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45章 寒池

第45章 寒池

  我听了后点点头说:“像是古时候的故事。”

  “这是真实的。”大师继续说:“自此之后,这寒池名副其实成了寒池。”

  “可是,若兰不是鬼魂啊!这怎么解释?”我问。

  “她本来就不是鬼魂,而是成了尸煞。她的尸体沉在寒池底部,寒池水凉,却不结冰。寒池周围寸草不生,更别说池水里有鱼了。这样,尸体就这样很好的保存了下来。这大财主君如命令谁也不许动女儿的尸体,每天白天就趴在池水边看着女儿。眼泪不知道流下了多少,最后竟然也冻死在了这池水边。”

  他叹了口气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之后夫人捐了所有的家产,建了这昭觉寺,打发走了所有的家丁,过上了青灯古佛的生活,但是因为思念丈夫和女儿,经常来这寒池旁悼念,在三十岁的时候,也死在了这池边。至此以后,这看守尸体的责任就落在了我们寺庙了。”

  老和尚一闭眼,摇摇头说:“这尸体天长日久,吸收日月精华,慢慢的竟然有了生命,但是根本没有灵魂。但是周围的那些孤魂野鬼似乎很怕她一样,经常有很多野鬼围在寺庙周围顶礼膜拜。光是有记载的就有八百多次了,场面很大,令人震撼,那真是方圆百里尽是鬼哭狼嚎之声。终于,在百年之后,她有了灵魂,这灵魂生自天地,困于这寒池之内。每到夜晚,若兰就会从池水地下升起来,这池水也会流淌而出,化作一座宅子。大概是三百年前,来了一个道爷,他信口开河,说有一天有个英俊男子会带着若兰离去,也是他,送了若兰这些女鬼陪她。若兰信以为真,但是这三百年里,有多少男儿误入寒池,最后冻成了一个冰坨啊!”他叹了口气说:“也许那道爷只是要给若兰一个生存下去的理由吧!”

  “我,我是怎么到了外面草丛的?”

  “是老衲将你救出来的,因为这寒池水到了天亮就会倒流回去,之后,也会将你带回那寒池之内。那寒池水奇寒无比,那些鬼能受得了,若兰能受得了,你是绝对受不了的。”

  “那么,你为什么不让我带走若兰呢?”

  “若兰就像是鱼,她是离不开那寒池的。因为她需要寒池的寒气才能让身体保持不腐,离开,就是她死亡的开始。当她和你走出大门后,就会开始变得浮躁,和你说我不想离开了,很怕。然后,带着你回去,相拥而眠。第二天,我们会在池水里看到你的尸体。三百年了,我们一共打捞出了九十八具尸体,你是第九十九个。”

  老和尚叹了口气说:“罪过啊!道爷,如果你还是不信老衲,我们可以等,等天亮的时候你一看便知。”

  突然,就听外面轰隆隆响了起来,接着,一阵阵吼叫声传了进来。老和尚说了句:“不好,她发怒了。”

  接着,我看老和尚跑了出去,我们站在藏经楼的楼顶上,看着周围,一团团雾气升腾,一个个的鬼影在空中飘动,周围陆地上,密密麻麻的鬼影穿梭。当然,这些和普通人是没有关系的,大家还是一如既往地活着,根本不知道,也看不到很多事情。

  老和尚喊了句:“若兰姑娘,你这又是何必呢?”

  声音洪亮,传了出去。

  就听若兰的声音传了过来:“放我走,我要走,不然我拆了你的庙。你不要考验我的耐性。”

  “阿弥陀佛,若兰,你现在是尸煞,当你的尸体腐烂后,你想过自己会成为什么吗?失去了身体,你就是孤魂野鬼,到时候你还剩下什么呢?你出去,不出三天,你的身体将会腐烂,你的灵魂失去宿主,将会变得不堪一击。到时候,恐怕最痛苦的是你自己。”

  “我不管,与其在这里孤独地长存,还不如轰轰烈烈活上三天。”她突然尖叫了起来。这些周围的鬼怪也随着咆哮了起来。老和尚喊了句:“这曾经是你的家,你就能容忍这些鬼怪来侵袭吗?”

