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44章 冰清玉洁

第44章 冰清玉洁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穿过树林,绕过水塘,上了石桥。过了石桥后就是一个院子。院子还在这里,门虚掩着,两位门神就在这门板上贴着呢。旁边的门柱上,那头食鬼虎怒目而视,随时都要扑下来一般。

  我发现,我的智商不够用了。我往前迈了一步,就像是触动了机关一样,两位门神一步就从门板里走了出来,横在了门前。其中一个伸着棒槌一般粗细的手指,指着我的鼻子说:“来者何人!?”

  “杨落。”我说。“是来见若兰姑娘的。”

  转瞬,另一个从后面走了过来,看眼神就知道,这门神已经被若兰控制了。她先是伸出了兰花指,随后一跺脚喊了句:“你还来干什么?”

  这声音虽然还是男人的声音,但是很明显,音调就像是一个撒娇的女儿发出来的。我解释道:“那晚我睡着了,醒了就到了外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呀!”

  “你胡说,分明是你不想带我走,自己逃掉了。”

  这次,总算是女声了。不然等下这位门神会把我恶心死。

  “真不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啊!”我很激动地解释着。

  要是按照若兰说的,我成了什么人了啊!那我就是个失信于人的小人了,我是个坦荡的君子啊!怎么可能干出那些事呢?我说:“你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吧,让我进去。”

  话音刚落,这俩门神后退,嗖地一下就贴在了门板上。我推门进去,进了阁楼,上楼梯,走进了闺房。我看到若兰头发散乱,很憔悴。她看到我后就哭了,看着我说:“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你到了哪里去了呀?”

  我赶忙说:“昨晚上我不是睡着了吗?可是我醒来的时候,就睡在了外面的草丛里了,我不瞎说,瞎说是小狗。”

  她白了我一眼说:“我看你就是小狗。明明是你偷跑了,我一直在默念,在默念,当我满了十八岁的时候,高高兴兴转过头,发现你竟然不见了。这时候天正好亮了。你是不是被你老婆叫回家了不要我了?”

  “天地良心,我没有老婆,何来被老婆叫回家一说?”我继续解释。“真不是我抛弃你了,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男人都是这样,只会骗人。”她幽怨地叹了口气。随后说:“我才不信你呢。”

  看她的表情我知道,她是相信我了。也可以说,信不信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了,这件事算是翻篇了。她慢慢趴在了我的怀里,之后一双手臂紧紧抱着我的腰说:“你带我走吧,我再也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当我要回答的时候,突然门开了,那些身穿古代服装的美人们都一步步走了进来。带头的看起来三十多岁,穿着唐朝的服装,挺暴漏的,特丰满。她看着我摇摇头,从表情里我看得出,她是不让我答应。再看其它的女鬼,每次我的目光所接触到对方的眼神后,对方总是对我摇摇头。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她抱着我越来越紧,我突然就觉得她体内迸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阴寒,直接侵入了我的身体。这种阴寒简直比顾长虹所赐予我的还要厉害三分。我有意识地调动内气抗衡着。本来有些小反应的身体,瞬间也冷静了下来。

  “杨落,你带我离开吧。以后我们双宿双栖,做一对模范夫妻,立业成家呀!”

  我心说,你他妈的还听过这个呀!这丫头到底是什么呀?为什么有这么强的阴气呢?她明明是个人的呀!她从怀里拽出一片符来,随手一抖,落在地上成了一只猛虎,正是那头在门柱上的食鬼虎。这老虎朝着门内的女鬼们吼叫了一声,这群女鬼应声转身溃逃。若兰袖子一挥,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

  接着,她抬着头,眼睛闭上,睫毛颤抖着,送上了精巧的红唇。

  我真的蒙圈了,总觉得这件事太他妈的诡异了。但是脑袋里乱乱的,不知道从何想起。强自提起真气冲了下灵台,这才让大脑清醒了许多。我没有亲吻这红唇,我怕一旦亲吻了,我会失去自我。她似乎是很具有诱惑性的一个女孩子,我又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若兰,白天的时候我来过这里。”

  她猛地睁开眼了,一双胳膊死死抓着我说:“你都知道了?你看到了?”

  我点头说:“我看到,这里没有这个院子和阁楼,我都怀疑,我现在看到的是什么,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或者,你只是我的一个梦。”

  “你摸摸我,我是真实的呀!”她看着我说:“带我离开吧,你带我离开这里吧,我们去你家,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她说着开始解自己的衣服。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黑色的丝袜,一条白色的腰带,显得很诡异。她拉开了在腰里的拉链,之后就要把裙子脱掉,我知道这是在性贿赂我。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说:“你别这样,我带你离开。”

  她过来在我脸上吧嗒就亲了一口,随后说:“我们走,这就走。”

  “你不收拾下东西吗?”我问。

  是啊,一个十八年没有出过屋子的女孩子,要是没人带着,是不敢也不能出去的,她什么都不懂,说不准出去不到一天就会被汽车撞死在马路上。

  她摇摇头说:“我什么都不带,我不需要。我们走吧。”

  我们下楼,那些女鬼在门口堵着,看着我们。那头食鬼虎本来在我们身后跟着,此时走出来对着这群女鬼吼了起来。这群女鬼顿时就退避三分,让出了门口。我俩走到了院子里,一步步朝着大门走去。她很兴奋,拉着我的手心里都是冷汗,手也是越拉越紧了。

  我们刚到了门口,伸手拉开了大门,就看到那老和尚站在门前。他对我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后,行礼道:“这位道爷,这姑娘不能和你走。”

  如兰突然走出去,喊叫了起来:“凭什么?我就是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要离开这里。”

  那食鬼虎冲出来,老和尚单掌打出一个佛印,正打在这老虎的头上,这老虎噗地一下就化作了几片飞灰。

  “你离不开这里。”老和尚说的很坚定,他一伸手说:“若兰姑娘,请回吧!”

  我看着老和尚说:“你这是在囚禁她吗?”

  “不,我这是在帮她。”

  “你这样,你妈妈知道吗?”我问。

  他念了声阿弥陀佛,随后对我说:“老衲的母亲早已经去世,自然是不知道了。但就算是我妈妈尚在人间,她也不会责怪我。若兰姑娘,请回吧。”

  若兰哼了一声,转身跑了进去。似乎是很愤怒的样子。

  “道爷,你随我来。”老和尚对我做出了邀请,很有礼貌。

  我也明白,这老和尚不会乱来,这一定是事出有因的。走出去后,老和尚在前,我在后面。我随着他走过了石桥,绕过了池塘,又穿过了树林,最后他带我进了藏经阁里。之后拿出一本书放在了我的面前,他说:“这是本寺的来由,你看看吧。”

  我说:“我就不看了,我相信您,大师,您就和我说说吧!”

  我把这本书推了回去,心说这么厚,我看完还不是要三天啊!

  大师点点头,把经书收回去,之后坐到了我们面前,他先是念了声法号,说:“在唐朝的贞观年间,公元六三五年,这里有一位大财主叫君如,他有个貌美如花的女儿,叫若兰。”

  “若兰?”我失声喊叫了起来。

  “没错,叫若兰,生的是冰清玉洁。若兰自小就有一种怪病,那就是寒冷,经常把自己冻僵。终年吃药,一直到了十八岁。也就是十八岁生日的那天,表哥带他出来游玩,到了这寒池边上的时候,打算轻薄于她。谁想遇到了贼人,杀了表哥后,试图又对若兰用强。先是表哥,后是贼人,若兰心灰意冷,无奈之下,投了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