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58章 算卦的老孙

第58章 算卦的老孙

  这个洞并没有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坍塌了,并不是所有的洞都会坍塌,也并不是拿了里面的宝贝就一定会坍塌。我拿了这宝贝后,轻轻松松就出来了,根本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况且,我也没觉得这有多么的困难。也许对于我来说不是很难,也许对于别人来说是难上加难了吧!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是拿到了。这把刀我一摸到后,就感觉到了一种沉甸甸的感觉。天琴说要我立即滴血认主,我割破了手掌,让鲜血流在了刀身上,这把刀就像是突然有了灵气一样,轻轻颤抖了起来。之后猛地就有一股力量戳进了我的灵魂。我意念一动,这把刀便融进了我的体内。好东西啊!

  洞里的冰开始融化,很快在地上汇集成了小溪,我趟着水向上走去,原路返回,到了竖井后,迅速向上攀爬。当我爬出井口的时候发现周围空荡荡的,而我就置身在寒池的底部,但是,寒池水没有了,院子没有了,若兰没有了,瑾瑜也没有了。

  他们都去哪里了啊!

  我喊了句:“瑾瑜,若兰!”

  周围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回应。我跑出去,上了石桥,绕过池塘,穿过林子,一路到了大门前。这时候大师他们正在寺庙前和那些鬼怪对峙。但是,此时的鬼怪,也都开始撤了。

  大师看到我后问了句:“你去哪里了?今天好奇怪,总觉得很奇怪。”

  我看出去,顾长虹还在那个大碾盘上站着,谷三江和赵芳华依旧混迹在这些鬼怪当中。但是鬼怪都撤了,这俩家伙站立不动,都觉得有些纳闷儿。偏偏此时,那禁锢闪了几下,突然就失效了。

  大师一惊说:“不好,这要是鬼怪攻来,可如何是好!”

  我摇摇头说:“也许不会攻来了吧!”

  大师第一个朝着偏院跑去,到了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个干涸的水池,在水池底部,有一条很深的裂缝。他去看的时候,这裂缝也坍塌了,一切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他看着我说:“怎么回事?”

  我说:“我也想知道啊!我的孩子都失踪了,大师,你要帮我找回孩子啊!”

  “我在问你,这里是怎么回事?若兰呢?”

  我说:“我哪里有心情管什么若兰?我的宝贝闺女没有了,大师,你一定要帮我找回我的女儿来啊!”

  大师四处奔跑,看了又看,随后看着我问了句:“到底做了什么?若兰呢?”

  我还是执着地和他要我的孩子,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大师一看也问不出什么,立即让全寺的僧人满院子找瑾瑜。喊叫声此起彼伏,但是,丝毫没有关于瑾瑜和若兰的任何消息。她们两个去了哪里了啊?那些个唐朝女鬼又都去了哪里了呢?

  我分析,不像是被血旗营的人掳走的。因为血旗营的人根本就进不来,方丈大师对他们也是防范的很。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那么,到底是谁掳走了若兰和瑾瑜呢?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鬼王常无名,那个老不死的也许追来了,不敢明着动手,就偷偷掳走了人回了西岭雪山。

  我想到这里就没有再犹豫,开上车直接朝着西岭雪山就去了。当我到了花水湾的时候刚好是半夜,我把车停到了那个五星级大酒店的门前,顿时就有人出来给我开门了。我下车,进了前厅,之后开了一间房。我没有在房间里呆着,而是去了花园里。我知道,这老不死的一定是会发现我的。

  但是令我生气的是,我在这里坐了一夜,到了天亮这老鬼也没来找我。难道不是他?或者被我一下炸死了?

  想到这里,心里有些不舒服,总觉得自己这样就炸死这个鬼才有点不对劲儿。

  上午九点的时候,我跳出了花园,看到老孙在钓鱼,老孙看到我后笑着说:“小杨,你还忆苦思甜呢吗?要是结束了,今晚我去找你喝酒啊!”

  我嗯了一声说:“好啊,老孙,你啥时候过来啊?”

  “说了是晚上嘛,晚上就是晚上,太阳落山后我就去。”老孙笑了笑。

  我回到家后,发现屋子被修好了,整理的很整齐,就连那没有了树冠的柿子树也抽了新芽。我傻傻地坐在那把藤椅里,抬头看着天空喃喃了一句:“什么情况啊这是。谁这么雷锋呀?不会是那老鬼为了感激我揍他,而找了人收拾了屋子吧!话说这老鬼去干嘛了啊!”

  我就这样在藤椅里做了一天,这老孙拎着水桶,扛着鱼竿就进来了。一进来就说今天收获不错。然后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四样下酒的神菜,花生米,猪耳朵,鸡爪子,鸡翅膀。在亭子里的石桌上摆好说:“快来,我们开始喝。”

  我晃晃悠悠站起来,走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老孙举着一个酒瓶递给我,然后举起另外一个和我碰了一下说:“小杨,我俩投缘,来,喝一口。”

  我放下酒瓶说:“我喝不下,我女儿丢了。”

  “什么?小瑾瑜丢了?”老孙的手指竟然掐了几下,随后笑着说:“没事,小瑾瑜没事的。那丫头鬼精灵,不会有事的。”

  我喝了一口酒说:“你还会算卦啊老孙!”

