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48章 伴生魔

第48章 伴生魔

  一种错觉猛地在我脑海中形成,似乎自己这样子的才是怪物,反而这些怪物才是正常的了。我看着外面这小怪物,心说看他捉老鼠的本事还是很强的,应该是专业的,一看就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虽然吃起老鼠来是那么的恶心,但好歹也是在除四害啊!

  另外看它戏弄这大蝙蝠的样子,也算是挺机灵的,尤其是关窗户后嘿嘿笑的样子,还是很逗人。它慢慢打开了窗户,然后慢慢爬进来,悄无声息的,用我的身体挡着蝙蝠。蝙蝠这下倒是对它视而不见了,静静地挂在天花板上。

  这小怪物抬头看着我,我也低头看着它。也许我俩都是人形吧,似乎很容易产生信任感。它竟然对我勾勾手指,然后嗖地一下窜进了楼梯间里,拐过角后又把头探了回来,朝着我再次勾勾手指。我很清楚,这是叫我过去呢呀!

  我回头看看,心说这边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就和这个小怪物下去了。我们沿着楼梯下楼,他敏捷无比,就像个猴子一样。仔细看,它的一双手脚黝黑发亮,宛如钢叉,锋利无比,每次触碰到水泥地都能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

  我们一直下楼,到了我们公司那一层的时候停了下来。它带着我到了我们公司前,门开着,它过去趴在门上看着里面。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显然,它一定是蒙圈了。我也过去了,当我看到的时候也有点蒙圈了,它抬头看看我,随后继续往里看,我低头看看它,然后也往里看。

  屋子里的灯亮着,很多的电脑显示屏也都亮着,堆在墙边。无数的老鼠密密麻麻在屋子里爬动,在屋子中央,有一个球状的东西倒垂下来。里面隐隐约约还能发出光亮来。

  这些老鼠在围着这个球状体旋转,就像是河水一样不停地流动。我喃喃了一句:“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这小怪物一把抓住了我的腿,随后往后缩了下。突然,我发现这个球状体下垂了一下,接着,从周围散发出浓烈的黑烟来。屋子里片刻就被这黑烟给填充满了。就像是发现了我们在自卫一样。

  小怪物抱着我的腿后撤,我却很好奇,打算再看一会儿。一股真气充盈在手臂上,用力一挥,顿时一股旋风将黑气卷出了窗外。我继续往前走,这吃老鼠的小怪物在后面跟着,它跟的也是小心翼翼,此时我对这小怪物哪里来的真的没有什么兴趣了,倒是这倒挂在天花板上的球状物,里面是什么呢?

  从小我就是个好奇的孩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拆开一个个的东西,看看里面有什么。看到鸡蛋最想干的事情就是打碎它。这次也不能例外。

  我到了近前,伸手摸摸。这球状体热乎乎的,我摸的时候还感觉到了里面有东西在动。这小怪物好奇,也伸手摸摸。摸到了吓了一跳,赶忙缩回去了。我和这小东西互相看看,然后我俩又一次将手伸出去,贴在了这上面。没错,这个黑不溜秋的家伙是个肉蛋,并且里面似乎是有生命的,在动,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有点兴奋,低头看看脚下的老鼠,都退避三分,可能是因为这小怪物吧,老鼠都很怕它。

  小怪物可没心思在这时候进食,他对这肉蛋也有了足够的兴趣。这东西就这样挂在屋子里,倒垂着,本来圆圆的蛋被拉得有些椭圆,上面小,下面大,热乎乎的,里面还在涌动。这让我想起了哪吒来。心说我要是用枪尖滑开,会不会整出一个小孩来呢?那样可就太有他妈的意思了啊!

  刚想到这里,小怪物一拉我,然后侧耳倾听。随后拽着我进了以前李红袖的办公室里,我俩刚进去蹲下,我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从窗户爬了进来。他一进来就站到了那肉蛋前,和我一样伸手摸着说:“没想到你竟然找到了这里,没错,这里的确杀气够重,你生在这里也不奇怪。我就在这里给你护法吧。”

  接着,我听到外面突然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凭空就在大厅里出现了一个穿着大斗篷的人,根本看不到他有脸。“任九天,没想到老夫跟着你呢吧。总算是让我找到了,这个宝贝是我的了。”

  那小伙子哼了一声说:“它不是谁的谁,我告诉你,它是自由的。谁也别想限制它的自由。”

  我心说,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啊!那老家伙又是谁呀!

  “任九天,你难道要和我血旗营为敌吗?魔种出生,我请回去是顶礼膜拜的,怎么叫限制自由呢?”

  “你那破血旗营是做什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完全是歪门邪道,魔界的走狗罢了。魔种化作人形诞生,生性简单,绝对不能被你灌输那些肮脏的想法。我作为魔界护法使者,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魔种的不良居心得到实行。别说是你,就算是大魔王也不行,没有人可以来玷污远古魔种的圣洁。”

  “任九天,你是死心眼吗?我告诉你,今天老夫势在必得!”

  这小怪物这时候咬牙切齿,一副要出去拼命的架势。我拉住它捂着他的嘴,生怕这小家伙没忍住喊叫出来,被发现就麻烦了啊!看这两位可不是什么善茬子。

  接着,就看任九天一伸手就拽出了一把长剑来,闪着蓝光。他说:“我这护法剑下死去的人不下十万,不在乎多你一个老鬼。”

  “哈哈,任九天,你未免也太自信了。”这老家伙一伸手就拽出了两道符,随手一甩,空中立即形成了两面大旗,无风自飘,呼呼哒哒声势很大。他说:“任九天,我觉得你我不适合在这里打斗,这要是让南宫家的人知道了就不好了,虽然南宫家不足为虑,但是他身后的中玄城可不是好惹的,这毕竟是中玄城的地盘。我们去城外找个没人的地方,你看如何?”

