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46章 回大厦

第46章 回大厦

  在寺庙里喝了一碗粥,吃了点四川泡菜,身体暖和了起来。我看和尚们每人的餐盘里都有小辣椒,大师说这里寒气重,都要吃点辣椒的。我哦了一声,对大师说:“要是若兰问起我,你就说,我说过会回来接她离开的,我去想办法了,这样,她也能安稳一些。”

  “本来出家人不打诳语的,但是如果这样能安抚她,老衲倒是愿意配合。”

  我笑着说:“怎么就是诳语了呢?我是真的这么想的,这个女孩子挺有意思的,尸煞,那么多的鬼怪都跑来膜拜,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大师念了声佛号,随后又深深叹了口气说:“也只能这样了,除了权宜之计,再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我吃完后,站在池水边再看了若兰一会儿,转身出了寺庙。刚出来就接到了张军的电话,说今天周末,打算请我全家去欢乐谷游玩。我说去欢乐谷就算了,没心情游玩。他说你在哪里了?我去找你。我刚好打算抽支烟,就说在驷马桥的桥头了,你来吧。

  我下车抽烟,抽完一支烟张军还没到呢。我又给自己点了一支,张军开了一辆铃木SX4两厢车来的,鬼子车,这车质量不错,不便宜。我说:“鬼子车啊!”

  “没办法,咱是公务员,平时不敢开着上班,都是我妹妹在开,也就是周末我开出来溜溜,这车不错,挺好的。”她笑着说。“今天我妹妹还说自己有事呢,我说我也用车,她还是没有抢过我。这车是我出的首付,她还贷款呢。”

  我呵呵笑着说:“你也该成家了。”

  我电话响了,是梅芳打来的,我接了,她问我在哪里了,我说和张军在一起了。她问我张军是谁,我说张军是警察。她顿时就喊了起来:“你怎么会和警察在一起啊?你出了什么事了?”

  “你别大惊小怪的行吗?难道我的朋友里就不能有个警察了吗?”

  “你吓死我了,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实在的,真的不想回去,我说晚上回去,白天有事情。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找人喝点酒,恰好张军也是挺喜欢喝酒的,我打算请他一顿。电话刚挂断,就听我那女律师打来了电话,说事情都办妥了,要我去银行。

  我和张军说,先陪我去银行办点事,事情办完了后我们就去喝酒,喝它一天的。张军说还有个事你别忘了,就是李红袖的房子的事情,你抓紧时间过户吧,时间长了不好。

  我问:“那大厦还有人吗?”

  张军撇撇嘴说:“寸土寸金,总会有胆子大的搬进去的。现在的人,为了钱可以不要命的。”

  “那今天有的忙了。”我呼出一口气说,“走吧,去银行,梁家巷那里的建行。”

  我们开车到了银行门口,下车后,张军和我一起进了银行,刚进去,我就看到我那女律师在和一个男的在聊天呢。她看到我后先是挥手,随后看到了张军,喊了句:“哥,你来这里干什么来了?”

  我一听乐了:“这就是你妹妹啊!”

  “你们认识啊哥!?”

  张军眨巴着眼睛说:“怎么个情况啊!你俩什么关系啊?”

  “哥,这是我客户,杨落。”

  张军一拍脑门说:“我介绍一下吧,这是我妹妹张静,这是我朋友,杨落。好兄弟,铁哥们儿。”

  叫张静这丫头片子顿时就笑了:“五千,你必须给我五千,我都快穷死了,真的是越有钱越抠搜的。你那么多钱,给我五千不行啊?我还要交房租,还要交车贷,我容易么我?”

