守卫。我刚要进去,就听天琴说:“有禁锢,被人施法了。”

  我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来被人使了什么法。只是看到门板上的两个门神瞪圆了眼睛看着我。问题就在这门神上,我只是往前迈了一步,这俩门神顿时每人一步从那门板上走了下来,其中一个指着我喊了句:“哪里来的狂徒,深夜乱闯主人私宅,有何意图?”

  我心说这是谁画的符咒啊,简直是出神入化的高手啊!我随即来了句:“Ihavecometoplaysoysauce.”

  意思是,我是来打酱油的。

  “别闹,这两位是门神荼和垒,虽然只是符咒化形,但我们也不能如此亵渎神灵。”天琴说了句。

  随即我看到一只猛虎从一旁的门柱上扑了出来,在门洞里走来走去的。天琴说这是他们饲养的老虎,专门吃鬼。一旦遇到害人的恶鬼靠近,这兄弟俩就会捉了喂老虎。随后又说:“比如我就是一个孤魂野鬼,只是可惜,这只是符咒化形,基于画符人的道行,也有了些本事,但终究不是荼垒二神真身和那头食鬼虎。但是画这符的人能有此功力,也极其可贵的了。”

  本以为二神听不懂我的外语,谁知道其中一个笑了。张嘴就说:“我这里可没有酱油,道友请回吧。”

  这话很明显是出自主人之口。声音是个女孩子的声音,清脆明亮,又透着几分调皮。我一听正在犹豫,就听到里面又传出了凄厉的惨叫之声。我往前迈了一步,这两个门神顿时拦住了我,那头猛虎也开始对着我吼叫了起来。这吼声令我的灵魂一阵颤抖,随后我真气上行,才算是稳住了心神。

  我呼出一口气,一伸手就抓出了霸王枪,往地上一戳,叮地一声后,这门神自己后退上了门板,老虎一跃也进了柱子。妈蛋的,都是吓唬人的。

  我收了长枪,一步步前行,进了院子是一条笔直的通道,两侧有各种神兽雕像。一个个炯炯有神,杀气腾腾,倒是屋顶上的那“好望(龙子之一,有诸多名字)”显得可爱许多。

  一声声的惨叫声是从这阁楼内传出来的,我推门进去,那惨叫声便消失了。安静的让人有些发毛。屋子里正中央是一盏很大的吊灯,还是挺高级的。在大厅的中央是个大楼梯,我沿着楼梯一步步向上。到了中间分成左右,我心说男左女右,我干脆向左上吧。其实没有毛线区别,房子虽然不小,但是也不至于迷路。

  沿着上了左侧后就是一个走廊。走廊围着屋子饶了一圈,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天井,正好看到楼下的大楼梯。

  我沿着走廊,一个个的门在我右侧。推开一间,吱嘎一声,是个卧室,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就是这时候,灯突然灭了。我要灯有毛线用啊,咱这比钛合金还亮的眼睛什么看不到啊!

  我走到了下一间屋子,吱嘎一声,又推开了,还是个卧室,旁边有个梳妆台,梳妆台旁边是个屏风。似乎屏风后有水流的声音。我直接想到的就是放血的哗哗声。

  我呼出一口气,一步步过去,手里拎着长枪,绕过了屏风,看到的是一个帘子,我用长枪慢慢挑开帘子,里面是一个冒着热气的大木桶,里面坐着一个女人,用那宽阔华丽的后背正对着我呢。

  “进来还偷偷摸摸的,你难道就不能敲下门么?”她淡淡地说了句。

  我赶忙放下帘子,转过身说:“刚才听到有女人惨叫的声音。像是在被捅了一刀又一刀。”

  其实就算是知道这件事很蹊跷,但是遇到女人洗澡,也不能乱来的吧!“对不起,不是有意的。”

  我大步出去,突然灯一下全亮了。色彩突然绚烂了起来。接着,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屋子里上上下下满是穿着罗裙的女人走动,她们面带桃花,坦胸露背,看到我后还会对我抛个媚眼。很明显,这些都是鬼,不同的是,这些鬼一个个阴气很重,都很健康。

  惨叫声再次响了起来,这次是在一楼发出的声音。我推开这些鬼女人跑下去的时候,这声音又没了。我在大厅里慢慢走,当我到了一根柱子下的时候,就觉得有水落了下来。我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那个没有眼睛的女孩子像个树袋熊一样抱在柱子上,她尿裤子了。

  “别过来,别过了,不要过来。”她不停地说着。

  终于,她失去了力气,摔了下来。我一把接住她,她却吓坏了,开始拼命地挠我。

  “冷静,你冷静点。”

  “男人?这里怎么会有男人呢?”她顿时安静了许多。之后伸出手摸我的脸,“真的是男人。男人,你带我走吧,求求你,带我走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这时候,楼上的女人穿好了衣服,她趴在阁楼的走廊里,看着下面咯咯笑了起来。她这么一笑,我怀里的女人就尖叫了起来,之后紧紧抱着我说:“救救我,救救我。”

  也奇怪,这女人一出来,那些鬼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