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50章 移居花水湾

第50章 移居花水湾

  之后,这俩女人相约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就在我家做饭。我好不容易有点闲空了,回了卧室关了门,修炼了一阵子我的大循环。内视的时候差点走火入魔,我看到天琴洗澡了。

  因为这个弄得我心浮气躁的也没修炼好,睁开眼深呼吸了很久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出去后发现瑾瑜在看电视,两个女人不见了,瑾瑜说去了张静家睡觉了。

  俩人成了闺蜜。

  我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但是这个时间就睡觉,也太早了点吧!

  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起来。我笑着说:“她们是睡不着的。”

  我去开门,从门镜往外看看,却看不到人,心说谁呀,这是不是逗我玩呢啊!我没开门,接着门又响了。我还是看看,还是没有人。我骂了句:“真他妈的见鬼了,谁呀?敲门的时候还藏起来。”

  我刚骂完,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我心说真他妈的见鬼了,但是也没感觉到有鬼的气息啊!我挥挥手,让瑾瑜回屋。她从床上跳下来就回去了。我压住门把手,猛地推开门,一眼就看到小怪物站在门前呢。这小东西,怪不得我看不到呢。

  我问了句:“乖乖,你家主人呢?”

  话音刚落,从旁边走出一个人来,被布条裹着,是那些床单被罩窗帘啥的裹的,就像是木乃伊一样,一出来就对我说了句:“我饿!”

  我心说姑奶奶,你这是跑哪里去了啊!这小怪物吃老鼠,生存能力强,你这么漂亮,吃老鼠能行么?我把她拉进来,小怪物也跟了进来。我一转身才发现,瑾瑜在门口趴着,看着小怪物嘻嘻笑呢。这丫头确实与众不同,一点都不害怕。

  接下来,小怪物和瑾瑜玩得挺开心的,互相逗弄。我让这姑娘进了浴室,并且把买的衣服给了她。她出来的时候光彩夺目,我看呆了。

  “我饿!”她又说。

  我这才想起来这个关键问题了。去给她煮了一桶方便面。她吃完后说还饿。我连续煮了五桶方便面,她还说饿。我说你千万不能再吃了,她也就没坚持,看来是打着底了吧。

  我把她和小怪物安排在了我的房间里,而我则和瑾瑜睡在了一张床上。这死孩子睡觉不老实,喜欢用大腿夹着我,骑着我睡。我怕她醒了,心说你骑着就骑着吧。最可气的是,这死孩子也不是做春梦了还是咋的,在半夜的时候竟然一双腿越夹越紧,身体还和虫子一样的蠕动了起来。

  我一个大人愣是被她这么给搞害羞了。我心说这孩子也太早熟了吧!怎么就这样了呢?我被她搞得也是挺难受的,一条大腿被她夹着,怎么都拽不出来。好不容易拽开了,去了卫生间里,心里想着李红袖来了一火,这才舒服了,回去睡得很香。

  我睁开眼的时候是早上,浑身都觉得轻松。一转头,就看到瑾瑜在床边端着个餐盘,里面是两杯热牛奶。她说:“快喝吧,本姑娘刚刚热好的。”

  我说:“你给那女孩子了吗?”

  “她好像是走了。”

  我直接起床去了那个卧室,可不是咋的,这女孩子真的走了。我心说这傻不拉几的玩意儿,能去了哪里啊?不过走了也好,免得因为她,搞得我四处树敌。

  我回来喝了奶,然后说:“用微波炉小心点,知道怎么用吗?”

  “知道。”她笑了下。

  本来日子本该这样平淡的过下去的,我不愁吃,不愁喝,没费劲就弄来一女儿,这不是挺好的吗?我打算给瑾瑜找学校,但是瑾瑜就是说不去,说自己什么都懂,就等着高考的时候考大学就行了。我不信,就考了她一下,从小学到高中的题我出了一百道题,结果她一一作答,竟然是满分。当然,我没有考作文和政治这样不理性的题目。

  这下,我没有了逼她上学的理由,心说不愧是精灵的后代,真聪明,要是我和李红袖有个孩子多好啊,我的后代岂不是可以一直留有精灵的血统了吗?那不是很牛逼吗?悔之晚矣啊!可惜了李红袖这么个人了。

  这闲下来了,我一下想起了一个人来,那就是南宫燕。要不是她,我怎么可能被人给弄那么惨呢?老李失踪,李秀儿被掳走,而我却无能为力。中玄城,听任九天和那个血旗营的谷三江念叨过,似乎对中玄城顾虑颇多。看来,这是个大坑啊!我还明白,想要找回师妹,就必须先上青城山南宫家,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南宫家在和中玄城直接联系,并且,自己的女儿南宫燕也送去了中玄城。

  我日他妈的,老子这脑袋上怎么突然觉得这么绿呢?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乎一下就引发了我的愤怒,拳头攥得紧紧地,随后又是一声叹息。毕竟,自己真的是太弱了。即便是知道了中玄城在哪里,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师父啊,你要是死了,可要保佑我啊!

  大魂师,还是个入门级的大魂师,别说是中玄城了,随随便便出来个人就把我弄惨了,比如那个顾长虹,也就是个九品道,收拾我就像是欺负小孩子一样,人家一抬手,我只有哭的权利。

  一白天我都在屋子里修炼,我发现龙道这东西和道家的晋级没有一点关系。就是一条,不断地淬炼自己的身体,让身体足够强悍,由外而内的改变身体。道家的则完全相反,我虽然也不清楚,但是我起码知道道家那些东西是由内而外的,是从心开始修炼的。

  正所谓急走练体,慢走连心,你见过哪个道士走路的时候急匆匆的了呢?

  想到这里,我心说,还是练我的大循环靠谱一些。

  大魂师的修为相比魂师,给我带来了澎湃的真气源泉。两颗内丹在体内不停地旋转着。我窥探着上面的一切,两边的小狼在不断地进食,嬉戏,成长。

  狼灵,难道只是天地能量孕育出的灵魂吗?和那个食鬼虎一样,只是灵魂吗?

  我突然想起了瑾瑜对我说的话来了,对啊,我这双属性的真气似乎是绝无仅有的,在攻击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结合起来呢?我开始痴迷于这样的探索来了。

  我一伸手,打出一掌,一团炙热的掌风打到了屋子里的墙壁上,屋子里的温度瞬间升高,紧接着就是一掌寒冰,打在墙上。顿时这墙就噼啪响了起来,接着,愣是在墙上出现了一个手掌印来。这手掌印内的砖头变成了灰粉,顺着墙壁滑了下来。我这才基本理解了这种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霸道的攻击力。

  接下来我在想,如果一拳打出去,前半部分是炙热的,后半部分是寒冷的,那么效果岂不是更好的吗?好吧,我给这种掌法起了三个名字,寒冰掌,烈火掌,如果能融合成一掌,就叫寒冰烈火掌。

  我对寒冰烈火掌的修炼已经接近了痴迷的程度,废寝忘食,但是始终没有能够成功地一掌打出双属性。最多就是左手出寒冰,右手出烈火。但是这样的攻击很明显是大打折扣的。要是能在一掌内打出双属性,攻击力提高百倍不止。没有人能料到,也没有人能很好的防御这样的攻击的。

  这样的属性攻击,对方只能使用物理防御,属性防御是完全无效的。可以预见,这样的攻击是多么的可怕,要是不明所以的人使用属性防御,后果可以想象。

  至此,我觉得再也不能在城里住了,因为在这里住下去,搞不好就要把这栋大厦给拆了。几经周折,我们在西岭雪山下的一个叫花水湾的地方,租了一个院子住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