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39章 若兰

第39章 若兰

  这女人一步步走下阁楼,她穿了一条九分裤,镶钻的高跟鞋闪闪发光。上身是蕾丝边的小衬衣,袖子前就像是开了一朵花一样护着手背。她一步步下来,一边走一边用抚摸自己的长发。这长发乌黑泛光,很明显,她是个很健康的人。而且,很漂亮。

  鸭蛋圆的脸,尖尖的下巴,丹凤眼,小嘴唇,长长的脖子下就宽宽的肩膀。身材丰满,婀娜多姿。每一步都透着难以言喻的诱惑。

  她下来后说:“没想到你还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人。可以你用错了对象了。她蛇蝎心肠,不是你的菜!”

  话刚说完,我就觉得胸口一疼,低头一看,这女人一把尖刀已经插入了我的胸膛。我放开她,她却哈哈大笑了起来,把尖刀从我胸膛拔出去,然后用舌头舔着刀刃说:“怎么样?痛快吧!男人都是不可信的,没有一个好东西,想骗我的钱,做梦去吧!”

  这是个疯子啊!我气急败坏,一伸手拿出枪来,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身就跑,我就像是扔标枪一样把长枪甩出去,直接穿透了她的后背从前面而出,之后带着她滑行了起来,就听铛地一声把她钉在了墙壁上。她就像是一张画一样挂在了那里。

  我捂着伤口,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体内的真气开始在伤口周围聚集,当我放开手的时候,伤口已经愈合了。我骂了句:“那婊子是个什么东西?”

  “人啊!只不过黑心烂肝,为了骗取保险金,让奸夫撞死了自己的丈夫,之后为了独吞保险金,又杀了奸夫。之后奸夫和丈夫都化作厉鬼,她为了不看到他们,就挖了自己的双眼。但是还是不能摆脱纠缠,就跑到了庙里。和尚们不收留她,就赖在了我这里不走了。”她呵呵笑着说:“外面的鬼倒是进不来了,但是她心中的暗鬼,谁也没办法。她一直活在恐惧当中,最后还是崩溃了。”

  这时候,我就听外面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接着那二位门神来了,其中一位一把抓住了这女人的头发,鬼魂硬是被他拉了出来。这女人嚎叫着不要不要,但还是被摔到了院子里,接着,那头猛虎扑过去,张开大嘴就吞了这鬼魂,之后还打了个饱嗝。看着我摇摇尾巴后,掉头走了。

  “该死的女人。”我骂了句。随后看着周围,很多鬼魂都在二楼静静地看着我们。“她们都是谁?”

  “这阁楼是我家祖传的,我家一直有养鬼的习惯,这些都是这么多年我家的朋友。在这里住了几百年了,我们提供住所和保护,她们负责吸食周围过剩的阴气,也算是各有所得吧。”她说着一笑:“在房子后面有个寒泉,水特别凉,一年四季不断有寒气溢出,要不是这些鬼魂吸食,人住在这里是要生病的。所以,我家的人能在这里繁衍生息,也多亏了这些朋友。”她随后咯咯又笑了两声:“不瞒你说,这昭觉寺就是我祖上出钱修建的,之后请了和尚来,那时候家里一直有人生病,是一位得到高僧传授了祖上养鬼驱邪的办法。一代代传到了我这里,不仅没有没落,倒是发扬光大了。只不过,我们身体是好了,但是又有了另外的麻烦。”

  我一伸手,那把长枪便收了回来。随即化作涓涓细流汇入我的体内。那具尸体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一双黑洞洞的眼窝让人看了恶心。

  这女人掏出一张符来,随手一扔,顿时化作一只雀鸟落在了那尸体上,之后猛地张开翅膀,雀鸟的身体顿时燃烧了起来,雀鸟往下一趴,这尸体燃烧了起来,只是一瞬间,尸体被烧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些许灰烬。地板上留下了一个人形的暗影,之后,人形暗影也消失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都惊呆了,心说这符咒真他妈的好用啊!我说:“好强啊!”

