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57章 水底食人鱼

第57章 水底食人鱼

  天总算是黑下来了,越来越黑。

  我悄悄溜出客房,本来干这偷鸡摸狗的事情就该自己去的,到时候要是被抓,死不承认。但是瑾瑜非要追着,我只能带上了她。

  我和她到了寒池边后,池水还是那么的平静,此时,西山上还有一丝晚霞。

  终于,这略微泛红的晚霞也没有了,接着,我眼睁睁看着若兰的身体被浮了上来。池水翻腾,大量的雾气弥漫开来。漫过我和瑾瑜的时候,瑾瑜打了个喷嚏。

  我搂紧了她,说:“冷吧,叫你不要来,非要来,做贼你也追着。”

  大雾越来越浓,就听着这大雾里哗啦哗啦作响,就像是置身在海边一样。大概用了十几分钟吧,恢复了平静,这大雾也散去了。我看到若兰一身白衣服站在屋顶,看着南方。

  接着,周围那鬼哭的声音隐隐传了过来,周而复始,新的一晚上又开始了。

  我对瑾瑜说:“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办事。”

  瑾瑜拉着我的袖子说了句:“你小心点,你不出来,我不离开。”

  我点点头说:“不见不散。”

  我大大方方进了院子,那两位门神只是从门板迈出一步看看我就回去了。看来这符咒也是有智慧的,足见这画符的技巧有多么的玄妙。我此时有一个想法,似乎这画符的人和计算机程序员差不多,都是在设计一个有规律又非常复杂的程序。

  也不知道这个比喻合适不合适,反正我此时就是这么认为的。

  当我进了院子的时候,若兰直接从屋顶飘下来,落在了我的面前。她看着我说:“你怎么又来了?”

  我看看她说:“你去收拾下,我带你走的。”

  她听完后愣住了,随后高高兴兴跑进了阁楼。我知道,要是我实话实说,是绝对没办法进入后院的。我迅速奔跑到了后院,一眼就看到了在后院的地上,中间位置有一条黝黑的裂缝,周围用青石砌成。看起来就是一口奇怪的井,并且,这口井里冒出了大量的寒气,那些女鬼正在一旁欢笑歌唱呢。好一幅大唐盛世图啊!

  我可没心情在这里欣赏歌舞,直接到了那青石上,抬头看看天空,低头看看这裂缝,貌似是这把破天刀从天空坠落,直接插进了这地底一般。

  “杨落,你在做什么?”

  我一回头,就看到若兰拉这个箱子站在我的身后。她瞪圆了眼睛看着我,很失望的样子。

  “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呀?!这是不能下去的,必死无疑的。”她对我说。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能告诉她,我是为了那把刀来的吗?要知道,我怀疑她体内的灵魂就是那把刀的灵魂啊!也可以说,这把刀是她的本体。我臊得脸红,一咬牙就跳了下去。这样就不用面对若兰那失望的表情了。

  身体急速下坠,在白天的时候,这把刀就在若兰的身下,但是到了晚上,似乎就钻到了地底一样。我的手一把抓住了旁边的一块突起的岩石,用脚一蹬,身体射向了对面,之后用手抓住另一块岩石,身体就挂在了那里。我适应了下这里的光线,然后看看身下,似乎是深不见底一样。

  我继续往下走,越往下,温度越低。我不得不调动真气将自己包裹保护起来。大概是有三千米左右,我总算是落地了,双脚落地后,我呼出一口气,看看前面,是一条倾斜向下的通道,此时,两边墙壁上已经由厚厚的蓝色的坚冰覆盖了,我就像是进了冰窖一样。

  为了试验下这里到底有多冷,我吐了口唾沫,这唾沫摔到墙上的时候啪啦一声,已经成了一个冰疙瘩。我想,要是这时候撒尿,一定会变成一个冰柱子,将自己顶个大跟头。

  寒气就是从前面朝着我涌来的,我明白,越是往上走,这寒气受到了阳气的影响越是弱,但是我干嘛来了呢?我就是为了那把破天刀来的啊!

  我咬咬牙,还是朝着里面走去。此时,我不得不屏住呼吸,因为呼吸会要了我的命,空气温度太低了。此时的我,必须是和这鬼地方隔绝的。一步步走过了这通道,前面突然就宽阔了起来,我走了几步,看到了一个水塘,这水池的水虽然清澈,但是看不到底。水池后面是个很大的冰壁,这也是这隧道的尽头了。我隐约看到,这冰壁后面,似乎还是有空间。

  我小心翼翼,计算着这水塘的宽度。打算一跃而过。我后退两步,脚下用力,助跑,到了水塘边后,一跃而起,身体嗖地一下就窜了过去。没想到刚到了水塘上访,猛地水塘里的水涌了起来,接着这水散落,我看到一只大号的食人鱼长大了嘴巴就等在我的前面。

  我的天,这是什么怪物啊!我可没学会半空中飞翔的技能,这眼睁睁就要进了这食人鱼的肚子里,这满嘴的钢牙就像是锯齿一样锋利,我进了它嘴里那是必死无疑啊!还不直接就被咬断成两截啊!

