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56章 破天刀

第56章 破天刀

  大师说的好听,但绝对没拿顾长虹当客人。顾长虹,谷三江和赵芳华三个人只是在大雄宝殿外的香炉旁站着呢。

  我偷偷走出来,在一旁的哼哈二将的金身后偷看着。三个人在那里,顾长虹倒是很淡定,那另外的两个杂碎一直就抓耳挠腮,贼眉鼠眼地四下打量。瑾瑜在我身后小声说:“在找什么。”

  我说:“这还用说么?在找禁锢的法门啊!这么大的一个阵仗,需要足够的能量支撑,这能量一定是来自何处的,我可不认为是来自什么高压电线。要是那样,赶上停电就麻烦了。”

  说完,我和瑾瑜走了,来到了偏院内。一路走过了那片林子,绕过那个池塘,上了石桥,又往前走了几步,总算是看到了那个寒池,这里周围温度很低,寸草不生。池水清澈,波光粼粼。看下去,若兰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水底,就像是睡着了一般。我试图再一次试试这寒池,于是我把手伸了进去,顿时就被冻麻了,赶忙收了回来。

  瑾瑜立即喊了声:“小心!这里太可怕了,这感觉令我有些毛骨悚然。我们离开这里吧,我觉得很危险,这是直觉。女人的直觉很准确的。”

  我心说听着真的耳熟,上次在地府宫里天琴也是这么提醒我的,今天瑾瑜又这么提醒我。这有什么可怕的吗?我再一次调动那第三股能量,这是一股奇怪的能量,包围在我的两颗内丹周围,混混沌沌,说不清这是什么。我把这股能量包围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就像是一股薄膜一样,隔绝着外面的各种属性。

  接着,我把手伸进了这个寒池之中,我只是轻微的感觉到了一些凉意。接着,我脱了鞋袜,一条腿迈进去,无碍!瑾瑜瞪圆了眼睛,捂着嘴巴看着我,她另一只胳膊搂着自己,已经有些瑟瑟发抖了,毕竟,她不是鬼魂,只是一个混血的精灵,承受不住这么低的温度。

  我屏气凝心,慢慢潜入水中,每下潜一分,这水下的温度就会下降一分,我盯着若兰的尸体,一直下潜下去,一点点适应,一点点接近,在她上方游动,盘旋,下降。用魂力控制着那层薄膜不被冻裂,这是一项艰苦的过程,只要是有了一个裂痕,随即就会像钢化玻璃一样瞬间破碎,而我也会顿时变成一个冰坨。就像是多年前的若兰一样,被冻死在这池底。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一点点下潜到了若兰的身边,一伸手把她托了起来,抬头看看,瑾瑜在池边紧张地看着。当我把她抱起来的瞬间,我看到她身下有一个长形盒子,这盒子发着微弱的蓝光。我好奇,伸手掀开了盒子,在里面有一把窄刃长刀,乌黑乌黑的,就像是空间裂开的缝隙一般。它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真的就像是白昼里裂开的通往黑暗的缝隙,我甚至有一种错觉,似乎随时要从这缝隙里钻过来一些什么东西,比如一条鳝鱼,或一只螃蟹。

  我伸手去抓它的时候,它猛地闪出一道蓝光,瞬间周围的温度更低了,这急剧的温度变化差点让我无法适应。我的手没有伸下去,我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控制着那第三股力量和这寒冷抗衡当中。我的天,这绝对不是一把长刀那么简单,这长刀似乎有了生命,并且,它的生命已经和若兰融为一体。

  温度越来越低,我不得不放弃若兰和这长刀,慢慢上浮,到了水面后,慢慢游回了岸边,此时,我发现岸边的土地上已经结满了霜,周围的树木被冻伤,树叶提前落地,就像是进入了深秋一样。

  瑾瑜紧紧抱着自己,鼻涕都流了出来。她吸溜了一下,又把那清鼻涕吸入了体内。她说:“杨落,你胆子太大了。你有什么发现吗?”

  我说:“惊天的发现,原来,若兰身下是一把长刀,是那种黑色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光泽,就像是通往宇宙深处的裂缝一样,你知道黑洞吗?就那种感觉。”

  瑾瑜突然惊呼了出来:“破天刀。你说的是破天刀,我的天,它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眨巴着眼睛看了瑾瑜好一阵说:“孩子,你知道的太多了!”

  瑾瑜接下来趴在水边指着问:“就在那女孩子下面吗?是就在这下面吗?”