  老孙喝了一口酒说:“业余爱好,可不是谁我都给他算卦的啊!”

  我实在是心慌啊!哪里还喝的进去酒啊!我看着远处的西岭雪山,突然站了起来,也不和老孙打招呼,就往外走。老孙站起来喊我:“你瞎跑什么呀?你瞎跑就能找回孩子了?孩子不在这边,你找错地方了。”

  他一业余算卦的我能信他?我开上车就朝着大山里去了。车在黑亮的柏油路上一路疾驰,大灯突然自己就打开了。我用了大概四十分钟,终于到了西岭雪山的停车场。这里停着几辆车,旁边有个旅馆。我下车后就过来一穿着羽绒服的女人,脸画的特别白,和鬼似的。她趴在车窗上问我住不住店,还说有特殊服务,绝对安全。

  我没搭理她,直接推开车门。然后站直了身体朝着山顶看去,这女的过来挡着我说:“老板,年轻的,成熟的,风骚的,矜持的都有,你喜欢啥样的?价格绝对公道,全活儿,随便你摆弄。”

  我一把推开了她,朝着山上走去。这女的一下被我扒拉个大跟头,站起来就在我身后骂我:“你不干就不干,怎么还打人啊!你赔钱。带老子去医院,你别走。”

  她爬起来就拉我,我又给她推倒在地。这下她学聪明了,开始打电话,按通了就说:“虎子快出来,你姐我挨打了。”

  这时候,我看到从哪个旅店里跑出了三个壮小伙子,一边跑还喷着白气,手里还拎着铁管子,大菜刀和小板凳。到了我跟前后,指着我说:“是你打人啊!知道我外号啥不?东北虎听过没?”

  我摇摇头。

  那个拎着小板凳的一把抓住了我衬衣的衣领,举着板凳说:“你找死啊!”

  那女的一看要出事,立即喊了句:“三儿,别打,要他赔钱,这小子开豪车的,有的是钱。”

  接着,这家伙开始翻找我的口袋,把我口袋都掏出来了,啥也没有。他去开车门,在车里搜了一遍,还是啥也没有。

  我的东西都在酒店了,出来的时候啥也没拿。结果这下,这小子急了,举着板凳喊着:“你他妈的叫人送钱来。”

  我看着他说:“为什么?”

  “你打人了就要付钱。”

  我说:“谁看到我打人了?现在看起来倒是你在打人,你们三个手里都是凶器。”

  “别和他墨迹,削他!”虎子说了句。

  “削死他!”另一个说。

  这时候那女的又不干了,喊了起来:“别杀人,不要杀人,教训一顿他就行了。”

  接着,这三个男的开始凶我,非要我让人来送钱。偏偏这时候我看到老孙开车上来了,他开的是一辆沃尔沃的SUV,上来后车窗放下了,伸出脖子说了句:“干嘛呢?”

  虎子一看立马说:“孙老板,这小子打了娜姐还不给钱。”

  老孙下来直接就给了虎子一个大嘴巴,说了句:“你知道在和谁要钱吗?这是我老弟,你明白么?不想混了?”

  我这时候喊了句:“老孙,你他妈的不只是开矿的,你还是黑社会啊!我小看你了啊!”

  老孙这时候看着我笑着说:“其实我的真实面目,是个算卦的。你知道的太少了。”

  虎子这时候顿时就蔫了,他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对不起老板。我这时候笑着给了他一个大嘴巴,把他直接打懵了。他看着我说了句:“老板!你怎么……”

  我紧接着又是个大嘴巴,然后一把薅住了他的脖领子。这孙子真的把我气坏了,没想到老孙这时候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笑着说:“小杨,算了,你和他一般见识干嘛啊!”

  我心说是啊,推开他后直接朝着山上去了。老孙在我身后喊我:“小杨,你上山干嘛啊?小瑾瑜不可能在这里的啊。你怎么这么倔啊你。卧槽!我还能骗你?”

  我加快了脚步,不管是瑾瑜在不在,我哦也要先找到那老鬼问问。他说不在的话,我下山去别处找,来都来了,上去看看又能算什么呢?

  到了山顶的时候天又是黑透了,瑾瑜失踪整整是一天一夜了。我一到了山顶,就看到了在一处绝壁下有能量的波动,那里别有洞天。我沿着峭壁下去,用真气推开阳气,就看到了一条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我一步迈进去,竟然到了一个湖边,湖水的中央有一座小岛,上面开满了梨花。在这梨花的深处,有一个茅草屋,茅草屋的屋顶还冒着炊烟。一条长桥通着小岛,我走过去,到了小岛,穿过梨树林,站到了茅屋前的栅栏前,朝着里面喊了句:“老鬼,出来,我是来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