  我呵呵笑着说:“五千就五千吧,看子啊你哥的面子上就不收你的保密费了。”

  其实收保密费这件事是有法律依据的,我又没有替你保密的义务。你非要我保密,必须支付保密费的。

  和银行的人交涉了半天,总算是把老骗子的钱给转出来了,到了我的名下。之后我们一起去吃饭,喝酒的时候张静说:“你说我怎么这么难呢?不少挣钱,但是总是不够花。”

  我说你买个鬼子车就十几万,月供不少于三千吧,房租一千,这四千就没有了。

  她说那又有什么办法,你看看你,科迈罗开着,一天无所事事就能继承那么大一笔遗产,我要是也有这么多遗产,我才不干律师了呢。

  张军笑着说:“这才哪里到哪里啊,还有一份遗产等着去继承呢,下午就去,吃完饭就去。”

  我们拿着所有的资料去办了过户手续后,这房子就真的到了我的名下了。此时的大厦里还有一股血腥味。我们进来的时候,保洁员正在用水冲刷顶楼。一层层的都是苍蝇,嗡嗡乱飞。那妖道走了后,这里也有了生机,最先来的就是苍蝇和老鼠,恶心死了,但总比没有会喘气的要强很多,起码有了一种还活着的感觉。

  反正我也没有房子,干脆以后就住这里了,李红袖的房子我熟悉,经常来给她换灯泡。当我看到灯泡的时候,心挺酸的。一不小心还就落泪了,我擦了一把,笑着说:“其实我还是挺喜欢李红袖的,她就这么走了。”

  张静出去,走进了旁边的屋子,她捂着鼻子出来后问我:“那房子是谁的?卖不卖?便宜的话,我要了。”

  我看着她说:“这房子你也敢住啊!”

  “谁让我穷,又想住大房子呢?三千一平米,我真的要了,老子拼了命了也要赌一把。”

  接着,我通过物业联系房东,房东来了后一听有人买,顿时就涨价,说少于五千不卖。我心说你还装什么呀?以后这房子没人住的,这栋大厦什么时候能恢复阳气还不一定的呢,你每月交着物业费,不吃亏啊你!张静笑着说:“你要是不卖我无所谓,我买你隔壁那家的。反正这里房子有的是,总有卖的。”

  此话一出,房东立即就卖了,九十平,二十七万,但是要现金,张静和我借,我说凭啥借给你?她说看在我哥的面子上啊!

  张军把我拉到了一旁,小声说:“看在我的面子上,借给她这笔钱吧,以后我还你。咱俩啥关系啊,生死之交啊,你忘了我保护你了?”

  我小声说:“是我保护你的吧老大。”

  “起码我试图保护你了,我冲锋在前。”

  我一听也是,这张军还是个合格的警察,当时确实是试图保护我了,就同意了。接着就去办手续,到了天黑的时候还就办完了。就差第二天一过户就全弄清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梅芳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我和她说要搬出去,搬到李红袖的家里去住,她没反对,但是看起来挺失落的。吃完后,我就带着瑾瑜出来了。

  我老住在一个女人家里算什么呀!我把车钥匙还给了她,她没收着,说:“我也没啥事了,你开走吧。”

  我一想也是,对她说:“你好好养身体最要紧,吃点好的。”

  我开车进了大厦地下停车场,下车后,我在前面走,瑾瑜在后面抱着个布娃娃跟着。我进了电梯,她也进来了。之后我又看到老骗子在一旁偷笑,老骗子看到我后笑个不停,这个死鬼!我懒得搭理他,心说,你他妈的成了电梯鬼了都。

  我出来后,这老骗子也跟了出来。我一边走一边说:“老骗子,你的钱我拿到了哈,也算是帮你完成了一件心愿了。”

  老骗子嘿嘿笑着说:“杨落,我心事没了,可能要走了。”

  “你去哪里啊?”我问。

  “去我该去的地方。”他对我说,“老在这地下室,在这电梯里,这大楼里呆着也怪没意思的,我想去阴间了。也许以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其实挺想你的。对了,我们一定还有机会相见的。总算是让我找到你了。”

  “你这话有点乱,是不是又却阴气了?”我挺伤感的,开了门进了屋子,老骗子随后也跟进来了。说:“不知道再见到你的时候还能不能认出你来。”

  我说:“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吗?”

  他看看瑾瑜,随后摇摇头说:“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提了,怎么死的都无所谓了,反正我是死了。死了也好,无牵无挂的。不过,这大楼不适合居住,杨落,你还是回家去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