  “这早就不是我的家了,你放我离开,我马上让他们撤回去。”她嗷嗷喊叫了起来,“快点给我解了那禁锢,快,快啊!”

  她话音刚落,昭觉寺周围突然腾起了一张巨大的网,就像是一个穹顶一样将昭觉寺扣在了里面。老和尚对我说:“这不是第一次了,道爷不要惊怪。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就是那禁锢吗?”

  “也多亏了这禁锢,不然本寺早就被若兰姑娘给拆了。”他念了声法号说:“这也是当年道爷留下的,也算是救了我们寺庙很多次了,那时候他就发现了若兰变得暴躁,有了想出去的念头。”

  这禁锢升起后,那些鬼怪还是围着不散,尽情地咆哮着。若兰就这样吼叫了一夜,东方见白了,这些围在寺庙周围的鬼怪们才纷纷散去,当第一缕曙光透过云层的时候,我远远看着那阁楼和院子,瞬间坍塌,哗地一声,化作了一池清泉在那里荡漾。

  大师带着我到了寒池边上,我看到若兰静静地躺在寒池的底部。她是那么的冰清玉洁。我伸手要摸一下这寒池,大师拦住了我说:“小心冻伤,这池水看起来没什么,但至阴至寒。”

  我说没事的。伸手摸了下,这不是冷那么简单,而是痛彻骨髓。我的一只手顿时就麻痹了。还好,体内真气运行,开始滋润我这只手,瞬间就恢复了。我握了握拳头,并无大碍。我说:“真的是太寒冷了,这绝对不是水。”

  “不,这是水,之前就是普通的一个水池。一切都是若兰投进去后发生的。”

  我问:“要是捞起来她的尸体会怎么样?”

  “不知道,因为没有人有这个本事。”

  我说:“我觉得,这里并不是那么简单,这水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并不是只有一具尸体那么简单,不然不可能有一千多年池水一直保持这么寒冷的能量供给,这是需要很大的能量的。我们的冰箱需要电能,它也是需要能量的,这不会错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谁有说得清呢?谁又有本事下去呢?这池水,就算是铜人下去都要冻裂的,何况是血肉之躯?”

  我呼出一口气说:“我想试试。”

  “小道爷,绝对不行,你虽然有些本事,但是你绝对不能抵抗这寒池的,你不是得道的神,也不是返璞归真的大能,你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我们要认清自己,不要逞强。”

  但我还是想试试,我想知道这水池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为什么若兰投进去后就一下变得如此的寒冷了呢?我脱了鞋,卷起了库管,慢慢走进去,刚进去,我那温热的内丹立即就输送了大量的能量出来,作用在了我的腿上,但是很明显,它根本没办法抗衡,我的这双腿已经麻木了。并且,这麻木的感觉迅速向上。我知道,自己不行了。

  刚要喊,突然觉得自己喊都喊不出来,还好大师机灵,一把将我拉了回去。上岸后,我的身体逐渐恢复,我这才说:“好险,这寒池真的是够劲啊!”

  大师念了声阿弥陀佛,然后看着我说:“道爷道法精湛,老衲佩服。敢如此下水的,你是第一个。看到你全身而退,老衲惊恐。道爷,你没事吧!”

  我动动胳膊,动动腿,然后看着若兰发呆了起来。我说:“到了晚上,这水都溢出去,那么这里会成为什么呢?”

  “不要想着进去,这里会成为一口深井,不停地冒出至阴至寒的寒气,比这池水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师叹了口气说:“一千多年了,无数人想过办法,但一千多年了,还是一筹莫展。”

  “也许秘密就藏在这池水之中。”我喃喃说:“怪不得,到了晚上这周围会有大雾呢。”

  “是啊,但是又毫无办法。”他叹了口气,说:“快吃早餐了,道爷,请随我去吃一些早餐吧。”

  寺庙的钟声敲响了,悠远冗长。带着厚重的历史感和沧桑感,让人有一种踏实和安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