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60章 罐子

第60章 罐子

  “没想到还是瞒不过你的眼睛。”我把纸卷吐出来一半,她伸手接着,我吐到了她的手心里。她打开纸卷看了下,随后递给我说:“你看看吧!”

  我一只手拿着,这是钢笔字,很规整,八个字:瑾瑜自焚,实乃祸根!

  “胡扯!”我顺口骂了句。“瑾瑜才几岁,怎么会是祸根呢?这老孙血口喷人。再说了,她没事自焚干嘛啊!你当她是信那啥那啥的啊!”

  姬子雅看着我说:“虽然我不了解这个瑾瑜是什么人,但是我还是了解神算子的,他从来不说无把握的话。那个瑾瑜你到底是哪里捡来的?别告诉我是你的私生女。”

  我说了一遍前因后果,姬子雅这时候看着我说:“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一个孩子,拎着半桶硬币出现在你的面前,妈妈死了,剩下了孤苦伶仃的她,你不觉得这很狗血吗?再说了,那李红袖是个精灵,怎么会那么轻易就和人生孩子呢?你要明白,精灵的身体是阴性的!你们阳间的人类的身体是阳性的,阴阳想在一起,能行么?”

  我这时候也在想这件事,记得和明月开始的时候,我肚子里就像是有一坨冰一样。是啊,怎么就可能那么容易就生个孩子出来呢?并且这孩子大多数的属性是人类的。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但我还是说:“你还不是也怀孕了。”

  “我怀孕是奇迹,我吃了大量的热药,身体几乎被烫死了,加上你的精华注入,瞬间珠胎暗结,之后这胎儿无时无刻不在滋润着我的身体,不停地在改造着我,让我受益颇多。这也是我喜欢的舍不得的原因之一。可以说,要不是那热药,我不可能怀孕,要不是怀孕,我的身体不可能变成阴阳体。可以说,这是一个奇迹,我一直弄不懂这是为什么。我还觉得,这个胎儿慢慢的会受不了我的阴冷体质而夭折呢。”她看着我瞪了我一眼说:“真想杀了你,你让我为难死了。”

  我看看她,夜色里,她的脸非常好看,只是有些苍白。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穿黑色的衣服?”

  “有什么不好吗?”她说。

  “你觉得好就好呗,我无所谓,和我没一毛钱的关系。”说完,我加快了速度。正如老孙说的,要是那老家伙变卦就麻烦了。

  一直到了成都,进了家门,坐到了家里的沙发上,我的心才安稳了下来。当我闭着眼摸出香烟的时候,姬子雅说:“不许抽烟啊,我是个孕妇。我告诉你,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里。”

  我看着她说:“我的命是你救出来的,今天要不是你和老孙,我死定了。既然命是你救下来的,你随时拿去。”

  说完,我又把烟插回了烟盒里,顺手把香烟扔在了茶几上。

  这话说的大义凌然不?说实在的,她要是真的要我的命,我就会和她拼命。老子的命是父母给的,爷爷养大的,她说拿走就拿走?问过我父母了吗?问过我爷爷了吗?我的命,不是我自己的。

  我说的只是个屁话而已,听听就好。

  但是,我发现姬子雅乐意听,她顿时就笑了:“咯咯!好啊,不过现在我还没有用,等我有用了,就来取你的狗命。”

  她说着站了起来,我问你干嘛去?她说:“要回去了啊,常无名是不会来这里找你麻烦的,他和中玄城有约定,不会在这边动手,虽然这老鬼脾气不好,行事乖张,但是还是很守信的。”

  我看着她说:“其实,你可以住几天再回去的。”

  这只是客套话,人们都知道的。没想到的是,这位还就真的不客气了,听完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里,打着哈欠说:“好啊,那我就住几天。”

  “你,你那边没事情吗?”

  “没有啊!我没什么事情的。”

  我无语了。

  我这时候去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出来后不由自主地打开了瑾瑜的房间看了一眼,之后出来关上了瑾瑜卧室的房门。我坐在了电脑桌前打开了电脑上网,无聊地聊着QQ。实在是心烦了才关了,我问:“你了解李红袖这个人吗?”

  “李红袖这个丫头和一般女孩子不一样。她身为精灵族内贵族之女,父亲是李春城。有一次和姐姐陪着父亲进京,姐妹俩被两位城主看上了,一位就是夜孤零,另一位就是音羽城的花无忧。也就是花无悔的哥哥。”她随后摇摇头说:“夜孤零英俊潇洒,李红菱自然心中暗喜,可就苦了这李红袖了。她竟然偷了父亲炼制的天龙甲逃到了人间,之后隐藏在了人群中。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自己隐藏了起来。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气息。只是前不久,她突然出现了,并且自焚在了花无忧的面前。这样,也算是化解了精灵族和音羽城的恩怨了。”

  我呼出一口气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她的自焚是为了恕罪,自己违背了婚约,用死亡来偿还,很悲怆!”