  我情急之下,也顾不得想什么,一伸手就拿出了霸王枪来,一枪就插过去,直接戳在了这怪物的钢牙上,就听铛地一声,这怪物脑袋一晃,我直接就被弹了回来。我落地后擦了把冷汗说:“好险啊!”

  我看看枪尖,丝毫无损。再看水里那怪物,嘴里已经流血了。看来是牙齿受损了。它浮在水面上一半身子看看我,随后,慢慢地沉入了水底。我知道,自己在这水面之上是绝对不行的,它身为一条鱼更是不会傻到上岸和我较量一番。都说宝贝周围必定会伴生异兽,看来这异兽就是看守这宝贝的吧。

  我收了长枪,一伸手,手里就多了一朵妖艳的晶莹剔透的曼陀罗。我抽出体内真气,让这曼陀罗到了我能控制的极限,已经能有拳头大小了。我呼出一口气说:“希望这次能行!”

  我还是那样后退,助跑,一跃而起。

  人和怪物的区别就是,人是能够很快从一件事中吸取教训的,但是怪物不行,它们基本没有分析的能力,做事都是靠着本能和知觉。我身体冲到了水塘中央的时候,这怪物还是那样从水里跳了出来,张大嘴等着我去送死。

  我把这朵曼陀罗往前一送,用脚一蹬这朵曼陀罗花,身体顿时倒射回来,而这朵曼陀罗花则飘到了这怪物的面前。也许是太怪异,就连这怪物都呆住了,他一双鱼眼睛死死盯着,嘴巴也闭上了,尾巴晃晃。很好奇的样子。

  我轻声说了句:“爆!”

  就听嗡地一声,这曼陀罗在有限的范围内爆了。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没什么影响,但是随后,这条食人鱼砰地一声就变成了一池子的碎肉和血水,铺满了整个的水塘,看起来真的是无比的恶心。我骂了句:“麻痹的,原来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水妖,我还当有多大本事呢。”

  我这才越过了水塘,到了这冰面前。这坚冰后面一定是别有洞天的,我拿出长枪,猛地戳了下去,就听嘎嘣一声,这冰壁裂了,接着噶蹦蹦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我一掌拍在了这冰壁上,这冰壁轰然倒塌。

  接着,我就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气涌了出来,我的血液顿时就凝固在了身体里。真气一停滞,我瞬间失明了。

  这怎么行?我立即调动那颗炙热的内丹的内气进入了经脉,开始在经脉内燃烧起来。这可就太考验经脉的韧性了。

  外面是冰冷的寒气,里面是燃烧的真气。同时,我开始修复失控的那层包裹我的气层。随着身体的温度恢复,状态也逐渐恢复。我的眼睛逐渐也看到了东西。

  最先进入我视野的,就是那把黝黑的破天刀。它静静地插在一块横在地上的长木上。最令人奇怪的是,这木头竟然长出了嫩叶来。在树木挨着地面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些嫩白的根茎插入了土地。

  我的天,这是什么品种在这种地方生根发芽啊!

  我走过去,一把握住了破天刀,根本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凉,倒是有一些温暖。倒是地上这截子木头,透着令人畏惧的寒意。

  天琴喊了句:“快收了这木头,这是九天玄木,可能是被这破天刀砍下来的。”

  我过去抱,差点冻死老子。九天玄木,到底这玩意是干毛线的啊!

  天琴骂了句:“你体内有这么一方天地,难道你就不能收入这方天地吗?”

  我放下这木头喊了句:“妈的,我不会,口诀呢?”

  天琴出来,说:“我怀疑若兰的灵魂是这九天外的神木的。收了再说。”她过去一把就抱住了这块木头,之后一闪就没了,我开始内视,发现这天琴到了我那冰冻内丹上,愣是把这棵木头种在了一座峰顶上。

  当我再次去看的时候,发现,那七匹小狼正从山下朝着山顶奔跑,到了山顶后,围着这棵木头对着天空吼叫了起来。真的是它们也有自己的世界,我甚至怀疑,此时我生活的这个世界只是某位大能的一个内丹啊!

  这么想,真的一点都不奇怪,这也是符合逻辑的。

  这群小家伙开始一个个的卧在了这棵木头旁边,然后簇拥在了一起,美美地睡着了。

  天琴一闪身就出来了,她对我说:“这充裕的灵气吸引了这群小家伙,估计这群小家伙要在这棵木头下面安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