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51章 鬼王

第51章 鬼王

  离开了喧嚣的都市,一下子就觉得静了下来,到了晚上,这里安静的让人陶醉。躺在床上,不管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都是一种享受。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的想象力顿时就丰富了起来,灵感也都来了。

  我脑袋里突然有了一种想法,在我催动真气的时候,根本没办法很好的将两种真气在一掌内打出来,这似乎从逻辑上是不可行的,因为你没办法一次打出又冷又热的一掌,又冷又热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呢?我可能是走入了误区了。但是换个角度呢?

  我是不是可以像做炸弹一样,让能量先释放出来,之后进行包裹,然后再打出去呢?

  想到这里,我再也睡不着了。在我的院子前面是一条小河,院子后面是一座小山。我的院子就座落在山脚下。我出了院子,走进了一片竹林。在这竹林深处有一片空地,这是我新整理出来的。到了这片空地,我站好,一伸手,一颗蕴含着炙热能量的能量球在我手中形成。之后,我开始调动那包围在内丹周围的雾气,也就是那第三股的温和能量出来,将它包裹上,用意念力控制住,保持稳定,之后,又从体内调集出来一股冰寒能量,紧紧裹在这炙热能量球外部。刚刚包裹上,我就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

  这个球体极不稳定,最关键的就是中间负责分离的那层薄膜,内热外冷。虽然我意识一直在注意着,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但还是没有控制住。一瞬间,它破裂了,紧接着,就是一声冰与火的碰撞,砰地一声爆炸开来,我被直接掀飞了。我摔出了大概有十几米,之后猛地坐起来,突然周围的竹林哗啦一声铺在了地上,以爆炸的地方为圆心,成了一个半径三十米的圆。铺在地上的,是竹子的碎屑。

  我兴奋极了,起码我知道,这个办法是可行的。我的思路是正确的,之后就是怎么控制那负责稳定的中间那一层的能量的问题了。俗话说,熟能生巧。我发现控制那层薄膜靠的是另外一种力量,那就是灵魂力。这种灵魂之力同样需要修炼,这可不是跑步就能解决的事情。需要平心静气,无欲,不贪,平静,恬淡。

  我静静地坐在竹林中,一直到了日出东方,我才睁开眼,却看到瑾瑜正搂着远处的一棵竹子看着我发呆。我笑着说:“你起床了啊!?”

  “杨落,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不要再回去了,等我长大了,给你当媳妇儿。”

  “这死孩子,胡说什么?你妈妈和我关系挺好的,她让我照顾你,我把你照顾到大学毕业,我也就差不多老了,你给我当什么媳妇啊?别乱想,我不能辜负你妈妈明白吗?”

  “不,我就要给你当媳妇儿。”

  “以后这件事想都别想了,我才不要你呢。你还是乖乖地等着考大学吧。你还不是考虑这些的年龄呢!”

  她小嘴撅起来,脸红扑扑的,转身就跑了。我伸了个懒腰,爬上了山顶,伸着胳膊对着东方的日出用力一挺说:“我日!”

  是男人都懂的,早上起来自己的二弟都会无比兴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瑾瑜学会了做饭。虽然身高不够,但是她会踩着一个板凳洗菜,切菜,炒菜。我早上没吃什么,中午回去的时候,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说实在的,我有一种虐待儿童的感觉。但是自己又实在是懒得做,我说:“你别做饭了,我们去饭馆吃。”

  在这花水湾,有很多小饭馆,是专门招待游客的。这里的游客络绎不绝,都是因为这山清水秀,大好风光。

  “不做饭还能做什么?”她嘟囔了一句,然后笑着说:“杨落,你说我们就在这里过一辈子怎么样?以后我给你生很多孩子,……”

  “吃饭。”我说。

  她一摔筷子就进了卧室,我看看卧室的门,然后低头吃饭。心说这孩子,是不是魔怔了啊!

