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52章 远古炼魂实录

第52章 远古炼魂实录

  我都看傻了,心说这鬼王在地上画个圈圈就把顾长虹给吓跑了,这顾长虹在用手指头一点就把我拿下了,要是我到了这常无名鬼王面前,还不是只有等死的份儿啊!心说这老家伙不喜欢客人,我还是闪吧!

  当我转身要走的时候,直接撞在了一个人身上,太近了我看不清是谁,后退一步,顿时傻了。结结巴巴说:“前辈,我,我我我,我不是有意偷看的,这都是纯属巧合,如有雷同,算我错了。”

  “小子,能看到就说明是修道的。你是哪个门下的?”鬼王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东翼派,小门派,不足挂齿。”

  鬼王听了后一愣,随后点点头说:“你是第几代了?”

  我结结巴巴说:“不,不,不太清楚,我师父是李逍遥,我是第几代真的说不好。”

  “李逍遥?哦,那个不着调的小子,当年他师父还在人间的时候,带他来过西岭雪山,我见过,没出息的玩意,听说后来把山头都卖给南宫傲了,自己混迹在都市里招摇撞骗。我没说错吧!”他捏着手指头说:“这么说,你应该是第四十八代了啊!”

  我拱手说:“前辈英明!我要回家吃饭了前辈要是不嫌弃,回家坐坐吧。”

  我这就是客套话啊,没想到鬼王一听笑了:“好啊,很久没和人喝过酒了,走,去你家喝两杯。”

  我在心里抽自己的大嘴巴,心说让你嘴欠!我没事招惹他一个老鬼干嘛啊我!

  进了家门,刚走进院子,鬼王问我:“家里还有个精灵小奴?”

  我笑着说:“不是,是故人之女,托我照料的。”

  “精灵乃低等民族,不用惯着她。你要是对她好了,她反而受不了。对待精灵就不能把它们当人看,你要是拿它太当人了,她的要求就会像气球一样膨胀,自己就不拿自己当人了,会拿自己当神。”

  我点头哈腰说:“前辈说的极是,特别对。”

  我们吃饭,瑾瑜不敢上桌子,在一旁低着头站着,看起来是吓坏了。我说你过来吃啊!鬼王说:“她只是低等精灵,凭什么和我们坐在一起吃喝?下去吧,去厨房吃。”

  “是。”瑾瑜很听话,低着头后退着走了。

  我发现,瑾瑜出了不少的汗。眼看都要虚脱了一样。我搞不懂,怕什么呀!不就是个糟老头子嘛!

  这糟老头子,一张蜡黄的脸,花白的头发,胡子一大白,喝酒的时候还会打湿了胡子。吃起肉来毫不含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就的阴阳不忌的。喝了个差不多后,老家伙问我:“怎么来了这花水湾了啊?”

  我说:“图个清静,都市里太吵了。”

  “不知道多少人想来我西岭雪山,都被我赶跑了,咱爷俩投缘,我同意你来我这里修炼了。”他哈哈笑着说:“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大方呀?”

  我赶忙做感激状,拱手说:“多谢鬼王前辈。”

  心里却在说,去你妈的吧,我不在你这里修炼还可以去别处啊!你走了老子就搬家,守着你有点太危险了,指不定啥时候脾气一上来就把我灭了,到时候我找谁说理去呢?

  随后,他喝了一杯,放下酒杯后问我:“看你修炼的也不是你师父传授你的法门啊!你他妈的到底修炼的什么呢?”

  我说:“也谈不上什么,不过我想修炼灵魂力,只是不得其法,每天都在冥思苦想,怎么提升魂力呢。”

  鬼王听了后突然不屑地笑了起来,看着我说:“炼魂是我们阴间的人才修炼的东西,我们没有阳刚的体魄,故而选择修炼魂一道。你们有着得天独厚的身体,为什么要选择修炼魂力呢?不怕打击你,就算是你修炼一辈子,你的魂力也是赶不上阴魂十分之一的,因为环境不同,你的魂力根本就练不出什么名堂的。”

  我心说,小爷没想和你一样厉害,更不想在地上画个圈圈就能诅咒谁。只是想用魂力控制住那个易燃易爆的能量体,随心所欲地控制住它,我就知足了啊!我说:“鬼王说的极是。”

  “你要是想学,我给你一套心法,你用这个办法练习下,看看效果如何吧!”她说完从怀里拽出一本书来,随手一扔说:“不是什么好玩意,叫远古练心实录。说的就是怎么修炼灵魂力的,都是一些几万年前的人写的,也不知道对不对,我对着修炼了五百年了,该记住的也都记住了,这个就送给你吧!”