  “我可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这个李红袖可不是个可以随便就自杀的人,她不是个舍得死的人。这个女孩子,很有野心的。”姬子雅哼了一声说:“如果她生在人类的贵族之家,将来必定是个呼风唤雨的狠角色,只可惜,她只是个卑微的精灵。比妖怪好一点有限。”

  我嗯了一声说:“可能妖怪也觉得我们人类是垃圾,觉得精灵比我们人类好一些有限。”

  “不是可能,本来就是这么个情况,精灵族是个中立的民族,他们不仅和我们人类有交往,和妖魔也有交往,精灵这样的不站队策略,加上精湛的锻造术和附魔术,成了他们生存的根本。甚至像李长春这样的锻造大师,附魔大师,到了人类这边或妖魔那边都是座上宾。”

  我叹了口气说:“你觉得,瑾瑜这孩子会是李红袖的女儿吗?我认识李红袖很久了,真的就不知道她还有个女儿。”

  姬子雅皱着眉说:“我也说不好啊,这也是我费解的地方。她李红袖,这个小精灵,到底在做什么啊!”

  就是此时,姬子雅突然看向了阳台,喊了句:“来了就别藏着了,进来吧!”

  顾长虹的身体化作一道黑影就从外面滑了进来。她还是一身女战士的打扮,头上还梳着一条很粗的马尾辫。她进来后笑着说:“我是来找人的,把李红袖给我交出来,我今后绝对不会再打扰你们。”

  我看着她说:“李红袖早就死了,自焚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顾长虹看着我摇摇头,用手摸摸身后的辫子说:“看来你还不知道呢吧,瑾瑜就是李红袖,是我们血旗营和她做的交易,为她锻造一具肉身,她将那具火龙甲给我们。”

  “可是,她得到那具肉身后,迟迟拖延,不交出火龙甲来。最后我们派赵芳华去和她交涉,她拒不承认,……”

  我打断说:“但是我始终是不明白,这和你们杀光了一大楼的人有什么关系!”

  “赵芳华之后又和她达成协议,由李红袖压制大厦的阴气外泄,赵芳华要搜集人体供我们血旗营进行炼造人体。这样的话,我们血旗营也能接受。”

  我打断道:“你们还是人吗?那么多人难道只是你们的玩具吗?”

  顾长虹呵呵一笑说:“杨落,难道你不觉得自己也是中玄城的玩具吗?他们想让谁死谁就要死,我们和中玄城没什么分别。你的未婚妻南宫燕不是被中玄城带走了吗?你的小情师妹,不也是在给纳兰英雄端茶倒水吗?那纳兰英雄似乎对你那小师妹很有意思啊,惹得南宫燕变成了一个醋坛子,咯咯咯咯,杨落啊,难道你觉得自己还是个男人吗?在中玄城的眼里,你是个人吗?你有做人的尊严吗?”

  这是我在师妹失踪后,第一次听说她的消息。

  “你师父现在成了中玄城掏大粪的,难道你不觉得这是耻辱吗?”

  “什么?”我一听就火了,要站起来。

  姬子雅这时候用手拉了下我的胳膊,之后说:“如此说来,那瑾瑜就是李红袖喽!那具身体只是你炼化的可以装得下躯体的罐子了是吗?”

  “不错,我们和这些没有灵魂的躯体就是叫做罐子,我们的罐子质量一流,价格合理,能满足很多江湖儿女的欲望,想变漂亮,扔掉自己的躯体,换上我们的罐子就全解决了。并且,这罐子和原本的躯体毫无区别,可以放心使用。不过我看两位就没必要了,你们已经很完美了。”

  我摇摇头说:“你们的罐子根本就不是完美的,瑾瑜看起来才几岁啊,竟然满口的大白牙,我早该想到点什么的,现在想起来,确实处处透着不正常。”

  我对她说:“你可以走了,瑾瑜不见了。”

  谷三江那个老家伙这时候从阳台跳了进来,到了屋子后,对着顾长虹一抱拳说:“统领,赵芳华传音过来,说李红袖自焚了。”

  “什么?她竟然又自焚了?”顾长虹很吃惊,转身就跑出了屋子,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姬子雅一拉我的胳膊,也跟了出去。我们就在楼顶上奔跑跳跃,最后被她拉着轻飘飘降落在了昭觉寺后面的蓝苍山上。

  在这里,一幅小骨架还在燃烧,冒着蓝色的火苗。顾长虹一掌打出去,这骨架顿时就炸开了。她喊了句:“混蛋,她离开了躯体,难道还能活吗?现在她就是一只鬼,应该走不远,快去找。”

  谷三江和在一旁守候多时的赵芳华领命而去,我这才相信了老孙的话,这瑾瑜真的是自焚了。