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42章 自由界

第42章 自由界

  她往后退了一步,不屑地笑了下。然后手指尖伸出来,在我伸出去那只手的手指尖一碰,我就觉得一股巧力钻进了我这只手,顿时,这只手开始龟裂。噼啪地声音响着,揪心的疼痛传进了大脑。我的胳膊也开始龟裂,但是到了胳膊肘的时候停下了。

  我体内的真气反应过来了,那温暖星球上的能量迅速传遍了全身,将我包裹。接着,两种真气在身体各处运行。开始迅速地修复我受损的手臂。我也是在这一瞬恢复了自由,但还是打了个冷战。

  顾长虹咦了一声,随后看着我愣了下,之后一只手摸摸自己的鼻尖,随后哼了一声,说:“我就不信,你血肉之躯能扛得住我这寒冰刃!”

  她单手一挥,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凭空就出现了七把冰刃,和小李飞刀差不多。她一伸手,这些冰刃在她胳膊周围旋转起来。此时,我头顶突然出现了一个虚影,一个燃烧的巨龙在我头顶咆哮了起来。顾长虹哼了一声说:“龙魂也只是魂,没有金身你什么都不是,找死!”

  顾长虹说完,手再次一挥,这寒冰刃呼啸着朝我扑了过来。这下,我感觉到了灵魂深处的战栗。那股子寒意袭击了我的灵魂。那巨龙的虚影无疑就是天琴,她突然将我裹了起来,身体开始燃烧,我就听噼啪地几声爆炸后,虚影消失了。我毫发未损。

  “杨落,我不行了,需要好好调养,我帮不了你了。要是给姐金身,杀死她就像碾死一只蚂蚁,无奈,形势比人强,我不行了,要睡一觉。我在你的内丹上了。你要小心,能逃就逃,不要和她恋战……”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就听不到了。

  顾长虹这时候气急败坏了,她一伸手拿出一把冰剑来,二指一伸,这冰剑腾空而起,剑尖指着我,我横着挪了一步,这剑也随着我转动。我知道,这一下要是戳过来,我估计就会多个大窟窿了,同时会变成冰雕,这女的过来会直接拍碎了我。你说我怎么这么贱啊!没本事还非要拔横,非要人家拔什么旗子,这下完了吧!虾米了吧!蒙圈了吧!

  刚想到这里,就听周围轰隆一声,这自由界瞬间坍塌了。接着,我看到了熟人了。姬子雅穿着一条牛仔裤,短靴,宝蓝色的衬衣,一头长发飘飘地过来了。她笑着说:“我当是谁在这里布下了这自由界呢,原来是长虹啊!”

  “我当是谁破了我这自由界呢,原来是子雅姐姐啊!”顾长虹咯咯笑着说:“子雅姐姐,你大白天的怎么跑来这阳间了啊!也不怕被烈日灼了你的娇躯呀!”

  “你看我有事吗?根本就没穿护甲,照样行走在阳间大地,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又很好奇呢?想知道原因吗?我知道你想的,但我就是不告诉你,你猜去吧!”姬子雅也哈哈笑了起来。“好舒服啊,晒晒太阳的感觉真好。”

  我接了句:“根本停不下来。”

  “你破了我的自由界,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的吗?”

  “不,我是想告诉你,这个人除了我,谁都不许杀。他是我的,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我看着姬子雅,心说女骗子,你不是怀孕了吗?肚子呢?我去你的,多亏老子机灵没上当。顾长虹听了后笑笑说:“既然这样,小妹就告辞了,后会无期。”

  我喊了句:“带走你的破旗,看着恶心,你要是不带走,我可要做个大裤衩穿上了哈!”

  “你要是敢,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她说走就走了,我心说,去你妈的,我有什么不敢的,看这旗子的材料不错,应该是真丝的,做大裤衩正合适。穿着要多舒服有多舒服。“我怎么不敢?还有我不敢做的事情吗?”