  我赶忙故作惊讶地说:“这可是宝贝啊!鬼王大人,您对我为何如此厚待呢?令晚辈诚惶诚恐啊!”

  “谁叫我和你投缘呢?对了,你要着重练一下这个,叫魂断一梦,浴火重生。这个还是很玄妙的。”

  我一看吓了一跳,心说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上面是古文,看不懂,下面是注解,说让魂魄痛苦到极致,然后用内力摧毁灵台,在灵台内燃烧起一把内火煅烧灵魂,如果煅烧七天灵魂仍然不灭,那么就是灵魂蜕变之时。我看着鬼王说:“鬼王,您炼成了吗?”

  “我当然炼成了啊!不然我能有这样强悍的灵魂力吗?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只是意念一动,就把血旗营的那个娃娃打得落花流水。”他站了起来,看看窗户外面说:“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明天我来看你,监督你练习。”

  我心说你大爷,这是要拿老子当小白鼠啊!你拿老子做实验,门儿都没有,你前脚走,老子后脚就逃了,逃出你的势力范围就是了。你和各门各派都有约定,我想你也是不能跑进别人的领地的吧。

  他出了院子,我在后面送他。他到了外面后,突然转过身对我说:“对了,我忘了告诉你,即便是我在雪峰上,照样能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因为我在周围有眼线,你要是想走,一定要先和我打个招呼,要是你私自逃了,我可是要按照你临阵脱逃论处的。”

  “临阵脱逃?”我问。

  “杀无赦!”她伸出手在我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我的天!我这不逃还等毛线啊!他刚走,我就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完后,拉着瑾瑜就上车了。车还没开出院子呢,我就听到了鬼王的传音。他说:“大半夜的你鼓捣汽车干嘛?烦死了。”

  “我去下超市,买点吃的。”心说你麻痹,这不是在开玩笑。真的知道我的一举一动。

  我无奈,去了超市,买了些小食品回来。一路回来的时候,我含着棒棒糖,心说老鬼,算你狠!不过想让小爷练你那自杀的鬼门道,打死也不干。

  第二天鬼王来了,一大早就坐到了我的屋子里,这老家伙根本就不怕阳光。看来已经是得道成仙了啊!这老家伙一进来就吵着让瑾瑜去下厨做菜,说瑾瑜做的菜还是很好的。瑾瑜慌乱地提着菜篮子就出去了。

  这老家伙看着我说:“打算什么时候修炼啊?”

  我笑着说:“老前辈,我觉得自己功力尚浅,还是从最基本的练习吧,那么高深的法门,等以后有些根基了再说吧!”

  老头说没问题,等下我们就开始吧。瑾瑜回来开始做饭,吃完后才上午十点。喝了个差不多了,我们到了院子里。鬼王让我脱了上衣,我就脱了,心说这老家伙这是要干嘛啊?他让我靠在院子里一颗柿子树上,我就靠在了上面,心说这是什么练习方法啊!简直就是扯淡啊!

  之后,他从怀里拽出一根绳子,将我捆绑在了这棵树上。瑾瑜在一旁偷看,一句话也不敢说。之后,这老家伙走到了屋檐下取了太阳伞。在我对面不远处撑起,之后在太阳伞下摆了一把藤椅,旁边是小茶几,对瑾瑜喊了句:“上烟,上茶,上糕点,上水果。”

  瑾瑜诶了一声,跑进屋梓开始忙活。

  很快就摆满了茶几,老家伙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顿时就把茶杯摔了,接着就是一个大嘴巴抽瑾瑜脸上了:“小奴,你想烫死爷啊!”

  “大人息怒,我马上给您吹凉了。”瑾瑜进了屋子,拿出茶杯,又倒了一杯,吹了几下后递给了这老不死的。

  老不死的喝了一口,满意了,挥挥手,瑾瑜就下去了。我简直都要气吐血了,脑袋嗡嗡的,无奈被绑着,毫无办法。

  这老不死的喝完了后,从腰里拽出一把鞭子来。这鞭子乌黑发亮,他本来是用这鞭子当腰带的,如此一来,这鞭子抽了,裤子就掉了,他干脆脱了裤子,就穿着个大花裤衩子。上衣的小褂也脱了,叉着腰站在我的面前说:“老子这就让你知道知道怎么炼魂。”

  他抡起鞭子,直接抽打在了我的身上,啪地一声,皮开肉绽。可是随后,我的体内真气迅速就修复了我的身体。老不死的一看乐了,他说:“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自愈功能这么强,有的玩了!”

  他左右开弓,连续抽打,打得我血肉横飞,我总算是忍无可忍了,张嘴迎着万里东风骂了句:“老杂毛,老不死的,我草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