  我也趴下看着说:“是啊,就在下面,可惜,我没能拿出来。太冷了下面。”

  瑾瑜这时候看着我说:“到了晚上,你就可以拿到了。因为那时候,刀魂进入了若兰的体内,你就可以下去拿了。”

  “孩子,你知道的太多了。”我转头看看她,随后继续望着池水发呆起来。

  “破天刀是远古兵器,要说这兵器最后一位主人,似乎和你还有些渊源呢!据说是三千年前一位叫“尤”的真人成神,接受天罚的时候,被天雷击中,他虽然破天成功,但是遗落了这把破天刀,至此不知去向。谁想在这里了。”她看着我说:“这可是这位大神破天前的趁手兵器,又是远古级别的,你想想,是不是宝贝?据说是有能人采天外寒铁打造而成。”

  我抬头看看天空,心说什么能人这么牛啊?还采天外寒铁。你说的是陨星吗?这是我第一次对外面有了点概念。

  瑾瑜站起来说:“这里太冷了,杨落,我们先回去吧!”

  我们回到了禅房,大师随后也回来了,一回来就失去了出家人的那种淡定姿态,骂骂咧咧地说:“什么东西啊这是,这是什么道理?说什么若兰不是我们的财产,是属于大家的。若兰一直就在我们寺里,这座寺庙就是为了若兰而建的,怎么若兰就成了大家的财产了呢?已经一千多年了,就没听过这种说法。”

  他气呼呼坐在了一旁的椅子里,端起茶水,啪地一声又摔在了桌子上,之后说:“道爷,我们去后院谈。”

  到了后院后,大师把自己摔在了椅子里,他伸着一双手说:“道爷,你说这是什么道理?他一个歪门邪道竟然要联合各门各派开什么大会,要口诛笔伐我昭觉寺。你说我们招谁惹谁了?把佛爷惹急了,撤了禁制,宁可让鬼进来,也不会放这群小人进来的。”

  我明白,大师是真的在生气了,说的也都是气话。

  这个社会还不就是这样,到了利益面前,就没什么正义可言了。熙熙攘攘,皆为利往。我说:“也奇怪了,不就是一具尸体么?至于的吗?”

  大师这时候歪着脖子看着我说:“小道爷,难道你觉得真的这么简单?你觉得一池水加上一具尸体就能有此等异象?那若兰到底是怎么就会成为了一个符师的?她怎么就会练符了?难道你觉得什么东西天生就会这些的吗?”

  “那大师的意思是?”

  大师指着外面说:“那水池里一定是有东西的,老衲也好奇,做过无数次的尝试,无奈,根本就没办法探寻个究竟,没什么东西能抵抗那池水的冰寒。那冰寒真的是令人畏惧啊!”

  “是不是有一把兵器什么的啊!是不是一把刀什么的啊!”我试探性地问了句。

  “刀?什么刀?”大师一愣,看着我说。

  我呵呵一笑说:“我胡乱猜的,我只是想给大师一个灵感。”

  大师摸着自己的胡子思考了起来,之后叹了口气说:“明明知道这池水下面一定是有东西的,但是就是没办法探寻,我们有记录的探寻就是八千多次了,没有一次是成功的。这水里不仅仅是寒冷那么简单,因为就算是鬼王下去也没办法靠近,这里的寒冷并不是恒定的有规律的。所以,这下面一定是有玄机的啊!”

  “大师的意思是,下面是个活物?是个异兽吗?”瑾瑜突然问了句。

  大师点点头说:“有这可能,很有可能啊!”

  我心说你猜错了,下面其实就是一把牛逼透顶的远古长刀,但是似乎是得到了一些仙气,正所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位真人破天成神而去,这把刀遗落凡尘,似乎是有了灵魂,并融入了若兰的身体。

  但是,我能告诉他吗?

  大师和我骂了一天,午饭都没吃。除了没敢骂我们可敬可亲的党,几乎把天下的组织都骂了个遍。骂遍了整个的天下后才总算是出了这口恶气。然后这才看看天空说:“天不早了,我们谈得投机,竟然连饭都忘记吃了。”

  我嗯了一声,这才推了推一旁椅子里的瑾瑜,然后我们站了起来去吃了饭。

  吃过饭以后,我说大师,可以留宿吗?他说别人不可以,道爷你自然就可以,我们是朋友啊!

  我心说,啥玩意我们就是朋友了啊!这老家伙到底这是要干什么啊!?难道他预感到要出什么事情了吗?拉我做帮手?不管怎么样,我今晚是要去夜探若兰的小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