  “你什么都敢做,你得罪这个妖女干嘛?”姬子雅瞪了我一眼,小脸红扑扑的。她说:“你还真的要做个大裤衩子穿上啊!”

  我看看她,没说话,进了电梯间进电梯,姬子雅跟了进来。她随着我一起上楼,说实在的,我挺怕她的。我说:“你要是想弄死我,给我来个痛快。”

  “谁要弄死你啊?你有病吧你!”她瞪了我一眼,说:“即便是弄死你,也不是现在。”

  “你刚才不是说,我只能死在你的手里吗?”

  “你傻啊你?那只是台词好不好,你什么都当真啊!我弄死你,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我是谋杀亲夫的人吗我?你看我像吗?”

  我嘟嘟囔囔说:“我当时真的只是想救你,没多想,至于后来我兴奋了,那也是生理反应,你不要揪着这件事不放了行么?我有什么错?”

  电梯的门开了,我出了电梯,敲响了家里的门。是瑾瑜开的门,她看到我后很怕的样子,后退了两步。我和姬子雅进去后,她关了门,犯错了一样站在我面前。梅芳这时候出来说:“出什么事情了?这女孩儿是谁呀?”

  姬子雅没说话,我也没说话。

  我到了窗户前,打开窗户,一伸手就把那面旗子拿下来了,抖着说:“看看,布料多好,给我做个大裤衩吧?”

  梅芳拿过去看看,又摸摸说:“好像是真丝的,摸起来凉飕飕的,感觉真好,看这布料,做个情侣装都够了。”

  姬子雅气呼呼地看着我说:“杨落,我肚子里是你的孩子。”

  我看着她的肚子说:“撒谎不脸红,你肚子里哪里有孩子?肚子呢?你有肚子吗?你肚子里除了大便哪里有孩子?”

  “不管你怎么说,你承认不承认,孩子就在这里。”她指指说,“你们怀孕十月,我怀胎三年。这孩子至阳又怀阴,能够自我调和阴阳,连我都受益改变了体质,这才得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

  梅芳听完后咯咯笑了起来:“你俩聊的好聊斋啊!你们这是在准备什么节目吗?你们准备吧,我去下楼下的金剪刀裁缝铺,去做俩裤衩穿,眼看天就热了,这布料真不错。”

  瑾瑜说:“我也去。”

  都走了,我呆呆地看着她说:“既然这样,你打算我怎么做?”

  “随我回去,我当女皇,你辅佐我,做你的皇驸。”他说。

  “当你的小白脸儿?!”我顿时就瞪圆了眼睛,说:“再说了,你们那地方至阴至寒的,时间长了我也受不了啊!”

  “你随我回去一趟,举行大典后,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必须名正言顺的生下这个孩子。”她瞪了我一眼说:“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打掉这个孩子,你给我写一封赞同书。我打掉这个孩子后,我就杀了你,这样我就心里踏实平静了。”

  我咽了口唾沫说:“这件事再说吧,反正时间还长着呢。”

  拖字诀。我一听打掉孩子心里怎么就那么不是滋味呢?还有就是,打掉孩子后还要杀了我,我们爷俩儿就这么该死么?

  她一咬牙,随后一跺脚,转身说:“随你吧,还有,不要招惹血旗营。这个教派很邪,和妖魔界勾勾搭搭。在他们看来,凡是被人界和鬼界雇佣的妖魔都是叛徒。你认识明月和小九那姐妹俩吧,那都是我们鬼界雇佣的有阴阳体的妖来帮我们追魂,如果她们被血旗营发现,都是当做叛徒处理的。”她不屑地一笑说:“最可笑的是,这血旗营的人也是被妖魔界雇佣的,真不知道你们人类的中玄城为何不下令除掉这教派。一直想不通,按照妖魔界的逻辑,这血旗营也是你们人类的叛徒,不是吗?”

  我说:“我们人类海纳百川,所以才能发扬光大。和你们这些低等生物不一样,我们是高等生物,懂得阴阳调和,中庸之道。你们太极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