  任九天摇摇头说:“我是不会走的,谁敢保证你没有同伙呢?我们走了,你的同伙抢走了远古魔种,那是我这个护法最严重的失职。”

  “这不是在魔界,任九天,你在这阳间护什么法呢?这里本来就是我们人类的天下。”

  “老鬼,你也算是人类吗?谷三江,你别想让我离开这远古魔种半步,等它降生,我要带它回神殿接受洗礼,接受最好的教育,造福我们魔界众生,而不是成为某个野心家的工具。”

  “任九天,我不想在这里和你打架,好,我们就等远古魔种降生,看看到底它出生后愿意和谁走。”

  我心说,远古魔种,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看着这小怪物,它倒是挺着急的,恨不得马上就偷了这大肉蛋就跑一样。它急得是六神无主的,抓耳挠腮,一双大眼睛经常抬头看我,随后死死盯着窗户外的魔种。突然,它跳了出去,尖叫了起来。

  就听那谷三江喊了句:“伴生魔。”

  任九天喊了句:“不许碰它,这是圣物。”

  谷三江哪里会听他的啊,一闪就追了出去。任九天随后也追了出去。我一看就明白了,是这个小怪物来了个调虎离山计啊!我不再犹豫,挺身而出,拿出长枪就把这肉蛋从天花板上砍了下来。抱起来就从窗户爬了出去。天琴喊了句:“傻瓜,背在身上啊!不然你怎么下去?”

  我一只手抓着这只大蛋,往后一抡就背在了身上,之后一只手抓着窗台,开始往下自由坠落,坠落两层我就抓一下窗台,控制住平衡,也就是片刻,我就到了楼下。到了路边,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停下就拉开了后备箱,说:“包袱放后备箱里。”

  我过去放下,这车顿时就压低了。上车后司机师傅问我,什么东西这么重呀?我说背了一袋子爱,很重。他笑笑没说话,问我去哪里,我说去驷马桥吧。

  到了驷马桥的桥头,我背着这肉蛋跑到了一旁的公园里。这大晚上的,小树林里刷刷响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把肉蛋放下后,心说抢个这玩意干嘛啊!我是不是疯了?就抬腿踢了一脚。

  这一下不要紧,就听噗地一声,这挺结实的肉蛋就这样漏了。流出了一大滩的黑水,黑气也开始弥漫出来,很快,周围变得伸手不见五指。这肉蛋倒是开始发光起来。

  我好奇啊,跪在地上仔细看着,就听啪地一声,这肉蛋炸开了,黏糊糊的东西弄了我一身。周围的黑气顿时也就散了,我仔细看着,发现一个浑身黏糊糊的大姑娘倒在地上,周围都是炸碎的肉蛋。她猛地咳嗽了起来,从嘴里又吐出了大量的粘液。

  我擦了把脸上被喷溅的粘液,心说这就是远古的魔种吗?分明就是个姑娘的啊!她的头发粘在一起,身体光洁无比,看起来十七八岁,完美无瑕。她想站起来,无奈周围滑溜溜的,身体就像是油锅里的鸡蛋片一样滑动着。每一次摔倒都要滑出去几米远,最后,还是在我注视的情况下站起来了,接着,她一把一把抓自己头发上的粘液。我心说,这怎么行啊!万一来个人,看到这么一姑娘,还不得上焦点访谈啊!我脱了衬衣,举着说:“穿上,穿。”

  我递给她,她根本就不会穿。我过去给她穿上,刚好盖上小屁屁。我只剩下裤子了,又不能脱了裤子给她啊!此时天琴说了句:“我这里有衣服。”

  话说完,她一闪身出来了,拿了一条牛仔裤出来。她看着这姑娘愣了下,说:“你会说话吗?”

  这女的摇摇头。天琴过去,给她黏糊糊的腿上穿上了裤子。真的挺麻烦的,最后说了句:“剩下的我可不管了,我要回去泡温泉了,你那里边真的太舒服了。”

  她嗖地一下就回去了,我看着她说:“跟我走吧,去洗个澡。”

  抬头一看,不远处有一家商务酒店,我俩走过去,我开了个房间,服务员看了老半天这女孩子,别说是她,我看着都觉得奇怪。我说:“刚才被鸡蛋砸了,洗个澡就走。”

  服务员这才信了,进了房间,我给她放好了热水。刚转身就看到她已经脱光了自己,我那个脸红啊,心说姑奶奶啊,这是什么节奏啊!我说:“小姑奶奶,我是男人,你是女人,矜持懂么?你要矜持。我出去你才能脱衣服,出来的时候要裹着浴巾,明白吗?”

  心说算了,说不清。我拿起衣服开始在一旁洗,经常抬头偷看她。她站在莲蓬头下开始洗澡。那黏糊糊的玩意不太好洗,这丫头还不会使用洗发水沐浴露,我只能手把手教她。说实在的,我都硬了。那有啥办法,咱不是那样人啊!

  用香皂洗干净了衣服后,出去挂在窗户前。她洗完了就出来了,啥也没穿。我赶忙进去拽了浴巾给她裹上了,我把她按在床上说:“矜持懂么?就是你的身体不能轻易让男人看到。这是隐私,谁也不能看。”

  她还是不说话,呆呆地看着我。窗户突然被敲响了,我看到了那小怪物的脸,顿时这丫头就兴奋了。跑过去打开了窗户,这小怪物直接就趴在了这丫头的怀里。我心说,伴生魔,到底是个什么物件啊!

  这小怪物很兴奋,跳到地上手舞足蹈的像是在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但是这姑娘倒是听的很兴奋,他俩是可以沟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