  事情就是这么邪,就是这天,在对面的一个五星级大酒店里,来了两个人。他们在酒店的公园里走来走去。我的院子和这个酒店的花园就隔着一条小河。

  小河里有很多的鱼,有几个老汉坐在河边钓鱼。我就看他们钓鱼,这是休养灵魂的很好的办法,我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修炼什么道法,更不是什么龙道,而是灵魂力的养成。只要有了足够的灵魂力,意念力,我就能很好的控制那暴躁的能量,成为我最大的底牌。我甚至想,有了这个是不是能打顾长虹一个措手不及呢?

  内核是炽烈的能量,外面是极寒的攻击。爆炸后,先是极寒的攻击,然后无接缝的就是那种炙热的烘烤,就算是你是仙子,也够你喝一壶的了吧!我聚精会神正看着呢,就听到小花园里有人说了句:“何方孤魂野鬼?见到我们血旗营的頋统领也不行礼吗?”

  我一听就愣了一下,顾统领,难道是顾长虹那婊子吗?我忍不住站了起来,沿着小路到了花园的旁边,伸着头看了进去。这一看不要紧,不是顾长虹又是谁呢?她来花水湾干嘛了啊!不会是来追杀我的吧!

  此时天色已晚,钓鱼的那些大叔大爷的都收了杆撤了,还有个大爷对我喊了句:“小杨,我回去了,有时间一起喝酒!”

  我朝着他挥挥手,然后继续看着花园里。我看到在一棵树下蹲着一个男的,不停地用手在地上写着什么。顾长虹一头亮闪闪的白发,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在我看来一点都不好看,不可爱。没有男人喜欢女战士的。不过这么一包裹,她的身材还是很好的。

  她并没有发现我,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那个鬼身上。在她身前是个姑娘,个子不高,也就是一米六左右。她喊了句:“那只鬼,说你呢。你在地上画什么呢?”

  那只鬼突然嘿嘿笑了:“画个圈圈诅咒你!”

  “你找死!”

  这丫头刚要出手,就被顾长虹一把拉住了。顾长虹呵呵笑着说:“如果我没看错,阁下就是这西岭雪山的主人,西岭鬼王常无名吧!”

  “没想到还有人能记得老夫,老夫以为早已被这个世界遗忘了呢!自从被姬问天打败后,好像江湖上很少再有人提起我的名字了,我只是个失败者。失败者,失败者,失败者……”

  “前辈,不打扰了。”顾长虹似乎对这鬼王挺顾忌的,拱手就要离开。

  这鬼王却说了句:“画个圈圈诅咒你!”

  顿时,我看到周围突然从地下钻出了一个个的墓碑,堵住了顾长虹的去路。顾长虹转身说:“这是为何?”

  “你说为何?我如果没记错的话,血旗营的顾老魔和我有过契约,只要我还活着,他的人就不会来侵犯我的地盘。”

  “前辈,我们并没有侵犯,只是打算在端午节这天上雪峰赏月的。”

  “周围雪峰无数,为何偏偏来我西岭雪山?我这里不欢迎你们血旗营的人,也不欢迎青城的人,更不欢迎地府城的人,我这里,只对人类开放。”

  “难道前辈觉得我不是人类吗?”

  “你觉得你们血旗营还算是人类吗?”他说完,还是蹲在地上,用手在地上画着什么。这些墓碑突然一个个弹跳了起来,化作了石人朝着这一主一仆冲了过去。

  顾长虹喊了起来:“小红不要硬拼,这是诛魔鬼咒,我们不是敌手!”

  她说着,一伸手抓出一把符咒,顺手甩出去,落地后,是一个狗群,朝着这群石人冲了过去,但一个个只是瞬间就被这些石人给打得变成了几团燃烧的纸片,但就是这短暂的喘息机会,顾长虹已经拿出一张黑色的符咒,抖开后在天空形成一个黑色的大手,这大手伸出来直接抓住了顾长虹和那个丫头,然后猛地一挥,这俩女的直接就被扔了出去。就听顾长虹喊了句:“前辈,告辞了,多有打扰,请多海涵!”

  这群石人不停地弹跳,但是已经晚了。

  这鬼王只是抬抬头说:“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能驱使通天魔手这样的高级符,小看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