  “我是个炼符师,这是我的强项!”她笑着说,“你呢?你主修什么职业?”

  我心说还有啥职业呀?我可不知道啥职业不职业的,我说:“我就是抓鬼的。”

  “那你是武道。”她呵呵笑了起来,看着我说:“外面好玩吗?”

  我说:“还行吧。”

  之后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就这样互相看了大概五秒钟,她红着脸说:“我就要十八岁了,还没出去过昭觉寺半步呢,家里有家规,女子十八岁之前不能出寺。明天就是我十八岁生日了,可以说,再有两个小时,我就十八岁了。我想出去看看,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天啊!我该怎么办啊!”

  我心说这是什么节奏啊,十八岁没出过家门,这是什么人家啊!家里养一大群鬼,就这么一个小姐,见到我就要和我私奔。我的乖乖!这可信么?我怎么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哇!我问:“你这样,你家里人知道吗?”

  “我,我没有家里人,家里人都活不过三十岁的。”她低着头说:“这就是我家人的宿命。也是魔鬼对我家的诅咒。就算是没有病,到了三十岁那天,一定会一觉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了。就算是嫁到我家的女人也是如此。”

  我能信么?这叫什么毛病啊!我看着她说:“那真的是太遗憾也太令人不安了,三十岁,正是人生最好的时候呢。”

  “所以,就算是我十八岁生育,也只能看着孩子十二岁,我就是十岁的时候父母双亡的,先是父亲死掉了,母亲埋了父亲后,也死掉了。和尚们埋了母亲,将我照料大的。”她说着竟然哭泣了起来。

  十八岁的姑娘,这要是在外面,绝对还是个在看日本动画片的孩子啊!她却承受了这么多,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能陪我在这里过个生日吗?”她突然问了句。

  我说当然行了啊!接着,她上楼了,到了一半对我招手说:“跟我来。”

  我一步步上楼,这些女鬼靠在走廊两侧,任凭我从中间走过,还有一些女鬼趁机拍我屁股,趁机卡油卧槽!我挤过了她们后,到了一间房子前。这房子进去,刚走了两步,就听身后的门吱嘎响了一声。我一转身,正看到她关门呢。

  我笑着问:“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若兰,你呢?”

  “杨落。”我说。

  “杨落,你坐,我给你开电视。”

  这是一间很现代的客厅,里面沙发,空调,冰箱,电视,电脑,一应俱全。她打开电视后,坐在了我的旁边,眼睛死死盯着墙上的一个石英钟。石英钟咔哒咔哒的走着,屋子里很静。我不得不说:“若兰,难道你就打算这样过生日?”

  “别吵,时间就要到了,时间就要到了。”她喃喃着,两只手举了起来紧紧握着,很激动的样子。

  我一看这情况,心说你激动吧,我有点困了。低头看看自己的前胸,满是血迹,闻了闻腥得很。我问卫生间在哪里,她根本没听到,我就自己站起来出去找。我一推门,就看到这些女鬼围着屋子看热闹呢,我心说看毛线啊你们。出来后拉上门,问了句:“卫生间在哪里?”

  女鬼们笑了,簇拥着我走了大概十几米,把我推进了一个房间。这卫生间够大,够奢华,在蹲位前面还有个大电视呢。但我不是来拉屎撒尿的,我脱了外衣开始洗。洗掉了血迹后,重新穿上,当我回到屋子的时候,这若兰好像呼吸都停止了一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石英钟。

  我困了,倒在一旁就睡了。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寺庙外的一片草丛里,我站起来,看到一条宽阔的马路,我的车就停在马路边上。我挠着脑袋,心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难道没有若兰这个人吗?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衬衣,那个洞还是在的,难道这是我自己撕开的?我只是做了一场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